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要怎么说呢?是林雅美委托我调查那六个人?”林右说道。

“就这么说好了。”龙川淡然道。

林右有些忐忑,怕警察追究下来自己不好解释。但第二天上午,警局就来人了。

这次俩的是俩人,一男一女,年纪不大。男的大概三十多一些,女的也就二十八九的样子。

男的将证件给林右看过,说道:“其实咱们聊过,我叫涂勇,是你哥哥说让我照看一下你的,记得不?”

“哦,原来你就是涂警官!”林右笑道,打量了一下涂勇,发现这哥们儿长的块头挺大,肌肉男,脸很硬朗英气,似乎全身都贴着纯爷们,我是纯爷们的标签。

“我记得你说要查冷白鹤兄妹来着,结果呢就在他们家房子里发现了尸体。我其实就想问问你是跟他们有什么来往吗?”涂勇问道。

“不是,其实是有人让我查的。”说着,林右将事情前后经过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我就是在网上吹牛,说能帮人消灾解难的驱邪,结果这个林雅美就找上我了。”

涂勇点头,失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的工作是?”

林右有点儿尴尬:“画画的,扑街。”

涂勇似乎也没听明白,就是听说是个画画的,于是感叹道:“也是,画家都穷,想点儿办法赚钱也没什么错。”

这话一出口,旁边的女警察乐了:“涂勇,你这把天都聊死了,让人怎么接话。”

林右很尴尬。涂勇笑道:“既然确定你和这件事没关系也就算了。我看你一个人住这里,也不安全,你哥说了,让我给你找个保镖啊什么的,我看——”

“别,我其实喜欢安静。你看,我还有猫呢,不是一个人。”林右赶紧说道。这要是家里多一个人,突然发现他经常自言自语【对龙川说话】,人家肯定怀疑他有病。

涂勇说道:“行吧,那我知道了。”说着,俩人要走的时候,林右拉住他:“那个——你们现在要去找林雅美吗?”

“对,所有和冷白鹤兄妹有关系的人我们都要调查。你不知道吧,林雅美是冷白鹤的女朋友,我想她应该知道些什么。”涂勇说道。

“嗯好,那你们慢走。”林右笑了笑,送他们二位出门。出门之前,女警察抱起小黑撸了会儿才放下。

送走了俩人,林右问一旁的龙川:“我接下来干吗啊?警察们会抓住林雅美么?”

“推测林雅美前后的行为,我觉得她的动机就是引冷白鹤出来。”龙川说道。

“可是,你不是用引魂术都没把冷白鹤引出来吗?”林右问道。

“所以我在想,会不会冷白鹤的阴魂是被什么东西囚禁住了。”龙川说道。

“说好的囚禁的阴魂你也能找到呢?”

“只有一种情况查不到。”龙川突然说道。

“哪种情况?”

“冷白鹤的尸体还在。尸体还在,如果用了定魂的东西,比如透骨针等等,那阴魂很难脱离尸体,除非烧掉尸体。”龙川说道。

“我去,冷白鹤失踪好一阵子了吧,这尸体还在的话,都成白骨了啊。”林右打了个哆嗦。

“所以我在想,冷白鹤为什么还会被保留了尸体呢。”龙川沉吟道。

“是啊,就算被人杀了,也不至于保存尸体吧,恨不得抛尸了吧。”林右咧咧嘴。

“冷白鹤失踪那阵子,大概就是被杀了。之后冷白鸽出现问题。她现在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似乎是丢了一只魂魄一样。这样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冷白鹤的死和冷白鸽有关系。”

“那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是冷白鸽杀了她哥哥吧?那保安不是说了,兄妹俩关系好着呢!”林右说道。

“嗯,所以有可能好得过头了。”龙川话里有话。

“你这啥意思,听得我怎么起鸡皮疙瘩呢?”

“起鸡皮疙瘩就对了,我怀疑——冷白鸽喜欢她亲哥。”

“雾草,这不能吧,这也太刷新我的三观了!你不能这样啊龙爷!”林右打了个哆嗦,“我这么可怜弱小又无助。”

“我只问你,兄妹亲情能有这么强烈的偏执感么?哥哥去世或者失踪,妹妹丢了魂魄?据我所知,也只有爱情,才有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龙川说道。

“瞧你说的,似乎你很懂似的。”林右笑道。

“我确实不懂,但也见过许多。”龙川冷冷说道。

“那么总之——冷白鹤的尸体会在哪儿呢?”林右迟疑道。

“我想,会在冷白鸽总是能看到的地方。”龙川说道,“比如,她现在住的屋子。”

“我去,放屋里不臭吗??”林右打了个寒噤。

“那种别墅也许都有地下室,这是很寻常的。”龙川说道,“明天去看看吧。”

“你的意思是进冷白鸽家里么?我们怎么进去,这保安天天在门口呆着。”林右摊手道。

“明天是元宵节。”龙川说道,“这里似乎依然保持着祭祖猜灯谜的习俗。”

“对啊,那又怎样,和进去冷白鸽家里有关系么?”

“元宵节,中国情人节。我认为冷白鸽会在家里供奉冷白鹤的牌位,到时候,晚上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而每当过节,由于祭祖,到处焚香烧纸,祈祷福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种烧香拜佛的时候,也容易引来鬼气。”龙川说道。

“所以那天晚上,是鬼气很重的时候,你能帮我躲过监控躲过保安的眼睛?”林右问道。

“对。”龙川说道。

林右啧啧说道:“老大,你最近肯和我说好多话了。你之前只是一两句打发了我。”

龙川皱了皱眉,低声道:“我话多了么?”

“当然,比以前多很多。”林右笑道。

“睡觉去,明晚行动。”龙川冷冷说道,随后走出门去。

林右觉得他还挺傲娇,不过倒是越来越不怕龙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