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第二天,林右很早就醒了。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今天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醒来的很早。

然而醒来之后,却发现宅子里的人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大家来来回回忙活,管家在指挥宅子里的人干活。

林右问管家才知道,原来今天是朱珠生日,所以汪聪请了不少朋友来庆祝。据说还有他家的亲戚,看排场似乎挺大,准备在院子里举办个大型派对啥的。

更排场的是,汪聪来请了几个不怎么红的小歌手小明星来演节目。林右看着大家忙活,有点儿叹为观止。

有钱人果然是不能理解的存在,为了一个小情人居然大张旗鼓地举办什么派对之类的。关键是原配根本不出来发声,就算是亲戚朋友似乎也不该来参加这个生日派对。

不过,大家对林右似乎都很亲切,认识不认识的都上前打个招呼,尬聊两句。林右莫名感觉到了一股优越感:果然有钱人都迷信啥风水大师的吧?应该是知道我是风水大师,都来纷纷讨好。

当然,还有年轻姑娘多看了他好几眼,毕竟林右长了一张牛郎头牌一样的脸。

生日宴会还不错,从中午开始持续到晚上,简直算是大操大办。期间客人虽然来来回回,不过也走了不少。

眼见着到了晚上,林右根本就没发现宅子里有什么异常。就连那挂着红色裹尸布的屋子里也安安静静毫无动静。

林右开始怀疑人生,不明白汪聪叫他来干吗。于是他上前请辞,说不如自行离开,因为根本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事儿。

没想到汪聪立即答应了,还很亲切地感谢了一番,塞了个大红包给林右。

林右没好意思接,但最终还是对方硬是塞给了他。

于是林右抱着猫,拿着大红包,吃得酒足饭饱出了门,走到附近的大马路上,有点儿不真实的感觉。

“老大,我们就这么走了?”林右问道。其实他也想抓那么一两个恶鬼,但是根本没有。总是赖在人家家里也不好。

“嗯,走吧。”龙川说道。

此时,前方来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对林右说道:“刚才一个叫王良的先生叫了车,是不是你?”

林右心想,刚出来的时候,管家确实说叫来一辆出租车送他,于是点头道:“是我。”

说着,他抱着小狸就想上车。然而,那猫却突然大声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神情迫切地看着林右,似乎满身紧张。

林右很是诧异。小狸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于是他抬头看了看出租车司机,司机也很诧异,没多会儿,司机觉得猫叫得很心烦,不太高兴地说道:“我说这位小哥,你能不能让你的猫别叫了,这要是带着猫坐车,这么惨叫一路,我可受不了。我最不喜欢猫叫了。”

确实,猫叫起来仿佛小孩凄厉的哭声,听得人心烦意乱。林右也觉得很抱歉,便摆手道:“那你先走吧,我再想办法。”

于是司机翻了个白眼,一个急转弯开了出去。

林右无语地拍了拍小猫的头:“你吵什么啊,你看吧,车都被你吵没了。”

他话音刚落,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刺耳响声,随即是一记砰然巨响。

林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吃惊地发现刚才那辆出租车居然在前方十字路口撞上了一辆装货的大卡车,直接车头都撞变形了。

林右呆在原地片刻,这才突然惊醒过来:救人!!

于是他抱着猫跑了过去。

然而等他跑到那车跟前,才发现出租车已经撞得不成样了。

“喂喂喂,司机先生?!”林右喊道。

然而没人回答他。那大货车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里面的司机吓呆了,半晌才回过神儿来,赶紧推开门下了车,迟疑道:“我,我撞死人了??”

林右也没心情回答他,上前使劲儿拉出租车的车门。费了半天劲,车门好歹是被打开了。然而,借着路灯灯光一看,出租车司机已经死透了。

只见死去的司机大睁着眼睛,脸上表情极度扭曲,涂满了鲜血。但更可怖的是,他的肚子不知怎么破开了一道口子,肠子内脏沿着车座位流淌下来,洒了一地。

看到这么可怖的场景,那大货车司机惨叫一声,立即惊慌失措地跑了。

林右顿时一阵恶心,转身冲着路边弯腰下去,好一顿狂吐。

等吐完了,林右慢慢抬起头,才看到龙川站在路灯下,没事人一样看着他。

“居然,居然死了——刚才我还和他说过话!!”林右有点儿崩溃。

“嗯,所以刚才你的猫叫了半天,大概是不想你上这辆车如果一旦上了车,死的怕是你和司机了。”龙川说道。

林右一时间不知道是喜是忧的好。

愣了半晌,他才想起打电话报警。

等警察到了,这附近住的人也被惊动了。尤其是汪聪,居然也从家里出来看情况。

当他看到林右安然无恙,似乎有些意外,但随即又恢复冷漠脸,冷眼旁观。

林右慢慢从恶心感里恢复过来,回答完交警的话,便准备回家。这时候,汪聪对管家王良说了几句,管家于是走到林右跟前,微笑道:“林先生,这么晚了,其它的车怕是也等不到了。不如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去。”

林右想了想,尴尬道:“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但又让你们送,又收钱,我过意不去。”

“不用在意。”说着,王良将汪聪的司机叫过来,让林右上了车。

林右这才坐着汪聪的车回了家。

等到家之后,林右才真正恢复过来,洗了个澡之后,就抱着猫瘫倒在床上。

“老大,你说我这是不是不能总走运,不然就会像是今天一样,差点儿被车撞死。”林右叹气道。

龙川若有所思,半晌后说道:“你今晚的运气可能真的不怎么样,但是,这个叫汪聪的反应很奇怪。”

“说来也是,我和他也没什么交情,但是汪少爷似乎对我太客气又太优待了。”林右疑惑地说道:“但是我转念一想,我也没什么东西可让人图谋的。”

龙川想了想,说道:“睡吧,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