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住宅楼下果然有两处警铃,一个是火警119,一个是110。

林右俩都按了下去,然后跟着龙川跑到外头,暂时藏起来。

没多会儿,果然警车和消防车都到了。然而没看到起火的地方,为了确定安全与否,物业的人还是带着警察挨个楼层看了看,结果,便看到2901的房间大门开着,屋里隐约飘出一股臭味。

警察进去一看,吃惊地发现墙里镶嵌着的死尸,立即报给市局。很快的,刑警带着法医们上了楼,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居然真的从房间里抬出了六具尸体。

这尸体分别藏在地板下,墙面里,壁炉中,有的已经成了白骨,有的腐烂了一半。但是由于都做了防腐除臭处理,所以保存还不错,外加楼上基本没人住,所以没人发现这件事。

一下子出现六具尸体,这种大案很难遇到,媒体轰动,当晚便被报道了。

“怎么样,是那六个人吗,你能看出来不?”林右和龙川回到家里之后,林右问道。

“我当然看不出长相,但是是那六个人无疑了。等新闻消息吧,不出三天,一定会查到这六个人的长相。”龙川说道,“现在你就好好睡一觉。我想,你哥认识的那个警察,也会告诉你这件事,毕竟你在追查这六个人的下落,他肯定上门来追问你的情况。”

“唉,希望别被警察列为嫌疑犯就好。”林右有点儿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了。

半晌后,林右突然问道:“对了,你不是说要吞噬恶鬼才能生存下去,或者是活人的精气。可我没看你做什么,你这——不要紧吧?”

龙川说道:“除了鬼气和活人的精气,任何至阴至邪的地方,都对我有好处。那冲天的尸气对你是害处,对我是好处。”

林右恍然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难怪后来我感觉不到屋里的尸气,该不会——你给炼化了吧?”

“对。”龙川说道。

林右:“…猛!”

回到家里之后,林右依然感觉有些惊魂甫定。太特么吓人了,毕竟从一间房里抬出六具尸体,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心狠手辣啊!

“你说,凶手是谁呢?冷家兄妹?哥哥杀了人,所以才跑了?”林右问道。

“你也说过,这六个人和冷白鹤长得很像。难道他会杀死和自己如此相似的人吗?”龙川摇头道,“我认为他也被杀了,只是他的死和这六个人有关系,因此在引魂术的时候,冷白鹤没有被引出,被引出的人是这六个人。”

“所以,凶手是一下子杀了他们七个人?!”林右惊呆,最后躺倒在床上,嚷道:“不行了,我脑细胞不够用了。”

龙川看着他赖皮的样子,不觉莞尔:“你本来也傻。”

林右看了他一眼,惊讶道:“你居然笑了!”

龙川立即收敛笑容。

林右扯着他的衣角笑道:“来不及了,我看见了。”

龙川嫌弃地甩开:“睡觉吧,你不是说累了。”

林右歪头想了想:“我又不困了,我想知道后来的事情。我们以前办过的那艳骨杀人案,最后如何了?”

“你想知道?”龙川问道。

“当然了。”

“为什么?都是前世的事情,对你来说。”龙川说道。

“想知道我们以前啊,这不是很正常吗?”林右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们——以前吗?”龙川有些愣怔,于是看着林右半晌没回过神儿来。

林右撩人而不自觉,便继续问道:“说啊,后来呢?”

龙川移开目光,说道:“你自己看吧。”说着,他伸出手覆在林右的额头和眼睛上,没过多久,林右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再度倒了下去。

……

梦里,林右感觉自己再度变成了杨飞,跟在龙川身后,看他带着罗猎和戏班班主回了巡捕房,而杨飞自己也跟着去了。

审讯的过程杨飞并未看到,只是在龙川办公室里等着消息。

等来等去,他有点烦躁。杨飞对手下人不错,尤其是心腹兄弟。罗猎是最早跟着他出来混的手下,挺讲义气。

罗猎看似嚣张,但为人讲义气,可就是脑子有点傻兮兮,容易被人忽悠,所以杨飞也就派他去看看仓库,点点货,检查一下场子,并不安排什么复杂的活儿。

杨飞从桌子上拿起龙川的烟盒,打开之后,抽出一支雪茄来,点燃。

他眯着眼吐出一口烟圈,回忆着龙川身上的烟味,莫名觉得有些心安。

他想起自己最早出来混的时候,凭着狠劲儿得到了红帮老大杨六爷的赏识,有了一片小地盘。那年他才十七岁。

刚当上小头头的第二天,他就遇到了罗猎。

那时候罗猎是小孩子,也只有十岁左右的年纪,是上海滩的小扒手。

可惜,他不长眼地偷到了杨飞头上。

杨飞将他拎了过来,冷着脸说道:“小兔崽子,敢偷我的钱包?!”

结果,罗猎仰着脸说道:“我偷的,你砍我手指吧!”

杨飞笑了笑,他确实砍过两三个偷他东西的小偷的手指,看来这小子这回认出他是谁了。

但小小年纪,有这样的胆子,让杨飞有些诧异。

于是他故意说道:“好,那我就砍了你的手指头!”

说着,杨飞取出一把匕首,在罗猎眼前晃了晃。

小孩儿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但最后却没有躲。

杨飞作势将匕首落下去的时候,罗猎闭上眼睛。

杨飞看着他,觉得他有点儿小可爱。

他其实也不想对孩子下手,吓唬吓唬也就罢了。

可是没想到,这之后罗猎就跟着他,非要帮他做事。杨飞这才收留了他,最后还花了一笔钱送罗猎去上学。

可惜罗猎不是个读书的料,读了几年就出来跟着他混了。想到这里,杨飞有些小伤感。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孩子,现在总是惹是生非,心累,却又不能不管。

就在他边抽烟边回忆往事的时候,龙川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

杨飞以为推门进来的肯定是龙川,结果抬头一看,他却愣住了。

来的人他也算认识——时光遗事那家咖啡店的老板,华离。

“你怎么在这里?”二人异口同声道。

华离冷哼一声:“龙爷呢?”

“他去审讯室了。怎么?你找他有事?”杨飞端详着他问道。

“关你屁事。”华离没给他好脸色,咣当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杨飞在屋里又等了片刻,没等到龙川回来,便有些坐不住了。

罗猎虽然平时不怎么和他见面,但这小子毕竟是从小孩子时期就跟着自己的小弟。

如果说被抓进监狱,他倒是不担心。杨飞和这里的巡捕房大部分人,以及狱警什么的都混了个脸熟,有的和他关系还不错,他手下的兄弟进去之后不会受到什么虐待。

但是落在龙川手里就不一样了。杨飞心里很清楚,虽然他现在看似和龙川出入形影不离,关系不错的样子,可这都是他自己倒贴来的,硬是要跟着人家。其实龙川和他的关系不过尔尔。

如果龙川真的为了问出案子的来龙去脉,对罗猎用个刑什么的,杨飞也怪心疼。

想到这里,他出了办公室门,正要去寻找审讯室的时候,却在楼梯间外头,远远瞥见华离和龙川的影子。

杨飞回想起华离刚才对自己投来的莫名敌意的神情,有些不爽,脑洞大开地脑补了一下龙川和华离的关系,便禁不住摒住呼吸,悄悄躲在一旁偷听。

隐约间,便听到华离仿佛叹了口气:“人难道真是那妖孽杀的?不能吧,以前也没见他杀人啊。”

“我确实在梨园里,闻到了他的妖气。但是我不如你嗅觉灵敏,希望你帮我去找找看,是不是他又出现了。”龙川说道。

“这个啊——”华离似乎有些为难。

“怎么,有难处?我不需要你帮我抓到他,就查到他落脚在哪里就可以了。”龙川说道。

“切,你说这话好像我怕他似的。”华离冷哼一声:“我也不是怕他——就,不怎么想见到他。”

“那你帮我暗中寻找他的踪迹即可。我只是想确定,我对凶手的推测是正确的,而不是另有其人。”龙川说道。

华离点了点头,悄声下了楼。

杨飞听得不明不白,见华离走了,便想悄无生息地离开,却听到龙川在他身后说道:“为什么偷听我们谈话。”

杨飞顿时尴尬了,只能收住脚步,看着龙川从楼梯间走出来,走到他跟前。

杨飞看着他清冷幽静的黑眸,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我好奇,听你们说什么他啊他的,你们要找的人是谁?”杨飞问道。

龙川顿了顿,大概觉得告诉他也无妨,便说道:“一只妖精,算是老相识了,只是他很久没出现过了。”

虽然杨飞已经接受了“这个世上很多看似凡人的人其实是妖精和邪祟鬼魅”的设定,但听到妖精二字,还是有点奇怪的别扭感。

但是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是一只什么妖精?真凶是他么?不是白骨手?”

“一只挺特别的妖精。他,应该是和那艳骨妖相识。所以我在想,他是不是也是凶手之一。”龙川沉吟道。

“你说半天,到底是什么妖精啊??”杨飞追问道。

“水仙花妖,一只你看到之后,很容易被迷惑的妖精。”

“花妖,大美女?”杨飞眼睛一亮。

“不,美男子,绝色倾城的美男子。”龙川看着杨飞脸上悄然神往的神情,冷哼一声。

杨飞一听就愣了。所有的志怪小说,民间传奇里,花妖的人设都是大美女。

结果,居然是个男人???水仙花???

这是什么长相???杨飞想了想,莫不是那赵寒山那种款?

“比你还好看么?”杨飞禁不住脱口而出道。

龙川不屑地说道:“我从未想过去和一只妖孽比什么容貌。再者,我是男人,需要过度在意自己的脸么?!”

“是是,别的美人再美,在我眼里你也是独一无二的。”杨飞恭维道。

龙川不耐烦地说道:“不要多说这些废话。你把你的手下带走吧。人不是罗猎杀的。”

“真的?”杨飞松了口气,随即想起那班主,便问道:“那戏班的班主为什么要说是罗猎干的?”

龙川冷哼一声,说道:“他害怕赵寒山不明不白的死了,孔四小姐非要追责,迁怒于戏班,所以找了罗猎当替罪羊。”

“妈的,这孙子,看我不打断他的腿!”杨飞怒道。怕得罪孔四小姐,就不怕得罪红帮飞哥?罗猎可是飞哥的心腹,就这么任由一个戏子污蔑?!

“不要乱来!”龙川脸色沉了沉。

杨飞点头道:“是是,我知道,不给你找麻烦!”

等我出了巡捕房的门再说。

杨飞于是立即将罗猎带出来,见他脸色难看,还是伤心,便将他送回家。

等安置好了罗猎,杨飞想起龙川在巡捕房说的话。龙川极少夸赞一个人的外貌,他说起那只花妖的时候,居然用了“绝色倾城”四个字,让杨飞十分吃味。

他听到这个夸赞的时候,第一反应自然是好奇那美人的长相。但现在想想,龙川也觉得那人美,是不是他对那花妖也“念念不忘”。

想到这里,杨飞便觉得有些郁闷,屋里也呆不住,便想着不如去将这凶手找出来,帮了龙川的同时,也许能见到那只花妖。

他倒要看看,那男妖是如何倾城,如何让龙川念念不忘赞不绝口的。

要查凶手,自然是要从孔四小姐的男宠那边下手。

因此,接下来,杨飞在孔小姐住的附近蹲守了三四天。

但这几天里,他发现孔幽兰既没过多过问赵寒山的死,也没什么悲伤之色,只是命人送了一些办丧事的钱给班主。

杨飞也确实发现了那晚遇到的白骨手男人。他和孔幽兰住在一处,但是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像情侣。

杨飞觉得奇怪,便偷偷给这个出入孔幽兰府上的男人拍了照片。

随后,他先去了照相馆洗出了照片,再拿着照片去了巡捕房。

杨飞把照片往龙川跟前一放,说道:“孔幽兰的新欢,好像是这个人。但是我不知道这人是谁,我和孔家的人也不熟悉,孔小姐更是眼高于顶的人,我要是去问她,她肯定不会理我。”

龙川接过照片看了看:“你确定这是——孔幽兰的新情人?”

“怎么,听你这意思不信?告诉你,我为了调查这事儿,蹲在孔幽兰家外头好几天,来回进出她家的人,就这男的了。而且他不是就有白骨手,这么说来,凶手就是他了。”杨飞说道。

龙川看着他,清亮漂亮的眸子里闪过惊讶:“你一直蹲守?”

“废话,难道你不知道我去查这个了啊?”

龙川难得的勾唇笑了笑,抬手拍了他脑门一下:“蠢,这个人是孔幽兰的哥哥,同父异母,叫孔青山。他从家乡刚来,没地方住,就住在孔幽兰家里了。”

“啥??哥哥?你一早就知道了?”杨飞顿觉有些挫败,又有点生气,心想早尼玛的知道这件事,你不告诉我,让我浪费这么多时间。

“既然要调查孔幽兰,我们自然会把她的家里人都调查清楚。”龙川见他一直垂头丧气,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又说道:“这几天辛苦了,晚上下班后我请你喝酒。”

听了这话,杨飞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追问道:“当真?你请我喝酒?”

“嗯,就今晚。”龙川说道。

杨飞顿时连连点头,摩拳擦掌,心想:老子酒量你是没见过。

……

林右呼呼大睡的时候,龙川则坐在一旁看着他。

其实这件案子总是让他想起初见杨飞的时候遇到的那一件旧案。

那案子最后的结局是,拥有白骨手的男人是孔小姐的同父异母哥哥,但是他却爱上了小姐,用白骨手杀死孔小姐的男宠们,并嫁祸给有跟踪收集怪癖的大小姐的丫鬟。

可是,他没想到后期控制不住白骨手,却差点儿害死孔小姐,男人自己救下孔小姐,龙川赶到,救下那男人,得知了白骨手的来历。据说白骨手是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老太婆送给他的。老太婆其实就是那个清朝埋葬起来的艳骨,被恶道士修炼迷惑人骗取钱财的妖物。她靠着吸收情恨来增加修行,保持不死。帮人复仇,只拿出一只手足矣。

因此刘家大宅血案,和孔四小姐的男宠被杀案,都是艳骨做的。她怂恿刘家少奶和孔少爷去复仇杀人,激发情恨,之后吸收别人的情恨,让自己存活于世。

艳骨之后被龙川封印在乱葬岗,后来如何,从他出了事之后,就不知了。如今的乱葬岗已经成了一所大学校园,怕是那骨头被人挖出,又开始作恶了。

而在这案子里,他已经慢慢发现了艳骨的存在,也明白了凶手是谁。

所以不着急,等林右醒来,就可以去抓凶手了。

龙川想到这里,盯着林右恬静的睡颜,觉得这小子比上一世长得更精致,更白皙。

尤其这皮肤,真的很好,白的刺眼而无暇。让他这个身处黑暗的人看着发慌,有一种想要污染的欲望。

于是他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去,轻轻摸了摸林右的脖子。

林右皱了皱眉,梦里呓语道:“你告诉我,哪个妖精可以倾国倾城……”

“深情附骨,桃花入命,求而不得,万般波若。”

听到林右的梦呓,龙川耳边突然又响起这句话,顿时一惊,四下里看了看,却没发现别人的影子。

“看来,除罪金简打碎之后,那些许久不见的故人,都要出现了。”龙川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