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刚才好像梦到了那个在红色幕布前跳舞的女人了。”林右擦了擦冷汗说道。

“我听到你梦里求救了。”龙川淡然地说道。

“老大,你既然听到了为什么不喊我起来??”林右擦了擦额头冷汗,抗议道。

“你梦到什么了?”龙川问道。

“我就梦到那个女人拽着我往外跑。不对,是女鬼,似乎非要拽着我出门似的。”林右说道,“我不肯出去,然后就醒了。”

“那女人长的什么样子?”

“就——还不错。你等等。”说着,林右翻出自己的画纸和笔,根据记忆将那女人画了下来。林右其它技能基本没用,但是画画还是靠谱的。

龙川看了看,点头道:“长得确实还不错。但是,在红色幕布前跳舞的那个女鬼,根本没露出她本来的模样。面目狰狞的很,你是怎么认出是这个女人的?”

“衣服啊,衣服一模一样,还有身材也很像。完蛋,你说她是不是看上我了,要拉着我去阴间成亲。”林右打了个寒噤。

“你挺有自信啊。”龙川打量了他几眼,嗤笑一声。

“怎么的,我这张脸不该有自信吗?”林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龙川看着他,轻声咳嗽两声:“反正看起来,对方并不想置你于死地。也不可能带着你去什么阴间。因为鬼迎亲也有一定的仪式感,比如迎接女人,会在深夜有一顶纸花轿过来。如果迎接的是男人,那会派来一辆纸扎的马车或者马。她大概只是不想你在这里呆着。”

林右茫然了:“为什么?”

“不清楚。不过看这身衣服,大概也是前朝的人。明天我出去查查她的底细,你自己在这里呆着,不要轻举妄动。”龙川说道。

林右有些胆怯,半晌后说道:“万一,万一那鬼又来找我咋办?”

龙川说道:“她似乎没什么害人之心。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一旦出事,就让狸猫去找我求救。小狸会找到我的所在地。”

“那这个女人的身份,会是解开这宅子里一切怪事的根源么?”林右问道。

“我认为是。”龙川说道,“起码会是一条线索。”

经过这一次惊吓,林右也没啥睡意了,于是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等天亮了便起了床。

而天亮之后,龙川便消失了。林右看着一旁的小狸,说道:“老大这么早就出去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么?”

小狸猫歪着头“喵”了一声,似乎根本没听懂他说啥。林右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居然觉得猫会听懂我的话。”

林右洗漱完毕出了门,发现管家和一花匠正在院子里修剪花木。

“林先生起来这么早?”管家笑着迎上来,扶了扶眼镜。

林右打量了一下这个管家,年纪不大,三十多岁,昨天管家告诉林右说,他叫王良。王良一直带着微笑,尴尬而不失礼貌,让林右觉得他亲切这种带着一种疏远冷漠。

也是,豪门大户的人都对自己这种“江湖骗子”不怎么信任。其实至今他也很纳闷为什么汪聪在大街上看到自己,就把自己给拉了回来,也不想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有那种本事。

“现在想吃早饭么林先生?”管家问道。

“嗯麻烦了。对了,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林右想了想,最终说道。

管家微笑道:“请说。”

“那个——我刚才看到那边有一间上了锁的房间。里面挂着一块红色幕布,还有好几排座位。那是干嘛的?”林右压低声音问道。

管家笑了笑:“抱歉,我并不清楚。少爷没有说过,只是让我们不要随便进那个房间去。”

“你们都不知道那个房间是干嘛用的吗?”林右问道。

“当然不知道。”管家笑了笑,“不知道林先生早上想吃什么?”

“随便啊。”林右说道,“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那我马上去准备。”管家笑着离开了。

林右看着他的背影,想着那间房间,有点儿跃跃欲试的赶脚。

太好奇了。为什么会有那样一间房间呢?

林右四下看了看,刚才那个修剪花木的人已经转到别处去了。院子里空无一人。

晨光熹微,清晨隐约有一两声鸟叫传来,显得格外清幽。

林右下意识地沿着走廊往前走了走,之后便看到前方那房间。

林右犹豫了片刻,决定偷偷开锁进去看看。之前从孤儿院出来,穷困潦倒的时候,林右度过了一段到处打工的日子。虽然后来莫名有了豪宅存款,但是那也是他出来混了两三年之后的事儿。

这两三年的时间,林右着实学了不少奇奇怪怪的“知识”,开锁就是其中一种。他也动过当小偷的心思,但是最后没有那个胆子,也就没去。

这回倒是用上了。于是林右摸出钱包最里层藏着的铁丝,对准那链子锁插了进去。没多久,那锁居然轻轻响了一声,打开了。

林右顿觉心跳加速,赶紧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于是轻轻拉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现在天色还不是很亮,进屋之后,感觉屋里有些阴沉。那红色幕布依然挂在远处,但没有发出诡异的亮光,也没有女鬼在表演诡异的节目。

林右慢慢走到红色幕布跟前,摸了摸那红色幕布,觉得手感和普通的幕布没啥区别。

等他站在幕布前,蓦然回头,顿时吓了一身冷汗。

只见一排排红色椅子上,每一张椅子里居然都放着一只黑色灵位!

林右看着密密麻麻的灵位,后背有些发凉。他自动做了个脑补,觉得自己仿佛是被坐在椅子上的一排排鬼盯着看。

他定了定神儿,上前去细看最前面一排的灵位。灵位上写着死者的名字,生辰和死亡日期。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东西,比如这个人是谁,和宅子主人什么关系等等。

但林右细看之后发现,这一部分人虽然名字不同,死亡日期不一样,但可怕的是,所有人的生辰日期全都相同,都是4月5日。

看到这里,林右只觉得冷意更重了。因为他自己就是4月5日清明节出生的!

林右甚至觉得当年自己亲妈是因为这个不祥的生日抛弃的他,毕竟现在还是有很多人搞封建迷信的。但现在发现这些死人居然都是在清明节出生的,死的日期虽然不同,但是都在最近两年里。如今,来了这里的人是自己——林右顿时觉得有些可怕。

那么,那个红衣女人呢?她死于什么时候,难道也是清明节出生的吗?

林右正琢磨着,猛一抬头,突然发现管家站在门口,逆光而立,吓了他一跳:“你,你这什么时候来的?”

管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林先生,你怎么进来的?”

林右顿时尴尬了。毕竟他是撬锁进来的。

于是林右一时半刻尴尬得没回答。管家冷淡地说道:“请林先生尽快出去吧,早饭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