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林右和龙川“心意相通”,得知自己的前世之后,俩人似乎有些莫名的微妙改变。

比如林右莫名其妙能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气场,或者看到鬼物。而龙川也能通过心法口诀,暂时获得和林右一样的人类观感和触感。

比如鬼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和风吹拂在脸上的感觉,而开启“通感”之后,不只是这些基本的触感,对方的想法和伤心,悲伤,都能感觉到。

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就是同样的道理。

对于鬼来说,站在这屋里,只能感觉到屋里有其它邪灵的气场,但是他无法像人类一样看到或者感觉到不对劲。

龙川觉得这屋里的墙壁发青,而上头居然有一根根黑色的像是铁栅栏一样的图案。

龙川皱了皱眉,发青发黑,说明这屋里气场很差,充满邪气。但是一根根的现实铁棍一样的黑气,他还是第一次见。

于是龙川念动口诀,开启通感,感觉了一下林右到这个屋里,是什么样的情景。林右是人之中灵感力很高的一种。于是龙川只觉得后背仿佛有丝丝缕缕的寒意在慢慢爬上来。整个屋子阴冷得很,比外头楼梯间阴冷不少。

不过一般人也许只会觉得有点儿冷,而不会感觉过于明显。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啪嗒”一声响声。龙川回头一看,就见原本应该放在桌子上的饼干袋子突然掉到了地上。

此时,大门一开,那女人又走了进来。

“墨墨,你又调皮了!”女人摇头道,顺手将饼干袋子捡了起来。

龙川此时感觉到后背仿佛有人盯着,回头一看,就见电视墙对面的白色墙壁上,似乎慢慢出现了一张类似于脸的形状,然而又突然消失了。

不只是他,怕是那猫也看到了,虽然从空调上跳了下来,但是却自己跑到阳台的阳光处站着,不敢回屋。

龙川仔细看着那猫身上的气场,发现这黑猫居然品相很好,还是很有灵气的九命猫。但因为养尊处优的,没有进行任何修行,倒是有点儿浪费这灵根。然而可惜的是,这猫的生气有点儿弱,显然这屋里的气场已经将猫的九条命克得差不多了,现在这猫有自己的灵感力,想要自救,这才选上了那个快递员。

刚才也是想从屋里出去,只是不想跟着这女人而已。龙川回头看着那女人,不由惊叹这女人的命格之硬朗。一般人住在这里非死即伤,或者病病恹恹。她倒是一如往常,连气色都和正常人没多少区别。

那女人看了看时间,开了一盒猫罐头,对小黑猫笑道:“墨墨,来吃午饭了。”

但那黑猫始终不肯离开阳光还不错的阳台。看来主人还是很宠这猫咪的,耐着性子起身,将罐头放到阳台猫咪跟前,摸了摸它的头,微笑道:“乖乖吃饭吧。”

那猫似乎很无奈地吃了起来,现在还活着,就得吃东西。猫也觉得自己必须想开,这求生欲也是没谁了。

龙川思量片刻,对那猫说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救你和你的主人。”

那猫似乎听懂了,豁然抬起头来看向龙川,大眼睛泪眼汪汪,喵地叫了一声,又软萌又可怜。

结果龙川没啥反应,那女主人倒是被萌了一脸血,拿出手机一顿狂拍:“好可爱!!!!”

龙川好笑地看着那猫仿佛无精打采地垂下头,默默叹了口气。

那么,这女人是做什么的?如果想救人,也得弄明白她的身份,还有在屋里那些黑色的条纹状邪气是什么东西。还有那张脸是什么人。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靠近门边的位置放着一张书桌,桌子上有一台电脑,电脑正打开着。

龙川走过去,见电脑桌面上有一文档打开着,上面好像有字。他大略看了看,恍然明白原来这个女人是写鬼故事的作家。

龙川不由叹为观止,心想一般人写鬼怪故事都会损耗一些运气,在这样的“凶宅”里写鬼故事,自己的九命猫都快死了,女人却依然没死,简直是命硬到能克死老公的地步。不过看起来女人也没有结婚,家里的照片都是单人照。

了解了这些之后,他正打算出门去告诉林右,没想到此时门铃响了起来。

女人走到门口,先打开电子猫眼看了看。龙川也顺着猫眼去看,就见外头站着的人他认识:是那个叫王泽的小哥。

女人上前打开房门,让王泽进来。就在这时,那黑猫说时迟那时快,像是一道黑色闪电一样扑向王泽,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不撒手。

“又来?”王泽又好笑又无奈,放下东西之后就去拎小猫。然而那猫真是拼死了抱住他,王泽又不好使劲儿拽它,生怕弄伤了小猫,于是一人一猫尴尬僵持。

“墨墨,快放开泽泽!”女人喊道。

王泽顿时满脸黑线:“姐,能把姓加上吗?”

女人笑道:“不然你还是进来坐会儿吧,看来这家伙一时半刻也不肯放开了。”

王泽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正是午间休息的时候,便说道:“好吧,那就呆十分钟,等小猫自己下来吧。”

龙川有些讶然地看着那猫,再看那小哥,透过他的筋骨灵魂看三生,也还只能看到白光一片。既然猫向他求救,看来这小哥前世不是什么吃人作恶的妖物,怕是什么灵修者或者地仙之类。

但是终究也不能确认小哥的身份。龙川正想着,只听王泽说道:“姐,你这屋里——说不上来。还有,你家的摆件装饰品为什么一天一换啊。昨天我来送快递的时候,还是另一个样子呢,三天前,又是一个样子。”

“啊?是不一样了。我总觉得是墨墨趁着我不在就捣乱,回头我就随便整理了下。”女人不在意地说道。

随即,她起身给小哥倒茶,无意间瞥到依然亮着的电子猫眼,惊讶道:“哎?猫眼怎么又卡住了。”

龙川看向那电子猫眼,见王泽按门铃的上半身照片确实卡在了屏幕上。他不由想起王泽去林右家里送件的时候,也是发生了这种情况。

“是吗,附近好几家都和我说过这情况,也挺有意思的。”王泽笑道,顺便把凑在他脸颊边“撒娇”的墨墨慢慢拽了下来。

“我家墨墨这么喜欢你,我都有点儿嫉妒了。不过你没事就常来吧,我看它真是恨不得你是它的主人呢。”女人笑道。

王泽听了这话,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低头笑了笑:“以前也不见小猫这么粘我,大概这只猫和我有缘吧。”

龙川看着那黑猫,只见黑猫一脸嫌弃,仿佛在说:大哥,你别总说废话啊,你倒是抱着老子走啊!!

龙川见两人继续聊闲话,便从门口出去,到了楼梯间去找林右。

林右拿着手机在刷新闻,看到他出来,松了口气:“你可出来了,我还担心万一又撞上那个女人,她发现我根本没走,会不会报警说我变态呢。”

“放心,她和那个王泽聊的开心着呢。”龙川说道。

“我去,王泽也来了?那咱们赶紧走,碰上他更说不清了。”林右说着,一边拉着他下楼,一边问道:“对了,你去这女人家里,看到什么了?”

“她家气场果然不对,但是这女人命格是人类中最硬的那种。看来也是没结婚,如果结婚,怕是会克死丈夫。”龙川说道。

“这么猛?完全看不出啊。”林右惊讶道,“那,这姐姐难道要孤独一生?”

龙川想起王泽,顿了顿,说道:“也不一定。遇到命格奇特的,比如前世有很多福报,今生自带福气的男人,应该就会平静过一生了。一般的男的够呛。”

“可怕,对了,刚才我在看社会新闻,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有个挺有名的房地产商,叫张精冶,对,就是投资这边小区的一个土豪。”林右说道,“听说他脸像是尸体一样腐烂出了尸斑,也不知怎么被人爆料到了网上。现在在医院住院呢,医生似乎查不出他的病怎么来的,正束手无策。有些网民还调侃人家,说未来怕是烂掉整张脸。”

“哦?那倒是奇特。”龙川一听脸这个词,便想起了刚才在那女人家里看到墙上出现一张脸的情形。

“不过不少人说他恶有恶报。你知道那个炫色俱乐部吗?咱们这的高端私人俱乐部。虽然国家打击说不准开私人会所,其实人家依然暗戳戳的开着,只是一般人不能进去。这俱乐部是他儿子开的,听说三年前发生过一起艺人自杀案,有个女孩就是因为去了他家的俱乐部遇到了迷奸事件,想不开自杀了。死前写了遗书说明原委,可是俱乐部用高价买通了死者家属,这事儿就不了了之。”林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