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直接将林右带到附近一处诊所才停下。林右这才回过神儿,想起小狸猫,发现狸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了上来。

龙川冲他点点头,林右这才进去找人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

林右出来之后,龙川问道:“疼么?”

林右顿时泪眼汪汪:“疼。”

龙川皱眉:“连个女人都干不过,你能干点什么?”

林右:“老大,你这太打击我了。那是一般女人吗?告诉你,我和她近身搏击的时候,我发现她手臂上都是肌肉啊卧槽!看来是练家子。不过老大,你今天太让我感动了!”

龙川冷哼一声。

林右又说道:“老大,白骨找到了吗?你说汪聪为什么要杀我啊?我和他没什么仇恨啊,我哥和我那个老爹应该和他也没有什么仇啊。”

龙川说道:“我找到了白骨的位置,但是这时候听到你似乎喊了几声,我就立即冲出去救你了。”

“那怎么办,这回我们再也不用进他家门了。事情还没调查清楚,那个女人的白骨也没有取回来。”林右感慨道。

“放心,这回他惹到我了。我会让他家宅不安。”龙川冷冷说道。

“可是,老大,他也没惹你啊。”林右随口说道。

龙川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盯着他瞪了许久。

林右莫名有些心虚:“惹,惹到了。”

此时,龙川突然将手机丢给林右:“刚才趁乱,我拍了几张那个女人的毁容图,你发那什么网上去。很快,她家门前就会围满了记者。如果闹大了,一定有人会催警察介入调查。”

林右感叹道:“到底是老大,这招不错啊!”

林右琢磨着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凭他一介“平民”想要对付汪聪这样的太子爷,根本毫无可能。幸亏现在网上有太多不明真相的“键盘侠”,只要发出去一则爆料,很可能就煽动起网民群起而攻之,扒真相,那样汪聪和朱珠才有可能被调查。否则,还真是没有对付他们的办法。

于是林右试着将这图片发在了各种八卦聚集的网站版块。

没想到还真有人开始关注了。第二天一早,林右发的帖子居然已经成了热点新闻。

而汪聪原本低调养的情人朱珠成了众人关注的热点。网上的人纷纷猜测汪聪的原配夫人为什么对此不置一词,是不是原配上门手撕小三,才造成的“惨案”。

这时候倒是有好事者发了关于汪聪夫人的新闻集锦。汪聪的夫人也是个富家小姐,但是两人结婚似乎只是普遍存在的利益联姻,夫妻俩倒是默契的互相不关注对方的“交友情况”,而事情发生的时候,汪夫人正在日本玩得昏天黑地,甚至传闻她在日本包养牛郎,似乎完全不管汪聪的行为。

林右看到自己发的照片成了热点,内心也是慌的一匹。他也怕汪聪找上门来收拾他。虽然自己也有个富豪哥哥靠山,但是对方在香港,可能来不及救他。更何况强龙不压地头蛇,他那哥哥也不一定干得过汪聪。

可这回汪聪并没有找他,估计是应付媒体都已经忙不过来了。林右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开始琢磨怎么乘胜追击。于是,他给涂勇打了电话,说是上次在汪聪家里发现有埋葬的白骨,在一处上了锁,挂着红色幕布的房间。

涂勇听了这话,必然不怎么相信,好笑地问道:“你确定?什么时候去的他家里?”

因此林右把前阵子发生的事情半真半假地告诉了涂勇。比如朱珠的毁容,他干脆说成是当时发现了那白骨,想从汪聪那宅子里跑出来的时候,被朱珠发现了。于是林右对她动了手等等。

涂勇自然不怎么信,但是一则他是刑警,有人报案说某某家里藏着白骨,怎么说都该去查查。二则这小哥也是自己好朋友的弟弟,不关照也说不过去。于是涂勇纠结片刻,准备去看看。

林右一听,立即跟着去了。龙川这阵子时时刻刻都跟着他,倒也化解了林右的几次生死危机。俩人都觉得似乎自从从朱珠那个别墅里出来之后,林右的运气就变得很差,无论做点什么都很危险。

出门差点儿被撞死,上楼梯差点儿被摔死,遇到醉汉差点儿被捅死,撞上流浪狗又差点儿被围攻。

林右很无语,偏偏他和龙川都不知道这问题到底出在哪儿。没准调查完了白骨的事情,也就能弄明白了。

然而,涂勇说要去查汪聪别墅的时候,领导却连调查令都不给批。

理由是,毫无证据不能强行调查。不只是调查令,市局领导甚至禁止他去上门例行询问。

比如接到报案之后,作为警察的本职,总该去上门调查询问的。然而领导连这件基本的调查都禁止涂勇去干。

涂勇被领导训了一顿,心中憋气,更生了疑惑。为什么上司根本就不让他进汪聪的家门?

汪聪的背景,海川市没有人不知道,或说全国没人不知道。他家虽然没有从政的,但是几代都是富商,可以说富可敌国。而且有八卦曾经爆料过汪聪家可能有什么牛逼的后台,以至于他们家富贵了这么多代,就没倒霉过。

如果不是上司多番阻挠,涂勇倒是不会想那么多。但如今被明令禁止了,涂勇开始有了想法,决定非要去查查看不可。

因此这天一早,涂勇带上林右,去往朱珠的那个别墅。

这两天虽然在外头等着的媒体记者少了很多,但是还是有执着蹲点儿的。于是涂勇开着警车过来,十分惹眼。

涂勇下了车,跑到门边按门铃。没多会儿,门外通话设备里传来王良的声音:“哪位?”

“市局刑警队的,有人报案说,你们这里埋着死人骨头!”涂勇有些怨气,冲着那通话门铃嚷得声音也大了一点儿。大概是怕他过于引人注目,王良很快来开了门,而看到门外的林右之后,他似乎有些意外和不自然。

“有人报案说,你们这里埋着死人骨头。上次这位林先生到你们这里做客,似乎还和朱珠小姐起了冲突。既然他报案,我们理应来查查。”涂勇说着,将自己的警察证件递给王良看了看。

王良似乎有些为难,但最终也只能让他们俩进门:“请进吧,但是朱珠小姐在家里静养,因为脸——”

王良说着,看了林右一眼。之前龙川告诉过他,朱珠的脸是被龙川的鬼气所伤,一般的办法难以治愈,只会反反复复。

怕是现在朱珠只能躲在房间里不敢见人。

涂勇说道:“那带我们去——你家那个上了锁的房间看看吧。听说,里面挂着一张红色幕布。”

王良的脸色有些为难:“这个,您没搜查令,我们也不能随便——”

林右冷笑道:“怎么,还想阻止警察查案?”

王良看了看他的脸色,顿时不说话了。估计上次突然和林右一起出现的鬼,把朱珠虐惨的情形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子里。

王良说道:“那我给少爷打个电话。”

“汪聪不在这里么?”林右问道。

“不在,毕竟出了这么多事,他先——回上海了。”王良说道。

“那不用打了,我们直接去吧。”说着,林右拽起涂勇便往前走。

往那屋子走的时候,林右低声对涂勇说道:“我看汪聪家里也挺牛逼的,是不是你们领导根本没有批搜查令?”

“嗯。”

“那你居然敢来?!万一因此丢了工作呢?”林右皱眉道。

“警察不都是有人报案,就要出来查个清楚的么?如果无视报案人,我特么才做不下去。不过你确定这家真有什么白骨?如果你看错了,那就是坑死我了。”涂勇低声道。

“肯定有——哎?”林右突然停了脚步,吃惊地四下观望:“那房子呢?”

之前那个上了锁的房间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株种在旁边的柳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