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于是将目光落到一旁的龙川身上。结果龙川根本就不管,靠在墙上冷眼旁观。

林右往他旁边挪了挪:“老大,你不阻止她们吗?”

龙川事不关己地问道:“为什么阻止?”

然而现在已经阻止不了了。林右发现冷白鸽根本对抗不了林雅美,林雅美两只手死死卡住冷白鸽的脖子。

“喂,住手!”林右叫道。

林雅美的头突然一百八十度地转了过来,冷冷地盯着他。

林右顿时石化一样站在原地。雾草这脑袋的灵活度!!钟摆一样啊!!

林右觉得自己不能总是呆着啥都不做,于是立即给涂勇打了电话,告诉他冷白鸽家地下室发生大事了,速来。

而此时,冷白鸽已经脸色发紫,怕是快死了。

林右上前去拦,照旧被甩了回来。他左右寻摸了一下,发现地下室放置着一些散落的铁质挂衣架之类的东西。

于是林右上前拿起一只铁杆,对准林雅美就敲了下去。这一下子着实狠,然而林雅美没事,铁杆子却弯了。

林雅美这回松开了冷白鸽,转身冲着林右走了过来。林右只要冲着林雅美迎头一棒,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依然是铁杆子弯了。

“我去,老大,这人骨头咋这么硬朗呢??怎么办啊??”林右顿时怂了。

就在林雅美想要攻击林右的时候,龙川立即上前,将林雅美挡了回去。

林右有些不爽,怒道:“我不管你是人还是妖,此前,你委托我帮你查冷白鹤的下落,总算还有点儿交情吧,现在就下黑手了?!”

林雅美冷漠道:“我不过是到处托人查冷白鹤的下落而已,你不过是其中一个。没想到你真的找到了。”

林右叹了口气:“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就在这时,几道强光光束照了进来,有人喊道:“警察!放下武器!”

林右一个哆嗦,赶紧把手里的铁棍子扔了。

然而这时,林雅美突然冲向那水晶棺材,打开棺材想要将尸体带走。

就在这时,冷白鸽却冲上去也扯住尸体,就这样拉扯了起来。

但突然一声砰然巨响,林雅美晃了两下,倒在地上。

然后林右眼睁睁看着她分分钟变成了白骨,一抹阴魂被龙川抓住吞噬。

林右惊呆,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声巨响好像是枪响。那么——谁开的枪?

于是他回头一看,却见涂勇站在他们后头,举着枪,一脸吃惊:“我没,没想开枪啊?!走火了???”

林右也觉得纳闷,刚才就算远看也不过就是两个女人争东西而已,至于开枪吗?

因此,他疑惑地回头看了看龙川。龙川微微勾了勾唇角。林右顿时无语:果然是他开的。但是,枪会打死白骨精吗???林右感觉三观被刷新了。

“没事,好像没人受伤。”林右赶紧说道。因为反正林雅美已经是一堆白骨,谁也看不出啥。

这回涂勇等人赶紧上前,拿着手电照了一遍,只看到了冷白鹤的尸体,差点儿被掐死的冷白鸽和一堆白骨。

“奇怪,刚才我看到还有个人来着,难道是我看错了??”涂勇吃惊道。

“你看错了,刚才是一堆白骨骨架树立在这儿。”林右说道,回头看着只顾着抱着尸体的冷白鸽,见她似乎也不在意别人如何。

趁着涂勇去制服冷白鸽的时候,林右凑到龙川跟前问道:“刚才是你用的诡计,开的枪?”

龙川点了点头。

之后涂勇把所有人都带去了市局,忙活一晚上,录了口供验了尸,总算弄明白了事情来龙去脉。

等他有空找到林右聊案子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那六个人都是冷白鸽杀的,已经通过搜查确定了,在她家里有死者失踪前留下的东西。”涂勇叹道,“我问她为什么杀那六个人,她居然说,本来是当她哥的代替品,但是时间久了就很生气,毕竟都是赝品,于是干脆都杀了。”

林右吃了一惊:“都是她一个人干的?这也太心狠手辣了。”

“是啊,不知道她一个女人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我看她精神恍惚,怕也是不正常了,估计疯了。疯了的话确实力气会很大。不过,你怎么找到那里的?”涂勇问道,“怎么进的冷白鸽家里?”

“这不是元宵节吗,我就——灵感一现,觉得那六个人的尸体在冷家的房产内找到的,所以冷白鹤会不会也死了,在他妹妹家?所以我就去了冷白鸽家里。”林右随口胡编,“之后发现冷白鸽家里没锁门,我就自己进去了,找遍屋里没人,最后发现了有地下室,之后看到尸体,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记得地下室里还有个女人,难道是我眼花了?”涂勇疑惑地说道。

“见鬼了吧。”林右尴尬地笑道。

“唉还有这次开枪,我分明没有扣动扳机。这回好了,开枪要写报告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写。”涂勇苦笑道。

林右有些尴尬,无语地看了看一旁的龙川。

涂勇说道:“这样吧,你先回去,辛苦了。以后有事就找我,这次也是谢谢你了,让我们尽早破案。”

林右尴尬笑道:“好,那我先走了。”

等出了警察局,林右才松了口气:“老大,这个冷白鸽到底是怎么回事,疯了吧?”

“不,她是丢了一道魂魄,笑魂。所以,没了多少感情,也像是疯子一样突然有了很大的力气。”龙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