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看着龙川:“探长,我昨晚又做梦了。我梦见你让我找一个浑身带有黑红色妖气的人。”

龙川冷哼一声:“我说过,你和我缔结契约,就会和我心意相通,你骂我我都知道。”

林右尬笑道:“那我做梦你也知道?”

“那是因为我昨晚也在想一百年前的事情。”龙川冷然道,“而且,我总觉得前世那件案子,和现在这个有些相似的地方。”

“哪里相似了?”林右不解地问道。

“先别说这个,你觉得这六个人和冷白鹤相似这件事,能说明什么?”龙川说道。

“说明……”林右一个激灵,说道,“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冷白鹤已经死了,而杀了冷白鹤的凶手,也是杀了这六个人的凶手?因为他们和冷白鹤相似!”

“极有可能。这个凶手要么是对冷白鹤有很深的恨意,要么就是爱意或执着。”龙川说道。

“你,你该不会说,这几个人都是女人杀的吧?”林右皱眉道,“可是,女人怎么能一下杀了六个男人?就算挨个杀掉,藏哪儿呢?抛尸不是简单的事。”

“这六个人资料里说,只是普通的白领,甚至还有快递员,说白了只是平民百姓。无论哪个时代,当权者对平民百姓的态度都算不得多么友好。或者,应该说是冷漠。失踪了六个人,居然没有人认真去调查,因为没有尸体,所以无法立案。”龙川说道,“不过,他们工作的地点,是不是都靠的比较近?或者住处。”

林右闻言,仔细对照查看了一番,说道:“还真是,他们工作的地方都靠得很近,那两个大厦我清楚,是本市商业写字楼中心那边。但是——那一片还有冷家开的外贸公司,这似乎——不算巧合?”

“冷白鹤失踪,冷白鸽变成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的人。这两件事应该有联系。”龙川想了想,“查一下冷家的产业,是不是有什么方便藏尸的地方。”

“你怀疑冷白鹤是杀人凶手?”林右问道,“他为什么要杀像自己的人?冷白鸽不可能是凶手吧,听闻兄妹关系很好的。”

“查吧,会有发现的。”龙川淡然道。

说着,龙川出去了。

林右琢磨着,要不要麻烦那个警察叔叔继续查查冷家的事儿。但是想来想去,这么一折腾,警察就会怀疑自己在搞什么幺蛾子,也不太好。

于是,他联系了林雅美,问她认不认识媒体记者什么的。此前冷白鹤上过好几次新闻,也许有人知道冷家还有哪儿有啥秘密别墅之类,或者买了哪里的地皮。

林雅美问道:“为什么要查这个?”

“唉这怎么说呢,总之和查清楚冷家的事情有关系吧。”林右只能含糊其词地说。如果直接告诉她,那地方可能是藏尸地,那估计就把妹子给吓跑了。

没想到林雅美并没有多追问,只是表示找人去查查,之后告诉他。

林右挂断电话之后,感叹道:“最近遇到的人怎么回事,大家似乎都不好奇周围发生的怪事,连个追问的都没有。”

“难道你希望别人追着不放,问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怪事?”龙川问道。

“啊,也不是。算了,和你没什么好说。”林右翻了翻白眼。

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龙川突然靠了过来。

林右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你干嘛?”

“脸上粘着眼睫毛。”龙川盯着他说道。

“哪儿呢?”林右赶紧用手去擦。

龙川上前给他捏下来,认真地说道:“睫毛很长。”

不知为什么,林右听了这话感觉哪里不对劲似的,脸上有点尴尬。

气氛似乎就此微妙起来,俩人面面相觑,林右不知发了什么飙,立即将龙川推出门去:“去去,我得睡会儿,这几天总跟你晚上出去干活了。”

龙川这次没发作,被推到门外,只是站了一会儿,便走到院子里,闪身到了房顶上坐了下来。

以前他的活动范围也就只有这个院子,但是由于修炼的功法,他可以坐在这里,远眺整个城市的风景。可是,探测范围也只限于这么远而已。

龙川躺在屋顶上,闭着眼睛,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最近越来越多回忆起和林右前世相遇时候的模样。为什么总想起那个时候?

龙川有些疑惑,于是睁开眼睛坐起身,就在这时,他突然瞧见远处有一道暗灰色的“气流”冲天而起,不由一愣。

看这颜色应该是尸气,那么重的尸气,起码死了三个人以上。

但他记得,那方向是住宅区,而不是殡仪馆什么的。

于是他走进客厅,正要去告诉林右的时候,却见林右跟着跑了出来,差点儿撞到龙川身上。

“找到了冷家的几处房产所在地,可是——听说冷白鹤旗下就不止一套房子,三四套,还有在外地的。冷白鸽常住在海棠庄园,但是别处也有房子。要是我们挨个查起来,根本累吐血啊,有钱人真麻烦。”

“我只问你,在这城市的西南方向,有没有冷家的房产?”龙川问道。

“西南——啊,是有一处。是那种高层小区,叫锦绣园,可是似乎入住的人很少,刚建好没多久。”林右说道,“那边靠着市内的一处湖,所以我以前取写生过,记得那地方。”

“就去这里吧。”龙川说道。

“哎?为什么?”

龙川没理会他,转而说道:“嗯,你该买辆车了。”

林右:“……”

俩人乘车到了锦绣园小区外头。

这地方同样距离城区不远,但由于中间有一处人工湖,所以行人车流量比别处少了不少,因此走到这里便觉得安静了许多。

小区背靠着一处湖泊,是天然湖泊,但不算很大,名字叫神女湖。似乎是和古代的一名美貌仙女下凡治水传说有关。所以锦绣园这座小区旁边的马路直接叫神女路。

“湖光山色,风景还不错,可惜被现代的建筑破坏了。”龙川说道。

“你说的尸气,是在这附近吗?”林右问道。

“就在这住宅里面。”

由于没几户入住的人,因此俩人进门很容易,假装看房的人就可以了。

林右带着龙川往小区深处走,找冷家的住处。但是越往里走,林右越觉得一阵阵冷风吹过来,冻得他头疼,全身像是浸透了冷水一样。

龙川走在前面,似乎没发现他的异常。

然而越靠近那个房子,林右越觉得全身冷得难受,头疼欲裂。

没多会儿,他觉得眼前一黑,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