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林右便来了施正荣家。因为施正荣跟欧阳燃说,家里客房很多,可以让林右多住几天,于是他干脆也带了简单的行李来。

在别人家作客,不好意思带宠物,因此小狸没有带来,但是龙川自然是跟着过来了。

林右刚进门,就听到一阵狗叫声传来。他往右手边一看,就见偌大的别墅门口有一处狗狗的豪宅。

而且还是大型的豪宅,因为里面住着一只很大的漂亮古代牧羊犬。

“好可爱!”林右天生喜欢猫狗这种宠物,想要跑过去摸一摸。但是狗却冲着他吠叫不止。林右身后的龙川对着狗一瞪眼,那狗突然不敢叫了,乖乖地夹着尾巴过来,趴在林右脚边。

林右于是上前好一个抚摸他的长毛。

“啊,林先生吗?”突然,有人从远处跑来。

林右回头一看,见一个穿着围裙的像是家政阿姨的人笑着快步跑了过来。

林右立即笑道:“是啊,打扰了。”

家政阿姨看着他,啧啧说道:“好俊的小哥啊。进来吧,夫人好像昨天晚上没睡好,还在睡呢。”

于是林右跟着家政阿姨一路往客厅走。但是,这豪宅真的是豪宅,比他那别墅的院子大多了,到处种着各种树木花草,鸟鸣声声,空气很清新。

院子里还放着一座石雕像,好像是一座苍鹰的雕像。隐约的,林右觉得那雕像后头好像站着什么人,但是回头去看,却又什么都没了。

与此同时,时峥大半天都联系不上,于是公司上下为了寻找她的下落乱成一团。时峥的替身赵若琳先前就被杀了,但此时时峥的失踪更显得重要,因为一部她主演的剧还正在拍摄中,主角下落不明,造成了一系列工作上的混乱,所以没多少人关心一个替身的死。

但是,经纪人林和道却很着急。因为他知道,再不找到时峥的话,媒体会把这件事爆料出去,外家她的替身刚死,又会被联系起来掀起轩然大波。

于是林和道很暴躁地冲着陈霄喊道:“陈霄,你昨天晚上没有送她回家?!”

陈霄连忙脸色难看地摆手道:“没有,时姐昨晚说自己心情不好,我送她到楼下就回来了。她也没让我开车,还坐了计程车回去的。”

林和道怒道:“心情不好?!她真是越来越会耍大牌了。现在心情不好就玩消失是么?!”

陈霄偷偷看了看他,迟疑道:“她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林和道冷哼道:“能出什么事,以前也有过这情况,莫名其妙失踪一阵子又回来。再找找吧,指不定她躲在什么地方。”

陈霄咳嗽一声,低声问道:“那要不要报警啊?”

林和道说道:“你傻吗?这人就算真的失踪了也得两天后才能报警,况且她可是个明星,你报警,我们还活不活了?!赶紧滚去找人!”

陈霄立即点头道:“是!”说着,他退出房间。然而接下来两天没有时峥的任何消息。寻找了一个周之后,公司扛不住压力只能对外宣称时峥失踪,并报警。由于是明星失踪,在全国范围内引起轩然大波,各种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而住在施正荣家里的林右,却在努力寻找金钗的线索。

住进来两天,林右发现施正荣不太在家,施正荣的妻子臧月华也不怎么在家。于是他倒是有很多时间和溪宝还有家政阿姨相处。

溪宝是个可爱又活泼的男孩子,很喜欢黏着林右。小孩子都喜欢颜值高的年轻人,大概林右的脸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漂亮哥哥,一直跟在你身后的人是谁啊?”溪宝好奇地指着龙川站着的方向。

“你能看到他?”林右吃了一惊,都说小孩子很可能会自带阴阳眼,难道他早就看到了龙川?

“嗯,也是个好看的哥哥,但是他不说话,也不笑。”溪宝说道,“我还有个小伙伴,我给哥哥看看。”

“小伙伴,不是你家的雪人吗?”林右笑着指着院子里嬉戏的牧羊犬问道。

溪宝摇了摇头,指着阁楼位置说道:“在那个房间里。但是妈妈不让去,说会弄脏衣服。我都是偷偷上去看她。”

林右看着阁楼,窗户看上去黑漆漆一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林右心想,难道里面有那个金钗?倒是个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小孩子不会是看到金钗的什么东西了吧?

林右琢磨了一下,现在施正容夫妻俩都不在家,家政阿姨一直在这里干活,平时还有个保姆来帮忙看孩子,但是今天是休息日,由于也有林右在,家政阿姨忙着打扫院子去了。

于是林右对溪宝笑道:“那,咱们去看看你的小伙伴好不好?”

“嗯!”溪宝点了点头,很高兴地说道。

于是,他抱着溪宝进了门,登上了通往阁楼的楼梯,看到那间关闭的房门。

与此同时,时峥失踪案已经立案调查。涂勇的上司郑隆也反复看了几遍送到市局的监控视频,视频里确实出现了陈霄坐出租车送时峥回了住处的片段,是在晚上十点一刻。之后陈霄便自己坐车离开了。时峥进了家门之后,大概十分钟又出了门,换了一身装扮,穿了休闲装,戴了帽子和墨镜,出门去往一条小路,之后消失不见。

郑隆也问道:“这条小路通往什么地方?”

涂勇想了想,说道:“一处是高架桥和山林旷野,另一处是另一片别墅区。不过那么晚了,她总不会去旷野荒山,大概是去了那片别墅区。但我们一早去走访了别墅区,那边值班的保安说没有见过监控里的人进出过。”

“其他陌生人呢?”

“也没有,实际上,据保安说昨晚没有任何陌生人进出过那个别墅区。”

郑隆也沉默片刻,说道:“走,去那边再看一遍。”

今天的天色时晴时阴。这边别墅区对面便是能够出本市的高架桥,更远处是一道流经本市城郊的河流,和一片连绵远山。为了寻找时峥的下落,已经有搜救队在山上搜寻时峥的踪迹。郑隆也和涂勇赶过来的时候,搜救队依然在行动中。

涂勇跑过去和搜救队询问了一番,然后从远处跑回来:“我刚问过了,没有找到时峥的踪迹,但是这么一大片山林荒野,怕是要找一天一夜都够呛。想必她不会从这走的。”

郑隆也看着面前的别墅区,抽出一支烟来抽着:“这里都住着些什么人啊,院子挺大啊。”

涂勇嗤笑道:“能什么人啊,各地土豪呗。”

“你有调查过里面的业主,谁和时峥有关系么?”

涂勇苦笑道:“这个难以调查,早上来的时候我就被保安挡回去了,愣是不肯透露信息也不放我们进去。”

郑隆也信步走到别墅区门口,见值班的保安立即出来拦住他:“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一般不允许业主之外的人进出。”

郑隆也冷冷看了他一眼:“我来查案。”

保安依然不让步:“那请出示搜查证。”

郑隆也冷冷说道:“我只想要一份这里的业主登记资料,比如联系方式和姓名这种,物业应该有留档。”

保安拒绝道:“抱歉,档案信息也不能随便泄露。”

郑隆也沉下脸来:“你今天怎么都不肯让开了是么?”

保安也不让步:“抱歉,不能让。”

涂勇见两人有些剑拔弩张的架势,赶紧上来劝。然而还没等他说什么,就见郑隆也抓住保安的手,将他手中的电棍对准自己的胳膊,打开开关。一阵疼痛感从手臂传来,郑隆也倒退一步,把保安吓了一跳。

保安吃惊道:“你,你这什么意思?我可没主动动手啊。”

郑隆也冷冷看了涂勇一眼:“这个人公然袭警,你看到了。”

涂勇无语问苍天:“对,我看到了。”其他警察都忙着和搜救队搜山,并未发现他们的冲突,于是也没人注意到这些。

保安叫道:“……你们这是污蔑!”

郑隆也冷冷说道:“对,但是你没证据,而我有人证。”

“我们大门口有监控!!”

郑隆也冷笑道:“看到了,我躲过了监控,现在我们的位置是监控死角。”

保安无语道:“……算你狠,但是你们俩到底要干吗?”

郑隆也坚持道:“给我一份业主名单和联系方式,顺便告诉我,昨晚到底有没有陌生人来过。”

保安无奈点头道:“行,名单我给你们。但是昨晚是真的没有陌生人来过。”

郑隆也问道:“有人在夜里十点以后进出么?”

保安回想了一下,点头说道:“嗯——只有那边 3 号楼的施先生在十点半回家,但是他经常这么晚回来, 因为是大老板,忙。”

“那好,监控视频给我们一份。”

保安无奈地说道:“好吧,我都给您二位备好了,可别自残还赖在我头上。”说着,保安去准备了。涂勇挽起郑隆也的袖子看了看,皱紧眉头。

涂勇叹道:“你这——调查案子可以慢慢来,你干吗这么偏执狂一样着急,用这种办法?这也不像我们警察该干的事儿。”

郑隆也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只在意是否能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