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愕然:“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儿。”

龙川冷哼一声:“不想去看孔雀就回去好好呆着吧。”

林右经过刚才那一惊吓,彻底精神了,琢磨着回去也是睡不着,便决定还是去看看传说中的孔雀。

所以林右依然往后院走,龙川也只好跟上去。但真正走起来,才发现后院着实占地面积不小。除了远处的假山草地,圈起来给孔雀住的之外,还有一片建在水池上的仿古亭子,里面可以乘凉,看书,摆着垫子和抱枕,外头一圈绕着各种花草,仿佛坐在里面,就像是坐在一片风景绝美的花园里。

林右吃惊道:“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我那便宜爹留给我的是一处郊外的空宅,周围根本没啥人住,那边地皮怎么说都应该是便宜不少。可这里是靠近市区的地方,汪聪居然能有钱买下这么大一块地皮建别墅,妥妥的富豪啊。不愧是传说中的国民首富。”

纵然林右瞎感叹,龙川在一旁也没有觉得多么惊奇:“比我以前住的地方小很多,你现在的那个别墅,只不过是保留了当年我家的其中一栋而已。”

“民国时候哪儿能跟现在相比,你知道现在这房价多坑爹吗?无论给活人住的还是给死人住的,价格都上天啊。”林右说着,走到养孔雀的围栏跟前。院子里有庭院灯,所以他能看得清孔雀的样子。

其中一只是相对少见的白孔雀,另一个则是普通可见的蓝孔雀。

“哎你说汪少爷家里人真是奇怪啊,原配夫人知道他在外面养小的,却听之任之从来不闹腾。这个汪聪呢为了讨好小情人,把别墅建造得和皇宫似的。传说这个孔雀也是朱珠喜欢的宠物。”林右感叹道。

龙川沉默片刻,突然问道:“你觉得他们俩是真的互相喜欢?”

“难道不是?都金屋藏娇了,就算不是真爱,也算得上很喜欢了吧,而且八卦上说,他们俩在一起好几年了。如果不是很喜欢,三两年的也就分手了吧。”林右说道,“汪聪以前的女朋友不都是一年半载就分了的。听说这个夫人什么的虽然也是富二代,但是比汪少爷家差远了,也很少见她出现在公众面前,神神秘秘的。不少人都对他们到底结婚没结婚有很多猜测。”

“没想到你了解这么多八卦。”龙川摇头道,“但是还有个问题。他说后天就是这个女人的生日,可是我在你那手机上看过她的资料,朱珠的生日根本不是后天。”

“我去,你居然偷看我手机!”林右说,“那也不奇怪,女星都会稍微改改自己的生日,这样显得年纪小沾光嘛。”

“不对,如果是更改资料档案上的年纪,只要更改年份就可以了,生日根本不需要改。因为这些明星每到生日都会收到很多人的生日礼物和祝福,你可能不知道,这些东西都会算在人的福报里面。改了年份不要紧,但是改了生辰日期,收到的这些福气可就是假的了,会算在别人头上。明星多数都应该会和一些风水大师来往,想必他们一定明白这个道理。”龙川说道。

“照你这么说,那就奇怪了。她为什么要在周五过生日?还说那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不是很奇怪吗。”林右茫然道。

“管他是什么,如果有鬼,再好不过了。”龙川淡定地说道。

“社,社会我龙哥!”林右差点儿跪下。

不知道是不是这宅子风水有问题,这里养的孔雀也都没精打采的。

林右逗了半晌,那孔雀都懒得搭理他,搞得他也觉得没啥意思。想来这院子里一到入夜就十分安静,可能是因为宅子里确实鬼气弥散,呆在外面是有点不怎么舒服。

而且白天的时候林右就发现了,似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只艾草小香包。香包里肯定也有其他的东西,只是气味是浓郁的艾草香。清明的时候,很多南方人喜欢吃艾草清明果。一方面这东西确实是传统吃食,对身体有好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艾草的驱邪气效果。清明扫墓,以前古人不像是现代人,在干净整洁的公墓里吊唁先人。当年的坟地哪儿都有,回来容易沾染晦气,所以吃艾草清明果也能驱邪。

由此可见,这里工作的人都知道宅子里不对劲,但是居然没人辞职,说明汪聪给的工资待遇大概不错。

“无聊,我们也回去吧。”林右看了看周围,除了他和龙川——当然龙川不能算人类,并没有别人夜里在院子里逛游。

沿着走廊往回走,再度路过那屋子的时候,林右忍不住又凑到窗口看了看。这回屋里一片昏暗,但是布局还是那样,一排排的椅子,背对着门口,空荡荡的,不知道是不是全都空椅子。可是如果是空椅子,放在红色幕布跟前,这是干嘛,总不会是给人用的吧?

想到这里,林右伸手拽了拽那门锁。这锁居然还是链子锁,很古旧了,看起来应该是好多年没打开过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这屋子平时不用,便随便用一把闲置的锁锁了起来。可是怎么想都不咋对劲——为什么要挂红色的幕布,放红色的椅子?居然连龙川都看不懂这家人是想干嘛。

回了房间,林右喂了猫之后,便躺去床上,拿着手机看了会儿小说,便慢慢睡着了。

之后,林右突然觉得有点冷,迷迷糊糊中想要扯过毯子来盖身上的时候,却突然感觉扯到了一片冰凉的衣袖。

谁,龙川吗?但龙川似乎没有这么宽大的袖子吧……于是林右茫然地睁开眼睛,吃惊地发现床前居然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秀禾服的女人!

林右吓了一跳,立即从床上跳起来,盯着那女人惨白的脸色看了许久。是刚才那个在红色幕布跟前跳舞的女人么?

还没等林右有什么回应,那女人突然拉着他就往门外拽。林右不明所以,感觉被她从床上拽了下来,一直往门口走。

“喂,你带我去哪儿?!老大,救命!!!”林右自行脑补了一出被女鬼先奸后杀的戏码,立即大声呼救。然而,周围不只是没有龙川,就连小狸都不知道去了哪儿。

这女鬼似乎一个劲儿地拉着他往门外跑,但是林右不明真相,使劲儿想回头去往回跑。然而就在推推搡搡的争执间,林右哐当一下不知撞到了什么,彻底醒了。

这回一睁眼,才发现自己还是在屋里,刚才不过是做梦罢了。而龙川就在一旁冷冷看着他。看着龙川的神色,林右更是一点儿睡意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