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十点,养精蓄锐之后,林右和龙川出发去往冷白鸽的住处。

路上果然有不少烧纸的,夜市里也有灯谜游戏。自从龙川说这种节日鬼出来的也很多之后,林右就觉得到处都冷飕飕的冒凉气。

等走到那别墅后门的时候,林右看到保安值班室的灯亮着,看来是有人在里面值班。

龙川快走几步上前,抬手冲着那值班室的窗户玻璃上抹了一把。

随后,又冲着周围那监控摄像头看了一眼。结果摄像头自己原地爆炸了,扑出一点儿火花光亮,之后彻底熄灭。

林右顿时惊呆了:“雾草老大你有这技能,我怎么不知道啊?!”

龙川无语:“赶紧进去。”

“保安不是还在?”林右指了指屋里一边聊微信,一边偶尔抬头看看外面的值班保安。

“鬼遮眼,他看不见你。”龙川冷冷说道。

龙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但林右看着暗夜里龙川冷冰冰棱角分明的脸,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背冒出来。

林右心想,得亏好歹哄住了这货,简直反派力十足啊。

林右沿着后门进去,找到了冷白鸽住的那栋别墅。但是,此时屋里并没灯光,不知是冷白鸽没回家还是怎么回事。

龙川跟在他后头,走到大门跟前,用手一拉,那门便打开了。

林右无语:“你这么牛逼,走哪儿都能进得去,以前怎么没这么厉害?”

“上次找到了六个死人,他们的鬼气被我吞了,现在自然比以前强一些。别废话了,赶紧去找。地下室入口,应该在院子里。”龙川说道。

林右仔细找了找,发现这院子花木长的挺繁茂的,草坪铺满了院落,完全找不到什么入口处。

林右再度端详了一下这院子,只见院子里还有一处假山,假山旁边是石制的庭院灯。

“还挺漂亮,找不到怎么办?”林右话音刚落,就见那庭院灯突然亮了,透出微弱的光。他吓了一跳,回头看看屋里,依然漆黑一片,因此看了看龙川,表示不解。

难道闹鬼了?

龙川走到庭院灯跟前看了看,说道:“这是个通风口,看来地下室在下面。”

此时的地下室入口开着,大概是冷白鸽以为家里除了自己并无别人到来。

林右赶紧在周围仔细的寻找,片刻后发现地下室入口居然在假山山洞中。

林右蹑手蹑脚下到地下室里,发现地下室开着灯,但是冷白鸽不在。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靠墙的地方竖立着一口水晶棺材!那棺材里面大概镶嵌了led灯,照亮里面站着的尸体。

死的是个年轻男人,看来经过了防腐处理,保持的栩栩如生。水晶,或者说玻璃棺材是透明的,大概还带冷冻冷藏效果,像是天然冰箱似的,因为林右看到透明盖子上弥漫着雾气。

“老大,找到了!”林右激动道。然而此时回应他的不是龙川的声音,而是一道冷冰冰的女声:“你是谁。”

林右一个激灵,回头一看,见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冷冰冰地站在他身后。由于之前林右就看过冷白鸽的照片,所以一眼将她认出来。

冷白鸽是个美女,但此时的她面无表情,脸无人色,尤其灯光只映着她的半边脸,将暗影投射在她脸上,那张脸仿佛死人一样可怖。

林右看着她手里居然拿着香槟,忍不住脑子一抽,问道:“你,你和你哥过节么?”

冷白鸽看看棺材里的人,又看了看林右:“你认识我哥?”

“认识啊,他是我的驴友。”林右心想,先问清楚是不是她杀的人比较好,这样也能留证据给警察。因此,他悄悄打开录音,准备录下对话。

“不,不过他现在这是死了吧?”林右指了指水晶棺材。

“怎么?”冷白鸽冷漠地说道。

“你杀的人吗?”林右盯着她问道。

“杀人?我只是让他留在我身边而已。”冷白鸽冷冷说道,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她机械地走到水晶棺材跟前,隔着盖子摸着冷白鹤的脸:“不然,他总是要和林雅美那个女人在一起。这样,我就能永远和他在一起了。”

雾草,这么痛快地承认了?

于是林右琢磨着是现在把人拿下呢,还是去找人帮忙呢?

林右想了想,决定自己来。对方不过就是个女孩子,总不能连女孩都制服不了。于是他上前,一把拽住冷白鸽的胳膊:“既然你杀了人,那就跟我去市局自首吧。”

然而,对方突然一把将他甩了出去。林右只觉得冷白鸽力大无比似的,身体顿时飞了起来,哐当一声撞到墙上,撞得七荤八素的。

“雾草!”林右暗骂一声,觉得这个冷白鸽力气真的够大,自己居然整个被人甩飞了。他想起有人说过人如果是疯了之后,力气会特别大,往往一个女人的力气大过好几个男人。

看来这冷白鸽是疯了吧。

这时冷白鸽刚要靠过来,林右只觉得身后一阵冷风袭来,哐当一声,地下室的门又开了。

林右爬起来回头一看,顿时一愣。这回进来的是林雅美。

林右想起她其实是个白骨人偶,便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简直是现代版白骨精啊。

此时林雅美也是一脸阴沉,压根儿就没看林右,只是盯着冷白鸽,和她身后那口棺材。

冷白鸽这回才吃了一惊:“你没死?!”

“我等你一起死。”林雅美冷冷说道。

紧接着,变成了两个女怪物的撕逼大战。林右在一旁看着,知道自己不能掺和,因为任何一个都能再度把他摔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