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到了这时候,应该算是皆大欢喜了。钱赔了,死者家属不闹了,楼也建起来了。但是,只有一个人的家属没有接受抚恤金,非要开发商公开道歉。

就是那个年轻的工人。妻子和他新婚不久,十分恩爱。孩子刚出生丈夫就死了,负责人只是冷淡地照旧付了八十万,不让她闹事。

深受打击的妻子立即就疯了,带着一群娘家婆家人去工地闹事,和当时开发商的人起了冲突。结果,这边开发商的人下手重了点儿,把妻子的哥哥打死了。之后,这家人更没完了。

不过后来大概两方都觉得心力交瘁,女方家里人和婆家人接了钱,就不来闹事了。可是已经有点儿疯癫的妻子还是在丈夫和哥哥的忌日总来这里烧纸钱。小区入住的人不多,很多还都是上班族平日不在家,所以不清楚这件事。保安也不好暴力驱赶,只能在女人撒了纸钱离开之后再打扫。

可是,住在二号楼的业主们,也时常有人反映说家里总是有哪里不对劲似的,或者楼上有什么声音。但是由于多数人在家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所以感觉并不那么明显。

但常年在家工作的宋美音就不一样了。以前家里出现东西错位,声音问题,她以为是家里的猫动的。有时候也会觉得屋里莫名阴冷。但是,就在前天那个女人来烧纸之后,宋美音听到屋里仿佛有男人的哭声。虽然很小,但是也能听得很清楚。之后是她家的猫开始发病,带去宠物医院看,兽医说根本没有病,看不出为什么,于是只开了些开胃养护的营养剂啊之类的东西给猫咪。

后来她家的猫开始消瘦,这才真的有点儿慌了。这时王泽又来她家里,俩人说起这件事,宋美音觉得太邪门了,不想相信也不太行了,因此才来找林右,看看他是否能有什么好办法来判断一下,家里是不是有问题。

林右听完,看着那黑猫,发现小猫确实瘦了些,有点儿没精打采的。但是抱过来摸了摸,又仿佛觉得小猫比刚才恢复了点儿精神。

墨墨正趴在林右的膝头,此时,在院子树上玩耍的小狸不高兴了,冲进屋里,在林右的脚边蹭来蹭去地撒娇,觉得主人居然忽略了自己,还养了一只黑不溜秋的野猫。

墨墨看到小狸猫,似乎很嫌弃地将头转到一旁。宋美音是个十足的猫奴,看到狸猫之后,便立即忘了自己的麻烦事,上前摸了摸小狸的头:“好可爱啊,这猫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公猫,可皮了,总喜欢在外头野。还是你家的乖,毛色也柔亮好看,这看样子是加菲猫吧?还是品相很好的那种。”林右说道。

“可不是么,这猫两万呢。我家墨墨也是男孩子。我买了之后肉疼很久,不过,墨墨这么可爱,我一点儿也不后悔。你看,这猫还能活吗?”宋美音说着,担忧地看着墨墨。

林右看了一眼龙川,龙川点了点头:“这猫死不了,只是被那凶宅的气场克的病恹恹。”

林右于是心中有了谱,说道:“别担心,家里的气场影响了猫咪的健康,它只是有点儿虚弱而已。过了一阵子会恢复如初的。这样吧,你让猫咪先在我家呆着。对了,你最好也出去住一晚上,让我好好想想怎么处理,然后明天再去告诉你。”

其实林右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具体怎么处理,他得和龙川商量了才知道。宋美音点头道:“也好,那墨墨就拜托你了。我也会出去住一天的。对了,你看风水是不是要付费的?多少钱一次呢?”

林右尬笑:“不用,我认识王泽很久了,你是他朋友,我怎么能要钱。放心,我一定好好处理这件事。”

宋美音松了口气:“多谢多谢。”

几个人闲聊了几句,宋美音和王泽告辞。王泽出门的时候,感激地对林右说道:“谢谢你了。”

“没事。”林右笑道。

等他们走了之后,林右赶紧问龙川:“喂喂,你都听到了吧??这件事要怎么搞定才好?”

“难怪我上次在她家里看到墙上仿佛有铁栅栏一样的黑色条纹状鬼气。那东西不是什么条纹,而是钢筋的模样。也就是说,那三个被钢筋定死的鬼,被困在那个房间了。”龙川说道,“但是楼高阳光足,很多鬼怪之类的东西怕阳光,所以他们已经消耗得没有什么具体形态了。由于钢筋是从21楼掉下去的,所以他们死后也困在了那个楼层。有可能当时的钢筋就是用来建宋美音住的那一户的。”

“好了,这回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了。那你有办法救人吗?既然都是鬼气很弱的鬼,你给吞了也没啥吧?既然都快魂飞魄散,怕是也不能轮回了。”林右感叹道。

“鬼倒是好解决,但是那个王泽总是让我有些在意。看不穿的前世,到底是什么人呢。”龙川说道。

“反正他又不会害人,你管人家前世干嘛的呢?”林右无语道。

“如果他前世是个什么厉害人物,倒是可以帮帮忙,在这件事上。”龙川说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要进入王泽的梦里追溯前世。你就在家呆着等消息吧。”

说着,龙川消失在门外。“喂喂,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王泽前世干嘛的啊?!”林右无语地喊道。

入夜之后,龙川到了王泽住的地方。他在快递公司上班,似乎家境一般,租住在林右家附近的星汇湾小区,但是,却在13号楼的顶楼。

这一楼的住户更少一些,而且王泽住的房子是和其他同事一起合租的,不只是住了一个人。不过王泽自己住在一间北面小房间内。龙川仔细端详了一番,对比了一下宋美音家的构造,大概这小房间是书房的用途。

龙川在一旁看着王泽忙活。他下班吃完饭就已经八九点了,之后就是洗澡,到自己屋里上网,或者玩游戏,像其他普通年轻人的生活差不多。

好不容易等他睡着了,龙川这才将手覆在王泽额头位置,慢慢闭上眼睛。

随后,他的意识进入了王泽梦里。确切地说,进入了王泽的潜意识里。

龙川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阳光明媚的桃花源。看来王泽是个很温暖的人,意识里的色调明朗温柔,出现的场景仿佛就是现实里的城镇世界。不过一片静谧。

一般人的梦中世界或者潜意识里都会有矛盾冲突,但他的世界一片宁静祥和,似乎只有自己,又仿佛有很多模模糊糊的人影,但是那些影子都不是什么鬼影和暗影,仿佛只是人世间的匆匆过客。

王泽在梦里只是躺在草坪上晒太阳,没有什么别的行动。龙川在一旁看得没劲,正想走的时候,王泽却突然睁开眼睛,看向他茫然问道:“你是谁?”

龙川一怔,下意识地回头看向王泽,见他确实在看着自己。

梦里都会有意识?他居然发现了自己是闯入者?

王泽站起身,走到龙川面前。龙川勾唇一笑:“我想知道你的前世。能带我去看看么?”

“前世?”王泽茫然道。

龙川不由分说拉起他的胳膊,将地面裂开一道口子,俩人坠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