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林右还不知道那法阵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既然龙川找的行家说,是为了镇压某种怨念,那肯定就是法阵了吧。那么那些清明节出生的死鬼就是要镇压的怨念吗?可是既然供奉的话,那也和镇压没有关系的吧?

林右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前后矛盾,怎么说都说不通。

而此时管家已经将他带到后院的客厅里了。

大概是上一次差点儿就被车撞死的原因,现在林右出门都抱着小狸猫,为了保命。狸猫现在简直是试毒银针!

王良将他请到客厅之后,就出去了。没多会儿,保姆端着茶进门,放在林右跟前。

林右道谢之后,确实觉得有些口渴了。现在龙川还没回来,于是他坐了一会儿,便拿起茶想喝一口。

就在这时,小狸突然扑了过来,一爪子将那茶杯拍到地上。

林右吓了一跳,只见茶杯哐啷一声滚落到地,茶水洒到了地面上。

林右一怔,看着小狸猫盯着他看了几眼,似乎有点无奈地趴在了他身旁。

林右顿时打了个激灵,心想难道茶水有什么问题?于是他偷眼看着那杯洒在地上的茶水,脑补了电视剧里那种毒液沸腾,滋滋滋冒烟的特效。

看来小狸是发现了这东西有毒?可是,为什么管家要下毒呢?或者说,是汪聪要杀了自己?

为毛啊,难道汪少爷对清明节出生的人有一种执念,非要杀了不行?是变态杀手吗?

林右突然想起了那个大家都会背的名台词:去掉所有的可能性,剩下的就算再不可能,也是事实的真相。

因此林右越想越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不由全身发冷。

不然还是跑路吧。林右心想,于是抱着猫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林右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是继续出门,还是留在原地的好。

在他发愣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朱珠走了进来。

之后,他看到朱珠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脸上。大概是心理作用作祟,逆光而立的朱珠,此时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冷漠邪恶之气。

林右分明前几天还觉得她美貌绝伦,十分吸引男人。如今,他看到朱珠,感觉像是看到了地狱的罗刹恶鬼一般寒毛直竖。

“怎么,要走么?”朱珠一笑,露出森然白牙。

“没,没有。”林右下意识地否认道。

朱珠看了看地上的茶杯。地上铺了一层木质地板,所以茶杯就算滚落到了地上,也没摔碎,只是磕掉了一小片瓷。

地上的茶水水渍反射着窗外的天光。

朱珠弯腰捡起茶杯,放到桌面上。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也没有看向林右,仿佛只是在自己低头沉思什么事情。

林右莫名觉得怂,立即弱弱地说道:“那我还是先走了。”说着,他立即快步赶到门口。

然而,那木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小狸猫仿佛受到了惊吓,喵呜一声从林右怀里跳下来,跳到窗户上,打开窗户,居然钻出去了。

林右此时也顾不上尴尬丢人,立即上前去拉那房门。结果拉了半天没拉动。

“今天你回不去了。”林右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冷森森的声音。

他回头一看,只见朱珠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手中举着一把匕首。

“你,你这是干吗?朱小姐,我没得罪你吧!上次你不是还很亲切的吗!!”林右立即跑开,吃惊地看着她。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活!”朱珠仿佛瞬间变了一个人一样,举着匕首便冲了过来。

林右纵然不会什么拳脚功夫,但他觉得对付一个女人,自己总能沾点体力优势的光吧。但是,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朱珠已经冲了过来,一刀刺向他的腹部。

林右一慌,情急之下空手接白刃,双手一把握住那匕首的刀刃。

一阵刺疼传来,但是他也顾不上了,总不能死在这儿吧!

然而朱珠的力气居然很大,僵持片刻,眼见那刀要刺进身体里,就在这时,一团黑雾挡在林右跟前。随即,龙川的影子出现在两人之间。龙川将林右推到身后,单手将那刀刃握住,轻松一转,那把刀便到了他手中。之后,毫不犹豫地,龙川将匕首刺进了朱珠的身体里。

一声惨叫传来,林右打了个寒噤。只见龙川将朱珠提着头发拎起来,怒喝道:“谁让你杀他的?!”

朱珠被突然出现的龙川吓得肝胆俱裂,脸色惨白:“你,你是什么东西?!你是鬼?”

“说话!!”龙川怒喝道。

此时,朱珠已经疼得满头冷汗,闭嘴不言。

龙川一脚踹上她的伤口,冷笑道:“不说也可以,我会慢慢折磨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抓住你的阴魂不放,直到你说出实话为止。”

朱珠又一声惨叫传来。这时候,屋里的动静惊动了屋外的人,林右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之后就是管家王良的声音:“朱珠小姐!!你没事吧??”

然而,此时门窗砰然关闭,王良在外头怎么开都开不了。

林右这时候才醒过神儿来,只觉得手上钻心疼痛。他低头一看,手上已经多了几道口子,不由嘶嘶地喊疼。

龙川回头看了他一眼,甩手给了朱珠几巴掌,冷冷说道:“我的耐心不够,你还是及早说出来的好。”

不知道龙川打人的时候是不是用了鬼气,林右只见朱珠的脸上多了几道黑手印,更可怕的是,她的脸皮像是浸在了硫酸里,慢慢开始被烧毁。

朱珠这回受不了折磨,连哭带叫道:“是,是汪聪让我干的!!他说,他说这几天如果林右不死,他家会有大麻烦,让我尽早除掉他,这样他会捧我当明星!”

龙川冷冷问道:“他为什么要杀林右?!”

“我不知道,真的!”朱珠哭道。

“你不过就是有点儿功夫有些力气的凡人罢了,怎么汪聪会让你杀人?”龙川问道。

“他也不能自己杀人——他说让我做成正当防卫杀了人的样子。就说林右是非礼我然后——”

说到这里,龙川又给了她一巴掌:“贱人!”

林右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第一次见龙川发这么大火。不过这回龙川总算是松了手,将朱珠摔到一旁,拉起林右的手,皱眉道:“得赶紧出去包扎一下。”

此时,王良似乎叫了很多人来帮忙,一起把门撞开了。然而这些人还没看清状况,便被龙川一起扔了出去,摔在了院子里。

龙川扶着林右出门,看着摔倒在地一脸惊恐的王良,冷冷说道:“等汪聪回来,就告诉他,这件事没完。他不乖乖收手,我就杀他全家!”

说完之后,龙川扶着林右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