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高创将调查来的资料递给施正荣。施正荣接过去看了看,吃了一惊:“这是所有关于那个时峥的资料?没有错漏吧?”

高创说道:“没有,我这几天找了一个一直跟踪报道时峥的记者,买了这些消息。我想全都是真的。”

施正荣皱眉道:“他怎么知道时峥的这些秘密?”

高创摇头道:“也不算秘密吧,比如女星很多都有金主,这个时峥也没能免俗——这种事情其实他们彼此之间也都心照不宣,只是不能随便往外爆料罢了。时峥背后反正是有金主在捧,而且之前也是经历很丰富,你懂的。不过说起来, 时峥和您是老乡啊。”施正荣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高创立即察觉自己失言,换了话题:“那施总,调查时峥是为了什么?”

施正荣说道:“没事,这个她家的地址对吧?”

高创说道:“对,她就住在闽江路那片别墅区,倒是和您家住的不远。”

“知道了,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你在和记者接触的时候也没有告诉他真实身份吧?”

“当然,那记者不过就是想要钱。”高创说道。

施正荣点了点头,说道:“对了,过两天我朋友的弟弟要来我家住几天,你记得安排一下。”

“好的。”高创说道。

第二天晚上,施正荣乔装改扮,到了时峥的住处。然而按了门铃却无人应答,时峥似乎不在家。施正荣等了片刻,开车回了自己家里。到家之后,他拿着钥匙开了门,下意识地说道:“我回来了。”

然而当他说完之后,没听到妻子的回应,于是四下里看了看,却发现气氛不太对。妻子臧月华正背对着他站在客厅中央,似乎根本没听到他说话。

施正荣于是提高了声量:“你在干什么?”

臧月华这才回过神儿来,慢慢转过身。施正荣看到地上仰面躺着一具头部满是鲜血的尸体,不由大吃一惊。除此之外,臧月华身后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施正荣指着那男人,吃惊道:“他是谁?这地上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是尸体吗?人还活着吗??”

臧月华惊恐连连地说道:“这人,这人死了,是,是我杀的。我用棒球棍砸死了她。”

施正荣看着臧月华手中的棒球棍,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又努力辨认了许久,隐隐约约觉得这就是他今晚想找的时峥,因为衣服和身材差不多发型也差不多,只是脸已经被血污染透了,五官分不怎么清楚,而且五官似乎也被沉重打击过,有点儿扭曲。

他未露声色地询问两人:“这死的是谁?”

臧月华迟疑道:“那个,叫时峥的女星……”说着,她指了指一旁愣住的年轻男人:“这是时峥的助理,叫陈霄。”

施正荣惊疑不定地说道:“你怎么和她起了冲突?!”

臧月华皱眉道:“是她怒气冲冲的冲进来找你,还说什么算当年的账,我们起了争执,我一失手就把她给打死了。你说,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暧昧?!她为什么找上门拉?!”

施正荣闻言没有作声。一旁的陈霄似乎才从震惊里回过神儿来,指着臧月华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居然杀人!我要报警!”说着,陈霄摸出手机正要报警,与此同时施正荣立即回过神儿来,一把夺过他的手机:“不能报警。你们知道时峥到底来做什么吗?!”

陈霄和臧月华一起摇头道:“不知道。”

臧月华看向施正荣,疑惑地问道:“她说当年的事,要找你之类,难道你认识时峥?你们俩是不是情人?”

施正荣摇头不耐烦地说道:“你瞎想什么,我不认识她,我也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也许是弄错了人。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处理这尸体。”

陈霄吃惊道:“你,你打算抛尸?她好歹也是我——”

施正荣不由分说地打断他的话:“你必须守口如瓶,我可以付给你报酬,让你不用再继续做什么明星助理。听说时峥对待下属有些苛刻,经常打压,难道你想继续跟着她一辈子默默无闻么?再说了,你作为一个助理,没有拦着时峥,却还任由她被人杀死了。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你以后怕是在这个圈子里也没有混下去的资本了。”

陈霄有些迟疑,似乎觉得施正荣说得有些道理:“但是,但是这事儿要是被警察发现怎么办……”

施正荣冷哼道:“时峥能够深夜乔装过来,说明你们一定是避开了别人,没有泄露行踪吧。”

陈霄闻言点了点头。

施正荣说道:“所以没有人知道她今晚来了这里,如果处理好尸体,警察就不会发现。”

臧月华惊恐万分地说道:“可是,可是怎么处理尸体啊?”

施正荣没有回答,只是回头看着自家豪宅外头的偌大院落。初夏刚至,院子里枝叶繁茂,风吹竹林,声声入耳。

“这么大的院子,可以埋尸不是。赶紧的吧,明天我朋友的弟弟会过来,别被外人发现问题,连夜做好吧。”施正荣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