时峥的搜救行动也告一段落,实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市局重案组开会研究了一下这件失踪案。

郑隆也说道:“我看过监控,监控里确实没有拍到什么可疑人,当然这个别墅区还有个侧门,但侧门没有监控,只有正门有。监控里也没有拍到时峥的影子。”

涂勇说道:“也就是说,她失踪在了去往别墅区的路上,但是也许从侧门进到了里面。”

旁边有人说道:“可是,侧门是上锁的,她怎么进去的呢?别墅里的业主都核实过了,除了两个和她有过工作上的来往却并无深交之外,其他人根本和她没有任何交集。而且,那两个人当晚不在家里,而是在外地出差。”

另一个人说道:“对,况且他们也都和时峥没有任何私人恩怨,没有可能绑架时峥。”

郑隆也摇头道:“不会是绑架。绑架明星风险高,难以脱身,况且到现在没有任何勒索消息。如果时峥不是自己藏起来,那么,就是她现在已经被杀了。”

涂勇说道:“我也和她的朋友们核实过,时峥没有和这些人联系过。”

郑隆也说道:“继续查,时峥的背后一定藏着更深的秘密。”

涂勇迟疑地说道:“我们是不是把思维给固定化了,觉得时峥一定是在别墅区消失的,但其实她绕路走去了别处?”

“没可能。在别墅附近如果不打车出行,徒步的话要走很久才能到车站。她没道理走那么久的夜路,而且晚回的行人都没有发现时峥往车站方向走过。”郑隆也说道。

正说到这里,有人推开门:“队长,时峥的助理到了。”

郑隆也对众人说道:“先散了吧,都继续调查。”

说着,他打开门去了会客室。

郑隆也和涂勇推门而入,见一个年轻男人坐在屋里,手上拿着一只档案袋。他见郑隆也进门,慌忙站了起来。

郑隆也说道:“别紧张,你坐吧,你是时峥的助理?”

陈霄点头说:“是,我叫陈霄。时姐这么多天没消息了,你们是不是查到什么了?她…… 还活着吗?”

郑隆也沉吟道:“不好说,明天我们会去那别墅区彻底搜查一遍。时峥在失踪前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陈霄迟疑地说道:“异常倒是没看出,但是,前阵子有些关于她的负面新闻,不知道是谁发出的。”

郑隆也挑眉问道:“哦?什么新闻?”

“就是,说时姐的真正身世的那些。我也不知道凶手是不是这个散播八卦的人。”说着,陈霄将打印的几份资料放在桌子上。郑隆也拿起资料看了看,发现都是从网上打印下来的一些新闻,大概写了时峥原本是被一名富豪收养的养女,但是从小被培养了各种琴棋书画的技能,类似古代的扬州瘦马,等成年后就会被送去给达官权贵当情人,同时成为政商勾结的棋子。

涂勇皱眉道:“这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

陈霄想了想,说道:“不太可能吧,时姐说是从国外回来的,美籍华裔,从模特入行,后来转成演员。我也没见她和什么达官贵人在一起。当然,我也和她不是太熟悉——我虽然是助理,但是毕竟不是她亲近的朋友。”

涂勇问道:“那么,这些新闻是被你们公司后来从网上撤掉的?你为什么还留着?”

陈霄迟疑着说:“当时我也说不好为什么,因为从没有人黑过时姐吧,所以对这个人我挺在意的,总觉得是竞争对手公司找人黑的。可是后来自己调查也没查到什么,我保留这个也是为了调查。”

郑隆也问道:“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

陈霄说道:“大概半年之前。哦,纸张上面有网上的网址和时间。”

郑隆也点头说道:“我们会好好查查的,多谢你提供线索。”

陈霄点点头站起身,却突然顿住:“对了警官,有件事不知道是不是对找到时姐有帮助。”

郑隆也点头示意:“你说。”

陈霄沉吟道:“前几天我听到时姐不知道和谁打电话,似乎说了卢氏县,五,五什么镇,似乎在找人。这些地方我从来没听过,但我当时纳闷,按理说我和她相处也算时间挺长了,她要找人为什么不让我帮忙呢,时姐是从国外回来的,对国内也不熟悉。”

涂勇一怔,追问道:“是不是卢氏县,五里川镇?”

陈霄连连点头:“对对对,好像是这个,警官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查过卢氏县是在河南。但是据我所知,娱乐圈的人没有家乡是卢氏县的。河南的那几个也都是郑州,开封的居多。当然,不知道是不是她找什么朋友啊之类的。”

涂勇回忆道:“我以前办案抓嫌疑人去过五里川镇,那可谓是山高路窄啊,人口稀落,冬天很早就冷了,那里的人们一天吃两顿饭,主要靠种植香菇,核桃和采药为生, 田地少,村子穷。可是——时峥这样的大明星为什么问这个地方,是不是做慈善啊要。找亲戚?不是说她从小就去国外了,基本上是国外呆着的。”

陈霄苦笑道:“起初我也这么想的,后来我就这么问她,是不是想去那边做公益活动啊什么的,但是时姐当时就翻脸了,说不要让我多管闲事。我就想,可能这涉及她的私事,也没有多问。今天就想起来,随便一说。”

郑隆也点头说道:“多谢,我们会好好核实的。”

陈霄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涂勇对郑隆也说道:“这个时峥难道去了河南?可也不对啊,技术科在查找全城的交通监控呢,没有发现时峥的任何踪迹。”

郑隆也看着桌子上的那一叠印着八卦的纸张,半晌后说道:“也许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呢?”

“这什么意思?”

“如果她真是富豪的养女,那么很可能是从某个地方被拐卖或者收养的女孩。那么也许——”

涂勇打断他,吃惊地说道:“也许时峥本来的故乡是河南卢氏县五里川镇附近!”

郑隆也收起那一叠纸,说道:“去给技术科查查这个网址什么的,看看能不能找到当时发布八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