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暮春了,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但这阵子以来,林右发现家里多了个常客:时光遗事咖啡馆的华离。

他前世就和龙川认识,大概是天生亲近,于是总来这里蹭吃蹭喝。习惯了之后,哪天华离不来,林右倒是觉得有些别扭。

前些天林右想起那个被打碎了的除罪金简,于是到处询问是否有办法让金简恢复如初。

华离看了那碎裂的金简,吐槽道:“一般人根本打碎不了这种东西,你真是极品。”

“那有办法让它恢复如初吗?”林右问道。

“唉,我找找办法吧,等找到了联系你。”华离说道。

“那个——”林右想起了华离店后头那个玄机阁,于是问道,“那个卖灵宠的姐姐,她是干嘛的?”

华离皱眉道:“你问她干嘛?”

“好奇呗。”

“别好奇,那姐姐不好惹。”华离缩了缩脖子。

林右听到这里,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这天,林右在家一边画画,一边打开网页听社会新闻。只听网上视频里播放了一则凶杀案。

“一名年轻女性被发现被人刺死在家中。”视频里旁白主持人说着,于是林右抬起头看了看,只见摄影记者给了尸体一个近镜头,当然虽然打了码遮盖了脸,但是林右看到,隐隐约约仿佛那女人胸前有一只——金色的头钗?似乎这金钗是刺进了她的胸口,看来这人死状恐怖。

林右刚看到这里,就见华离在外头敲门。林右将视频点了暂停,回头去给华离开门。

“你在家干嘛呢?”华离问他。

“看新闻,你来找我干嘛。”林右问道。

“我知道了怎么修复你的除罪金简。”华离笑道。

“哦?说来听听。”林右说道。

华离刚要说话,却看到了电脑上的视频,吃惊道:“哎?这个人的金钗?”

“你也觉得这个是金钗是吗?我觉得也是,但是谁现在用发钗杀人啊,真特么奇怪。”林右说道。

“五行相克里,火生土,你知道么?”华离问道。

“我知道,怎么?”林右不解地问道。

“你的金简,其实是玉石。土堆成山,石头也属于土。所以要用火来生。但是呢,中间要用有灵性或者邪性的金器来中和。你如果有办法拿到这个金钗,那金简就容易搞定了。”华离说道。

林右翻了翻白眼:“靠,你这么说等于白说。这个金钗我哪儿弄去?再说了,这金简吧,我也不是很热衷去修复它。修好了也没什么卵用。”

“当然有用。”说着,华离看着一旁撸猫的龙川:“可以给你老大做筋骨,这样的话,他就从鬼变成有形状和实体的‘人’了。虽然和人不同,但是可以出现在阳光下,可以被人看到,也不需要再吞噬恶鬼就能活下去,指不定继续修行的话,还能成散仙。”

“真的??”林右突然来了兴致,“我去哪儿找这个金钗呢?”

华离眼珠转了转,说道:“施正荣你听说过吗?”

“没有。”

“你哥哥认识他,他也曾经是你哥的商业伙伴。只要你能找到理由认识他,那就能找到那金钗。”华离高深莫测地说道。

林右不怎么相信,但是想了想龙川此后可以不用怕虚弱,不用去吞噬恶鬼来补充能量,便来了精神,点头道:“好!”

龙川在一旁听了,皱眉道:“不需要这么麻烦。”

“为了老大,我必须去!”林右顿时发挥了彻底的狗腿精神,跃跃欲试。

龙川站起身皱眉道:“别去!这金钗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物件。”

“不行,老大,以后我总不能对着空气说话啊,我也总不能让你到处辛苦找恶鬼。”林右认真地说道,“因为你是我老大!”

龙川看着他俊美的脸,一时说不出话来。其实林右还有一句潜台词:你特么找不到恶鬼就想吸我的精气,扛不住啊!

华离咳嗽两声,笑道:“就不打扰你们秀恩爱了。我先走了,你忙啊林右,早早去吧。”

林右于是信心满满地给欧阳燃打了电话。此前林右查过施正荣的资料,貌似他家里有个小男孩,才四五岁。林右便说,自己为了画好幼儿漫画,想请哥哥找个家里有四五岁小孩子的朋友,可以让他接触一下小孩子,了解一下孩子的喜好,如果顺便帮忙带孩子就最好了。

没想到欧阳燃分分钟推荐了施正荣,说他为人不错,家里也有个小孩,适合和林右呆一起。

林右觉得这事儿简直进行的不要再顺利。但至于施正荣和那个金钗有啥关系,他还不清楚,不过见了本尊之后,能调查得出吧。

与此同时,当晚施正荣家的客厅里,电视正播放一则娱乐新闻,当红明星时峥出现在镜头下。施正荣正翻看报纸,坐在一旁看孩子的妻子臧月华看了看电视,又转向施正荣说道:“你看这个时峥,长得倒是和你蛮像的。”

施正荣对明星不感兴趣,并未抬头:“哦,是吗,怎么可能。”臧月华说道:“你仔细看看,是不是很像。”

一旁的小儿子溪宝嚷道:“电视里的阿姨像爸爸。”

施正荣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电视,顿时愣住,半晌无言,脸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

臧月华端详了许久,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施正荣这才回过神儿来,说道:“哦,没什么,是有几分相似,不过也不怎么太像。我先去睡了。”

说着,施正荣正要起身,便听到臧月华说道:“唉,听说这个时峥的替身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态杀的。听说替身演员和时峥长得很像的,这是杀错人了吧。”

施正荣闻言,没有说什么,只是上了楼,进了书房,悄悄掩住房门,拿出手机,拨了秘书高创的电话,低声道:“你帮我查查那个叫时峥的电影明星,把她的背景身份查得清清楚楚,然后告诉我。”

高创回答道:“好的,施总是想——和她合作?”

施正荣说道:“不,我只是先了解一下,最好把她所有的身家背景都查出来。也许以后能用得上。”

高创点头道:“好,我试试,但不一定能查到所有。明星的过去,很多都被经纪公司给抹杀了。”

“尽量查,这些明星不都是有娱乐记者跟踪调查么?不行就花点钱从他们那买点内幕消息。”

“好,我马上去办。”

嘱咐完毕,施正荣挂断电话,一脸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