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第二天开始,林右觉得自己变得各种倒霉。上楼梯,会从楼梯上摔下来。幸亏龙川及时出现,半途拉住了他。

烧水居然能引起煤气爆炸;出门买菜差点儿被高空坠物砸死;还曾经被一个喝醉酒的人拽住,硬生生要捅一刀。所幸龙川一直跟在他身旁,活生生就把那醉汉手里的刀子给掰弯了。

林右看到之后,顿时就吓得腿软了:“老大,还有你掰不弯的东西吗?!”

龙川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尽快弄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倒霉的好。”

林右泪眼汪汪:“老大,你居然开始关心我了。难道是觉得少了我比较寂寞吗?居然没有想过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吞噬了我的鬼魂然后壮大自己吗?”

龙川想了想,点头道:“你的提议不错,那下次不救你了。”

林右内心慌的一匹:“别啊,老大我还不想死!!”

龙川说道:“那就找你的警察朋友查查看,是不是本市内所有清明节出生的人都像你这么倒霉。”

“有道理!万一这汪聪是有什么原因非要对清明节出生的人下手,那么本市就不一定只有我一个人倒霉!”林右说道。

他顿觉自己找到了一条可能性的解谜思路,于是为了活命,赶紧联系了涂勇,问他最近本市是否有什么清明节出生的人横死街头或者被杀家中。

涂勇觉得他的问题真心匪夷所思,便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就——就问问,好奇。”林右实在想不出理由。

“没有,最近没出过杀人案,倒是前几天听说城郊出过一起严重车祸,车毁人亡。”涂勇说道。

“多谢啊。”林右挂了电话,立即从各种社交平台上发了问题:有人是清明节出生的吗?报上你们的年龄。我是清明出生的,好奇大家。

网上什么人也有,什么热闹都有凑的,所以林右这问题一出,还真有几个人回复了。有人说自己是清明节出生的,27岁,过得不怎么顺,觉得可能是生日太倒霉。

有的说自己的老婆是这个生日出生的,有点儿病歪歪的,但是也没啥大事。总的来说,人家清明节出生的也都活得好端端的,没啥祸事。

也就是说似乎就他比较倒霉。因此林右又开始不高兴了,凭啥总是自己倒霉?看来还是汪聪不知干了什么,将霉运降到自己头上。

然而林右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汪聪,让他这么花费心机对付自己。这也不合逻辑啊!!

想来想去,林右想到龙川说过的红色裹尸布。

记得龙川说,红色幕布就是那个女人死前的裹尸布,而且裹尸布下方肯定埋着女人的白骨。如果说在汪聪家的宅子里发现白骨,就算是几十年前的死人骨头,警方也会介入调查吧。这是不是一个契机呢,关于这件事的调查是否可以由此开启?

可是,现在他已经出了汪聪小情人的家,再这么回去,也不可能进门就去挖人家的地板找死人骨头。

但是思前想后,他又不甘心就这么等死,于是和龙川商量,能不能他去见朱珠引开宅子里的人的注意,然后龙川去寻找白骨所在地,并带出来。

龙川居然也同意了:“可以。”

林右顿觉龙川帅裂天际,不断地拍着彩虹屁,絮叨得龙川都有点儿心烦了:“你就这么怕死?”

林右想了想,感叹道:“活着有活着的好处,能感觉到风声,小狸的叫声,软绵绵的身体和毛发,还有美食的味道。如果死了,这些是不是都感觉不到了?”

龙川顿了顿,点头道:“是。”

林右坦然道:“我没什么好朋友,小时候住的孤儿院也没让我觉得多有归属感。现在唯一的好朋友,居然是你,一只鬼唉。”

龙川微微一怔:“好朋友。”

“是啊,难道是好基友?”林右笑道,“我也想过,如果这辈子我再早死,那么也不错,起码还能和你一起作伴不是。就是想想死了之后感觉不到人世间的姹紫嫣红,美味佳肴了,也挺舍不得的。”

龙川有些哭笑不得:“你不用死,我去将那白骨找出来。”

林右顿时松了口气:“多谢老大!!我愿一生做老大的舔狗,舔到一无所有!”

龙川:“……”

说行动立即行动,俩人立即出门,坐车去了朱珠住的别墅。

管家王良看到林右之后有些诧异:“林先生?”

“请问朱珠小姐在么?”林右尬聊道。

“朱珠小姐出门去了,不过一会儿就回来。”王良问道,“林先生找她是?”

“关于宅子的风水问题,我想到关键点在哪儿了,今天就来告诉她。”林右说道。

“好,那请进吧。”王良并未阻拦,将他带进院子里,居然直接带去了朱珠住的后院。

“这宅子挺大的啊。”林右说道,“年轻一代不是应该喜欢西洋风的别墅吗,为什么汪少爷喜欢中国风的呢?”

林右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龙川穿过木门,进到了那红色裹尸布悬挂着的房间。

“中国式别墅宽敞,还能养宠物,种植物,过安静生活,大概少爷是因为这样才对中国风别墅感兴趣吧。”王良说道。

林右内心里暗啐道:呸,分明就是为了有场地设置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