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龙川皱眉道,“那他儿子现在呢?”

“他儿子叫张立,原本是个明星来着。但他当那明星似乎也是兴趣而已,主要是经营那个俱乐部。”林右说道,“网上一直在扒这个俱乐部的事儿,但是基本都被删贴了。对了,那个女人叫什么,你知道吗?”

“还不清楚,不过很容易查到吧。我发现那个女人是写鬼故事的。写鬼故事的本市年轻女作家,很容易搜到的吧。”龙川说道。

“还是个作家?”林右有些诧异,立即好奇地搜了一下。在诸多网上爆出的作家照片里,他果然找到了那个女人。

“还真有,叫宋美音,是个写鬼怪和悬疑小说的。不过由于这种书很小众,她似乎并不太受人关注。”林右说道,“我去,这有点儿厉害了啊。”

说着,林右点开了这作者最新连载的一部叫《凶案追击》的悬疑小说,一边往回走,一边大略地浏览了一下。

等他看了一部分,觉得这书的情节——莫名有些熟悉感,于是停下脚步,对龙川说道:“老大,这作家好像在书里写了我刚才说的那个俱乐部。”

“这么巧合?”龙川说道。

“嗯,写的还不错,”林右说着,关闭了网页,“不过,接下来老大你有什么打算?知道她家气场不对,是要出手帮忙吗?”

龙川想了想,说道:“先不用,我们先查查那个小区是否发生过什么命案之类的吧。”

说到附近的命案事故之类,林右立即想起了涂勇。于是他打电话给涂勇,说要查星汇湾小区的死亡事故和案件。

涂勇一听立即有点儿紧张:“你这人一问我什么事儿,我就觉得那地方会有案子发生,你这回又捯饬什么呢?”

“哪有啊,我是——最近想找点画画的灵感。”林右尴尬解释道。

“那边命案倒是没有,但是事故在,在施工现场总是有的。可是你懂的,事故的话,基本上我们不会知道。我们只负责杀人案什么的。你如果问意外事故,可以去找个做这方面工程项目的人问问。”涂勇说道。

林右闻言,道谢后挂断了电话。

“涂勇说这边没发生过命案,但是事故肯定会有。可是,要去问谁呢?”林右对龙川说道。

“这个——新小区,住进来的居民怕是也不清楚。”龙川说道。

然而没等林右想办法去打听星汇湾小区的事情,这一天,王泽居然带着那个女作家上门来了。

王泽有些歉然地对林右说道:“打扰你了。虽然我也不怎么相信鬼神之说,但是总觉得有些事情没办法解释——我记得以前给你送快递的时候,你说你会看风水,所以就来麻烦你了。”

林右笑道:“我只是略懂,略懂。”此时,那女作家宋美音看到他之后,吃惊道:“哎?你是,你是那天在我家门口的小帅哥?”

王泽一愣,林右则有些尴尬:“呵呵,是啊,以前其实我就觉得你家有些气场不对,但是由于是陌生人,我也不好说什么。”

宋美音立即有些激动,将宠物背包里的小猫抱出来:“其实,最初发现问题的应该是我家墨墨。”

说着,宋美音告诉林右前因后果。大概是前天的时候,楼下突然有人在撒纸钱,还在小区门外拉横幅,白色的,好像是说谁谁的周年祭日。

小区物业自然不乐意,保安很不客气地将那人赶走了。但是这件事在业主群内引发热议,大家纷纷问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就有一个很八卦的业主说,星汇湾附近村子多,其实这小区本来也是拆了没多少人的村子,重建的房子。但是回迁户倒是不多,主要是小区建的比较趋于中高档,普通农民也买不起。但附近有些村子还没迁走,这个业主有一天在海边挖蛤蜊,遇到了附近村子的一个村民大妈。

大妈爱聊天,便和这个业主聊起附近小区建楼的时候遇到的事儿。这小区由于靠海,大概以前为了行走方便,就在后头建了一座石桥。但这桥很有年数了,起码有二百年历史,基本是清末民国初的时候建造成的,那时候据说是附近村子花钱造的。

可是桥年久失修,塌过一次,不能用了。由于以前这地方是城郊,平时没什么外人来,桥坏了也没人修,只是不知谁铺了个铁板在上面,偶尔供行人路过。

后来开发商买地皮的时候,觉得这桥不错,准备重新修一座,直接通往海边,这样可以让小区的居民走捷径过去,直接到海边玩,肯定会多了一项吸引人购买的优势条件。

因此施工队开始修桥。其实修桥有很严格的工序的,比如要铺很多层水泥啊什么的,总之需要一层完全干涸加固之后,再铺另一层。但是,如果严格按照这个程序来进行的话,工程进度就太慢了。

所以为了工程如期进展甚至提前完事儿,基本上没人严格按照这个工序来。这样的话,在桥上施工就很危险,容易造成坍塌。如果只是桥面坍塌也就罢了,可是为了修桥墩子什么的,桥下面也会有工人在施工,这样桥面坍塌的话,可能会直接害了桥下的人。

当然,这种事也看几率,大部分时候倒也没事,可就是在附近小区修建桥面的时候,就这么倒霉的出了事。桥面上没有干透的水泥塌了下去,而桥下正有在修桥墩子的四个工人。事故发生得太突然,桥下的四个人根本没来及躲藏,便活活地被水泥给盖住了。

据说当时在桥上施工的幸存者看着他们不断地在水泥里挣扎。然而事故很快惊动了包工头和建筑商方面的负责人。但是——他们两方都没有营救工人,而是趁机用水泥将人给活埋了。

当然,也许当时救下来也不一定能活下去,即使活下去,也是终身残疾。但是毫不犹豫地掩埋了还在挣扎求生的工人,还是让见到的听到的人一阵毛骨悚然。

但每个工地基本上也都会有这样的事故,所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议论两天,给家属赔付了一人八十万之后,也就平事儿了。

但是从那之后,这个工地上也出了三件别的事故。还是在2号楼那附近。楼上施工用的钢筋曾经从21楼直直地掉了下去,那么高的楼层,钢筋直接穿透了工人的安全帽,直接贯穿头盖骨插入身体,将整个人定在了地上。

而这种事一直出了三回,都是钢筋从2号楼的21层直接掉了下去,无论怎么用安全措施都没用,接着又死了两个农民工,都是钢筋穿入头盔直接插进了他们身体里,将人钉在了地上。当时那情况挺惨的,其中一个死了的农民工,还很年轻,当时正领了工资要去给新出生的儿子买点东西寄回老家。结果,就这么死在了当场。手里拿着的零钱,纸币沾了血,又被风吹进了楼里,看起来像是买路的冥钱似的。

出了三件这种惨事之后,施工方找了什么高僧法师来做了法,还在小区东门的位置建了喷泉,在小区里面也建了喷泉,似乎是以水来克这些死者的命格,这样倒是真的安生了。之后就顺利地建好了小区居民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