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的灵位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爆炸引起了起火,但是却只烧掉了幕布,居然没有烧到灵位。

或者说,这些灵位上的死人太阴,所以灵位都不会起火的?

然而,现在白骨也不可能找到了,刚才爆炸发生的位置,也就是埋骨的附近。大概骨头都已经被炸成碎末了。

林右想起刚才龙川说的话:“大概比起法阵,他更希望你死。”

林右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汪聪这个富家子弟会在意他的生死,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况且,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林右觉得自己的生死根本就撼动不了他分毫。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刚才被龙川踹进来的王良。他这才转过身去看躺在一旁的王良。

这一瞧,让林右又觉得头皮发麻。刚才那一次爆炸,炸飞了王良一条腿和一只手,人也昏死过去了,不知是死是活。

林右赶紧冲出去大喊救命,立即有急救人员冲了进来,把王良给抬出去了。

就在这时,林右发现龙川不见了,不由着急。

别墅上下一片混乱,瞬间人头攒动,分不清到底谁和谁。

林右冷静下来,趁着众人不注意,拿走了两只灵位,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他上次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就知道,死者的死亡朝代,似乎是从前排一直排到后排,按照朝代先后排列的。那么,最后两个大概应该是近代的人,如果查一查,可能有线索。

等他趁乱从汪聪家里跑出去的时候,没跑多久,便见到了龙川。

龙川就在路口位置等着他,仿佛在看什么东西,但是听到林右的脚步声之后,他便回过头来,远远看着他。

林右蓦然觉得心安了不少,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立即冲着他跑了过去。

龙川远远站在前方,长身玉立,那复古的长风衣穿在身上显得格外有逼格,脸更别说了,简直自带美颜滤镜的效果。

林右怎么看都觉得卧槽帅爆了!尤其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看到了龙川。

“你刚才去哪儿了?”林右问道。

“我去找朱珠和涂勇。好消息是朱珠被抓了。坏消息是涂勇挂彩了。看来跟着朱珠的保镖是一些汪聪雇来的杀手,一旦事情败露,就会杀了她灭口。”龙川沉吟道。

“那涂勇的伤势严重吗?”林右担忧道。

“不严重,他已经带着朱珠先回市局了。”龙川说道。

刚说完,林右便接到了涂勇的电话。

“你没事吧?我同事们已经过去了,你在那里等等。现在我带着朱珠先回市局,似乎是有人追杀她,想灭口。”涂勇说道。

“你没事就好,我也出来了。汪聪家里发生了爆炸,反正,等你忙完再说,我先回家。”说着,林右赶紧挂了电话。

他怕涂勇追根究底地问到底怎么回事,他其实也不知怎么解释,也不好说为什么就能判断出那屋子有问题等等。

不过现在拿了俩灵位回去,查查这俩到底什么鬼,也许就能大概判断出汪聪设置这个法阵的用处。

想到这里,他先和龙川回了住处,将那俩灵位从包里取了出来。

然而,等他仔细看过其中一个灵位牌上的名字之后,顿时吃了一惊。

“杨飞??”林右惊讶道,“和我前世名字一样。你不是说,我在以前就叫杨飞吗?”

龙川也有些意外:“生辰年月和死亡日期也一样,看来这个杨飞——可能真的是你。”

“那这个人呢??”林右拿出另一只灵位给他看。

龙川接过去看了看,只见这个供奉的是个清朝人,算时间大概是乾隆年间的。名叫满星尘,名字很奇怪,但是也是清明出生,活了才二十岁就死了。杨飞,林右的前世,同样就活了二十三四岁也就死了。

“老大,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林右问道。

龙川沉默片刻,缓缓说道:“我有个想法。大概这所有的人都是你的前世,转世。生活在每一个朝代的转世者。”

“也就是说,我每一世都是早死,活不过三十岁?那汪聪为什么供奉我的每一世呢?而他好像又特别想杀了我似的。”林右吃惊道。

“或者,有这个可能。他让你去住那个别墅里,根本不是为了看风水,而是为了杀了你。或者说,先确认你的身份之后,再杀了你。”龙川沉吟道,“那个别墅是汪聪买给朱珠那个女人的,也就是说,朱珠可能是能够确认你身份的人。他将你带去给朱珠看过之后,确认你是那个转世的人,就像是他们家供奉的其他清明出生的夭折年轻人一样,杀了你然后供奉起来。”

“卧槽,好变态,为什么呢?”林右吃惊道。

“不清楚,我只见过执着于复仇的人会这样做,但是,一般复仇不过三世。所谓三生三世的缘分,说的其实是一般人的缘分也就只有三世。是恋人也好,是仇人也罢,过了三世,再怎么深的怨念也会在地府上一笔勾销,然后两个人重新轮回转世,成了全新的人,和另外的人结缘。”龙川说道,“所谓生生世世的缘分,只是个传说,或者只有念力强大,命格极凶或者极贵的人,才能维持。但是这种人,几千万人中可能只有那么一个。我难以想象他家会为了报仇而不断杀你的转世。不过无论如何,朱珠被抓了,我们在家只要等结果,就会知道汪聪的目的了。”

“真无语唉。对了老大,你能不能看出一个人的前世呢?”林右问道。

“看穿一个人的前世,很难。有修为的人或者妖物,也只能看出人的三世。我说过,三生三世是结缘的一个时间点,我只能看出三生。”龙川说道。

“得,我想八成是我最初的那一世和汪聪家里有什么仇恨,他非要弄死我不可。但是,这人也太记仇了吧卧槽,这都多少世代过去了??”林右无语道。

“等等看结果吧。”龙川说道。

然而——结果出乎他们俩人的意料之外。

到了夜里,涂勇打电话过来,告诉林右一个消息:汪聪死了,朱珠也死了。朱珠是七窍流血而死,法医怀疑她的内脏都爆裂了,直接死在了拘留所里。然而死前还没问出口供。

汪聪是死在外地,貌似是突然猝死。当时他在一所高楼的露天阳台和人谈事情,死前一番挣扎,居然从楼上摔到了楼下,直接脑浆迸裂。但是看监控视频,似乎是在摔下去之前,人就已经快死了。像是突然的心脏病发一样。

林右吃惊万分。

但是这仿佛只是个开始。接下来一个周的时间里,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都被汪聪家里的事故刷屏了。

汪聪猝死并摔了个脑子粉碎;朱珠七窍流血死在拘留所;汪聪的原配夫人死在日本,死因是“马上风”,就是搞太多了,死在了牛郎屋里;汪聪的父母国外遇到了海难;姐姐哥哥也都死了,直接团灭。

这件事引起了全国轰动,公安部介入调查,最后只能给出很无奈的解释:全都是意外,没有人为的痕迹。

于是各种诅咒之说,巫术之说盛行在网络。当然没出多久,也被网警禁了不少。

汪聪死了,汪聪家里发现的那些灵位也被媒体报道了一番。甚至有个所谓的大师在网上吹嘘说这都是汪聪的前世,注定他活不过三十岁的。

当然,林右知道这大师纯属放屁。因为媒体没有报道所有灵位上的人都是出生于清明节这个细节。而汪聪的生日并不是那天。

无论如何,林右有些郁闷。那些灵位之谜,随着汪聪的死,看来是要掩盖在岁月中了。不过让他比较高兴的是,汪聪一家团灭之后,林右似乎再也不倒霉了,又恢复了正常生活。

等事情过去之后,林右开始琢磨,突然想起王良,便想到当时龙川一脚踹王良进房间的凶残。

后来听说王良是活下来了,但是残了,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其实不光是他,后来林右知道在那别墅里工作的人基本都是非死即伤,没有什么人得了善终。

林右其实内心里暗戳戳觉得龙川那一脚踹有点儿过分了,最终导致了王良被炸成残疾。但是又一想,王良当了那么久的管家,肯定是对这些事情的内情有一定的了解。

也就是说他可能知道汪聪一看事态暴露,在那小屋里安装了炸弹。王良也许知道内情但是并没有提醒自己,也算是杀人帮凶,真的死有余辜。

纵然如此,天生的道德观让他有点儿觉得别扭,但他比较怂,又不敢去怼龙川,再者对方是为了救自己才害了王良,所以他也没立场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