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呢?”林右吃惊道。

“靠,你别告诉我房间没了?”涂勇无语。

就在这时,龙川俯身趴到林右耳朵后说道:“障眼法,那柳树就是房子。”

说着,龙川对着那柳树打了个响指,瞬间,那柳树消失,原本的房屋露了出来。

涂勇抬手揉了揉眼睛:“靠,刚才,刚才好像这里不是有一棵柳树么??怎么不见了??哎,怎么出现一座房子了?”

林右立即上前,趴在门上看了看。果然是那一座挂着红色幕布的房屋。看来汪聪就算是知道这地方会被发现,也不敢摘下幕布挪走椅子,因为这是一处很厉害的法阵,轻易挪开肯定有强大的反噬作用。

林右回头看向王良:“开门,否则我就踹门了!”

王良咽了咽口水,没有上前。

涂勇冷笑道:“我说这位先生,你应该也只是在这里工作而已吧。如果不想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扯上关系,我想还是现在配合我们调查的好。”

王良权衡片刻,大概也觉得不值得为了工作丢了人生,立即说道:“这个锁不是所有人都能开的。而且汪少爷也没有给我们留钥匙。上次既然林先生自己开了锁,那么这回还是你来吧。”

“哎?我能打开?”林右吃惊道。

本来他还纳闷这屋子上的锁怎么能随便被人撬开。现在发现居然只有自己能撬开??为毛??

“是啊,所以请你自己开吧。”王良看着他说道。

“怎么回事呢?”林右惊讶地拿出作案工具,准备再撬一次锁。

龙川立即拉住他,低声道:“里面应该动了手脚。你开了锁之后,让那个朱珠来开门。”

“朱珠?”林右回过神儿来,问王良:“朱珠呢?”

“她在后院静养。”

“让她过来,快点!”林右喝道。

王良犹豫了会儿,还是去了后院。涂勇在一旁问道:“你找那个女人来干吗,开门么?”

“我怀疑里面埋了炸药。如果那个女人不敢开门的话说明真的有问题,我们让她来试试。”林右说道。

涂勇有些将信将疑。一个富家少爷干吗这么折腾?但上司的态度过于可疑,让他对汪聪的事情产生了怀疑。而且林右和汪聪无怨无仇,怎么会平白无故说他们家埋葬了白骨。

因此他暂时没说话,等着朱珠过来。

林右以为朱珠不会跟着王良回来,本做好了直接冲到后院去找她的准备。然而没多久,王良真的带着朱珠来了。上次受了伤还没好,朱珠坐在轮椅上,绕着好几层毯子,脸上也贴了不少绷带,被王良推着走了过来。

林右打量了一下轮椅上的女人,只见朱珠包裹得和粽子差不多。

“朱珠小姐?现在我把锁撬开了,麻烦你开一下门吧。”林右说着,将链条锁扯了下来。

朱珠似乎回头看了王良一眼,林右见王良微微点了点头。林右觉得不对,上前拉住那伸出手的女人,一把扯掉她的绷带。

然而,绷带下并不是朱珠的脸,是完全陌生的一个女人。这女人也是一愣,“啊”了一声,居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不是朱珠,那个女人呢?”林右怒道。

“我,她,她走了。”这女人被吓了一跳,“她说要出去一趟,让我打扮成她的模样。”

涂勇皱眉道:“她为什么出去?你是什么人?”

“我是朱珠的新助理。她也没说为什么出去啊。”女人说道。

“她刚走么?”

“是啊,刚走没多久。”

涂勇回头对林右说道:“我去找她,如果听说警察来了这女人却跑了,八成她有什么问题。”说着,涂勇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跑了。

林右见他走了,反而松了口气。他拉着众人退后,思量了片刻。刚才他确实觉得里面也许藏着什么炸药之类,但是现在转念一想,里面可是有不少灵位牌位什么的东西,如果这真的是个法阵,那么一次爆炸怕是彻底毁了法阵,恐怕这一家子死的更惨。

这样的话,会不会对方根本没安什么机关埋伏呢?

林右想着,刚要推门而入,结果被龙川拉着退出到院子的墙根位置,之后,龙川一脚将王良给踹了进去。

与此同时,一声轰然爆炸声传来,震耳欲聋。

林右顿时惊呆了。由于爆炸声太大,惊动了院子里和院子外的所有人。其他人一脸懵逼和恐慌,林右没有恐慌,只有懵逼。

就这么炸了??卧槽??

所以里面不是有什么法阵,不过就是个灵堂吗??不然汪聪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地放了炸弹?

半晌后,林右才回过神儿来对龙川说道:“怎么,怎么就炸了?!”

龙川想了想,贴到他耳旁说道:“那大概是因为,里面的法阵虽然重要,但是杀了你,更重要。”

“杀,杀了我?”林右瑟瑟发抖,“我就特么不明白了,为什么他要杀我一个毫无干系的人呢?”

“也许,答案就在那些灵位上面。”龙川沉吟道。

发生了爆炸之后,林右才想起去追朱珠的涂勇。于是他拿出手机给涂勇打电话。结果打了许久对方都没接。

林右有些担忧,正犹豫着去找涂勇的时候,爆炸声大概是惊动了警察,很快警笛鸣响,门外来了好几辆警车。

林右见时间不能耽搁,便趁着烟雾散得差不多,冲进了屋里。

冲进房间的一瞬间,林右仿佛觉得有一阵奇异的阴风扑过他的周身,消失在屋外。

林右一愣,回头看着那冷风消失的去处,呆了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