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龙川吞噬了好几只鬼之后,实力大增,整个鬼都显得精神了不少。眼见着也开春了,林右也心情不错,虽然折腾了这么久也没钱,但有了画画的灵感,将自己如何发掘冷白鸽的秘密如何斗白骨人偶给画了出来。

林右在漫画里将自己画的挺好看,把龙川也给画成了搭档,自我感觉良好。正画得开心,龙川走到他身后,问道:“你干什么呢?”

“画画啊。”林右说道,“涂勇说,林雅美似乎也是冷白鸽杀的,你说,她是怎么被做成了白骨人偶啊?”

“我记得,你说过有个叫玄机阁的地方。那地方似乎也叫傀儡阁。”龙川说道。

“对对,有个很酷的女阁主。”林右说道,“可是,她卖的是灵宠啊。”

“也会贩卖傀儡,也就是人偶,这种东西,从前朝就有。”龙川说道,“我想,她是和这个阁主做了什么契约约定,将自己的尸体蒸骨去肉,做成人偶。”

“真可怕。不过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玩会儿?”林右看着风和日丽的天气,说道。其实他想起了那个除罪金简,想去拿着给人看看,怎么修复。

不过难得的,龙川也同意了这个提议。于是俩人喂了猫,收拾了出门,到了附近的一处古玩集市。

这里不只是有卖古董字画的,还有卖各种各样宠物的。

四处皆是买卖吆喝声,各种漂亮宠物,陈集列市,犬吠鸟啼,好不热闹。主要是有些文玩爱好者,也喜欢养稀奇的鸟类。然而林右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靠谱的人,能给他修好这除罪金简。而且基本所有人都不认识这个东西,以为是假货。

龙川在旁边看着他,伸出长腿踢了踢他:“你也摆摊吧。”“啥?我都没什么可卖的。”林右说道。

“捉鬼驱邪,给宅子看风水。”龙川说,“快点儿捉鬼,我需要鬼魂补充元气。”

“你这不是很精神的么?”林右翻了翻白眼。

“不行,我在人间逗留,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补充元气。赶紧干活。”龙川催促道。

林右无奈,想想反正身旁有龙川,并不怕被人说是神棍啥的。于是他随便借了纸笔来,写个牌子:驱邪,看阴阳宅风水。

搞定了之后林右往旁边坐了下来。相比起来,他的摊位前便显得冷清许多。以至于别人门前都是摩肩接踵,单单他这一块像是平白空出来的。不过,倒是有人总是停下来看他几眼,毕竟这张脸不错。

所幸,林右真的是生得好!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没人靠近询问,但因林右长得确实是漂亮,慢慢有人围了上来偷看他两眼,再疑惑地看看牌子。林右也没有摆摊经验,不知道怎么招呼潜在客户,于是决定开始装逼,只是懒懒地晒着日光。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排开人群走出,后面跟着个一身昂贵西服的年轻男子。四处的人一见这二人,就纷纷议论开来。林右不认识这人,但是听到人群里有人低声嘀咕。

“呦,这不是川贵制药集团的小少爷。”

“咦是啊。听说他家前阵不是出了事吗,听说他老婆寻死觅活的,还上了新闻。”

“嘘,小声点儿,据说人只是找了个小情人,后院起火罢了,嚷嚷什么!”

那年轻男子虽被众人议论,却依然是一派云淡风轻的姿态。“你旁边的牌子说,能给人看风水。”那少爷说道。

林右抬头看着他:“对啊,不过你得做好准备,有时候你家里也许有不干净的东西,我需要查好几天才能判断出来。你也知道,随便说说做个法那种,都是骗子。”

旁边的助理皱了皱眉头,对小少爷低声道:“我看这个人像是个小白脸。没啥真本事吧。”

林右顿时不乐意了:“谁规定的有点儿真本事的人必须长得丑啊?难道你觉得你老板丑吗?”

那助理顿时挺尴尬。小少爷笑了笑:“没关系,反正我找了好几个人,都没办法。这样,你跟我来我家,住几天试试。反正我也就是病急乱投医,看到谁就向谁求助,万一哪天真的遇到个高人呢?”

“那就先说说看,你家有什么问题?”林右问道。

“你自己去看吧,我也不想多说。”小少爷说着,微微笑了一笑,便对自己的助理说:“先给这位先生定金。”说着,也不看林右,便要大摇大摆地走,却冷不丁被林右抓住了手腕。

林右抓住他,只是因为龙川在一旁低声对他说,这小少爷脸上泛青黑,怕是有什么大灾。

一般气运不好的人,健康也差。因此林右按了他脉门片刻,微微疑惑,问:“敢问,府上近日有什么怪事?你好歹说一说,也好让我有个初步判断。”

那小少爷本来还是和煦如春的一张脸,听他这么一问,却冷冷一哼道:“我说过,回头到家再说!”一甩手,转身就走。

于是他也只好跟上那小少爷去了。小少爷是开着一辆豪车来的。林右上车后,见龙川也坐在自己身旁,稍微安心了些。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车很稳当,林右就是觉得心里发慌,有种隐约的不好预感。

不过既然来了,看看再说。于是林右端详了一下身旁的这位川贵集团的小少爷。其实林右知道小少爷的名字,叫汪聪,经常上娱乐新闻和财经新闻。

汪聪在媒体跟前的定位是“颇有经商才能的青年才俊”。但林右侧脸看他的时候,发现刚刚温和斯文的汪聪,此刻却眼神冷厉,简直判若两人。

汪聪的住处在皇城御街尽头的一处僻静所在,四处遍植杨柳,虽然身处闹市里,却是一处雅致的所在。

林右跟着汪聪下了车,又进了门,看着四处的景致。这院子里似乎融合了中日两国的复古风格,院落很大,还有很大的池塘,里面养了不少金鱼。

林右跟着汪聪走了一段路,才来到个独立的院落。院落里种植着不少美人蕉,不过现在还是初春,美人蕉没有盛夏里那种硕大的叶片。但是这种古风感十足的植物,真心更衬得这院中幽静安宁。

“这里是?”林右问道。

“我一个朋友。”汪聪笑了笑。

林右记得八卦里说汪聪已经结婚了,而这住的地方像是——女人住的房间和院落。但是,既然是朋友的话,那不可能是妻子,也就是说,这就是传说里的那个小情人。

这屋里外两间,屋里燃得淡雅熏香,似是很复古的那种沉水香。屋中一桌一椅摆设皆很雅致,角落一张桌子上摆了一只花瓶,里面插满紫色桔梗花,尚有一只瓷碗,碗里盛着药,像是中药,有淡淡的气味儿。

看来这里住的人应该生了小病,正在调理之中。

“朱珠,在么?”汪聪喊道。

“来了。”很好听的女声从屋里传来,既软且媚,仿佛叫人觉得浑身骨头都酥软了。林右好奇地看着屋门口,就见一个披着大衣的年轻女人走出来,随着她一步步走过来,林右闻到一股馥郁香气萦绕在他周围,有一种说不出的暖香感觉,仿佛是一夕之间桃李初绽。

林右端详着那声音的主人,确实明艳动人,但她的美真的颇具侵略性,美色太过逼人,简直让人热血沸腾一样。

林右看了片刻,觉得这女人有些眼熟。仔细一瞧,好像是演过某个剧的女星。只是那剧实在不怎么出名,所以这女星也不算火。但是因为长得很美,曾经上过节目,被网民追捧过。果然,她就是网上红过一阵子的朱珠吧。

“后天就是你生日了,我不想有什么麻烦事发生,这回我又请了个阴阳先生来,就住在咱们这客房里。如果有事,他也许能帮忙。”汪聪说道。

“没想到这位阴阳先生这么年轻。”朱珠微笑道。

“我叫林右。”林右笑道。

“朱珠。”

“好了,我还有事,你们聊,这边的管家会给你安排住处。”汪聪轻描淡写地说道。

说完,他却和朱珠笑谈几句,亲了下朱珠的脸颊,便走了。

林右在一旁看着,暗暗嘀咕“虐狗现场”。但是一想汪聪这货还有个正房老婆,自己在外还养个小情人,也算是挺渣的一人,不由又暗中吐槽。

“这你就答应了,别人庆贺生辰,你要在这里等着。”不知为什么,分明是龙川说可以来看看,现在反倒是不高兴了。

“可是小姐姐一个人也很孤单……哎哟!”林右将声音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结果被龙川拽着胳膊掐了一把。

龙川似乎哭笑不得:“她孤单?她孤单什么,这里这么多人不是在陪着她?她那情人也陪着她,这还不够?用得着你操心?!”

“喂喂……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林右也生气了,“你特么不是让我来的吗?!”

“林先生在和谁说话?”带着林右去安排住处的管家问道。

林右有些尴尬:“没有没有,我这人有点儿喜欢自言自语。不过,我有点儿好奇,你们这到底有什么问题,才找阴阳先生来的?”

管家尬笑半晌,低声道:“就是这些日子,每到周五的时候,晚上,这朱珠小姐的院子里总会飘出有一个女人在唱歌的声音。但是那声音绝对不是朱珠小姐。”

“后来知道这声音是谁了么?或者,你们看到唱歌的是谁了么?”林右问道。

“暂时没有。哦,也不是。前阵子新来了个保姆,说是看到朱小姐房间里有个女人在洗澡。但是用的居然是以前的那种木桶。她在窗外看到的时候,那洗澡的女人转过脸来,居然一脸烂肉,血肉模糊!”管家说着,似乎自己都打了个哆嗦。

“后来呢?”林右问道。

“后来还真没有人听到什么了,但是从那个保姆看到那洗澡女鬼之后,就吓得辞职了。再后来,倒是没有什么人再看到鬼啊之类的。但是,从那之后,住在这里的朱珠小姐就开始总生病了。”管家苦笑道。

“是这样啊。”林右仔细听着,跟着管家到了一间客房跟前。这客房是日式的推拉门,但是里面也可以反锁,房间很大,设备一应俱全,甚至还自带一个小书房,放着电脑,书橱等东西。

“以前少爷的家庭教师就住在这屋里,所以里面的东西挺齐全的。这屋子很久没用了,所以需要打扫一下,林先生可以在院子里逛逛,等打扫好了我叫你。”管家说道。

林右有些迟疑:“让我住下来?可是我也没带换洗衣服,我还有个猫——”

“少爷说让您住着。因为周五就是朱珠小姐的生日,也通常是闹妖的日子。后来虽然没有人说再看到那女鬼,但是这宅子里的风水似乎还是不佳。偶尔还是有人能听到那怪异的歌声。”管家说道,“至于换洗衣服和猫,我一会儿派人跟着您去府上取来就行。”

林右顿时无语了。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似乎非要自己住在这儿解决这事儿才能走。不过这宅子也不错,这里还有个大美女,也让人挺开心的。

因此林右跟着汪聪家里的车,去了自己的住处拿了衣服,抱着小狸猫再度上了车。上车之后,管家惊讶地问道:“林先生不像是缺钱去当风水先生,还摆摊的人啊。你都住这么好的房子了,虽然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缺钱的。”

“唉,那个是我爹留下的遗产,但是我自己也没别的本事,只能试试看给人看风水什么的活儿。”林右瞎扯道。

管家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到了朱珠住的那别墅里住下,林右问龙川:“老大,那个朱珠——会不会是鬼附身,被害得病歪歪的?”

“不像是,我刚看了看她,不是鬼附在她身上。但是,她的气韵和身体,确实不怎么好,但是不像是被鬼气侵染的。至于那个所谓的洗澡女鬼是否存在,还得晚上再看。”

“这汪聪也是奇怪,非要我住在这里看风水,你说,他如果真的信任,想试试我这个风水先生,不应该一早就问问我,是不是进门看出什么了才对么?”林右说道。

“是,我也觉得奇怪,今晚看看吧。”龙川说道。

林右看着他,笑道:“不过我也不怕,有老大你在,人和鬼都不敢惹我。”

龙川不置可否,但是仿佛隐约间唇角微微扬了扬。

小狸喵呜叫了一声,伸了个懒腰,将头枕在林右的腿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我去,这猫真不认生啊,到个陌生环境就真睡了,说好的猫警惕性很高呢??”林右无语道。

“你买的灵猫只是对一般的鬼气有所压制而已,遇到了恶鬼没招,无非就是个宠物。”龙川说道。

“可是既然养了,那就好好养。毕竟我是它爸,你是它妈。”林右顺口说道。

“你说什么?!”龙川怒喝一声,林右感觉他背后黑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