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生气老大,大不了我当妈,我当!”林右抱紧了猫,忙说道。龙川顿时放弃了生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等林右收拾好了,也差不多到了晚上。管家问他是否要在前面的餐厅吃饭,或者是把饭菜送到房间来。林右想想,问道:“朱珠小姐一起吃饭么?”

“嗯,她也在餐厅里吃。不过,朱珠小姐不喜欢别人进她的房间,就算是少爷也很少在她房间里留宿。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管家说的很隐晦,但是林右懂了,“会去少爷的房间。”

“哦哦,我也不会没事去朱珠小姐的房间。不过如果后头能找到宅子里闹妖的源头,如果是在朱珠小姐的房内——总也能准许我进去看看吧。”林右说道。看这朱珠的样子,感觉精神不济,有点儿硬撑的意思。万一真的在她房内藏了什么邪祟,这就麻烦了。

“这个——到时候少爷会回来,您可以和少爷商量。”管家笑了笑。

林右心想,这汪聪也真算是坐享齐人之福了,家里有个老婆,外头养个如此美艳的大美女。听说汪聪对原配很冷漠,但是却总来朱珠这里。不过对比一下网上的照片,任谁都会觉得朱珠更漂亮。可原配似乎是为了钱还是家产什么的,并没有和汪聪离婚,反而像是不明真相一样,维持沉默,继续婚姻。现代的人为了钱,还真是能忍别人之不能忍。

吃饭的时候,朱珠果然出现了。然而到了晚上,她似乎有了点儿精神。朱珠对他打了声招呼,便一边吃饭一边打开娱乐新闻来看。

林右瞥了一眼她浏览的网页,似乎是新拍的一个剧,叫《云裳羽衣》。林右偷眼看着朱珠,想起这剧的宣传他好像也看过,是一部仙侠剧,本来女二号是给朱珠的,但是后来似乎定了别人。

林右看她盯着那则新闻看半天,脸色不太好看。林右琢磨了一下,觉得大概是朱珠的戏被这个女二号抢走了。所以比较怨恨对方。可是,以汪聪的财力和人脉来说,捧红这样一个大美女很容易,可是也不见他给朱珠找什么人脉资源。

总之林右觉得这俩人真是看上去恩爱异常,其实是很迷的关系。林右一边想,一边吃着饭,也习惯性地抬头看朱珠一眼,结果吃着吃着,觉得饭好像没了味道。

今晚吃的是日料,量少精致,味道不错,但是林右吃着生鱼片,却觉得像是在吃布条一样索然无味。

“怎么没味道了?”林右忍不住问道。

一直看新闻的朱珠这才抬头问道:“什么?晚饭不好吃吗?”

“不不,刚才还不错,现在好像——”林右说到这里,突然明白过来,回头一看,就见龙川正冷笑盯着他。

麻痹,是这小子把饭的香味给吸走了。

朱珠疑惑地望着他。林右有点儿尴尬,笑道:“啊没事,我就刚才走神了。”

这个借口很扯淡,但是朱珠并没有多问,而只是笑了笑,吃完饭后,对林右说道:“我身体也不是很好,不怎么出门,只是在后院养了些孔雀什么的消磨时光,要是先生无聊,可以去看看。我就先回去了。”

“孔雀?”林右有些好奇,“那——我想去看看。”

朱珠笑了笑:“就在后院,请便。”说着,朱珠自己先走了。

林右从来没见过活的孔雀,想想很觉得有意思,于是便绕到后院,想去看看孔雀。绕路后院,需要经过一道很长的回廊。这中国别墅里不少房间,很多也都是空置的,更有一些是仓库。

林右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本一间黑着的屋里,蓦然冒出了红光。林右吓了一跳,因为那种红光有点儿诡异,像是血光。

林右一愣,忍不住停下来看了看那间房子。房门关着,是那种仿古的镂空木门,窗格上镶嵌着玻璃。林右走到玻璃跟前,往里一看,却见房里正冲着门的地方,挂着一块红色幕布。不知哪儿来的灯光打在幕布上,又像是幕布自己发出的血光,映得屋里血红一片。

在血色幕布跟前整齐摆放着三四排木椅子,像是供人看戏的座位。林右正不解这东西是干嘛的时候,却听到一阵歌声从屋里传来。那歌声有点儿怪,像是戏剧,但是听不清唱词,平平仄仄的,听得人心里不舒服,像是压着一口闷气似的吐不出。

这个时候,幕布跟前慢慢有一道影子浮现了出来,这影子像是一个穿着白色秀禾服的女人。这女人背对着他,看不清样子,头发是盘着的,还戴着一头的珠翠。

这女人似乎在背对着他唱歌,而林右想离开,却发现脚步挪动不了。此时,这女人慢慢转过脸来。林右顿时被吓呆了。

这女人一张脸已经看不出模样,脸上血肉模糊,五官仿佛都被砸烂了,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样子。林右觉得这张脸恶心又可怖,但是腿却移动不开,直到龙川将双手伸过来捂住他的耳朵,林右才发现自己又能活动了,这才转身大口喘气,一脸苍白。

刚才那种恐怖感太真实可怕,仿佛是被人紧紧按在原地,只能盯着里面的那东西,听着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声。

林右踉跄几步,摔进了龙川怀里:“老,老大,那里面!”

“没事,不过是鬼歌谣罢了。”龙川说道,“这种东西让人听了很难受,而人也听不懂。”

“里面那个是鬼吗??”林右吃惊道。就在这时,那红光没了。

“应该是,但是,像是很早以前就滞留在这里的一只前朝冤魂罢了。”龙川说道。

现在林右也没了去看孔雀的心思,一直想着那前朝的冤魂,便问龙川:“那朱珠的病,是因为这个冤魂作祟?”

“不像是。”龙川说道,“但是,这屋里故意摆成这样,一定是有目的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