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林右也觉得自己恍然入了梦。

梦里,他是前世那个叫杨飞的小混混,戴着龙川给他的墨镜和相机,走在上海街头。不知走了多久,他抬头一看,前面居然出现了他去过的那咖啡店,时光遗事。

梦里,林右蓦然想起那个奇怪的玄机阁,想起自己是在这里买到的狸猫,于是上前推开门,走进去。

结果,他刚一进门,便发现不对劲。

这店里的“人”,周身都绕着一股奇怪的光芒。有的是淡黄,有的是白色,甚至还有蓝色的,完全和普通人不同。

林右虽然知道这世上有妖邪和鬼怪,但是见过的也只有寥寥几只小鬼和小僵尸,还从未见过妖怪。

于是,他好奇地摸出相机拍了几张。

“你干什么呢?!”正在他拍屋里客人的时候,那店主冒了出来,在他身后怒道。

林右一回身,顿时吓了一跳。这店主一双眼睛居然是通透如琥珀琉璃一样,呈现一种温润通透的淡黄色。

“妖孽?”林右摘下眼镜,再看眼前的店主,却觉得不过是个长相可爱清秀的少年人而已。

“呸!你才妖怪。”那店主骂道,随即看到了他手上的墨镜和相机:“你怎么有龙爷的东西?”

“你见过这些?”林右好奇地问道。

店主鄙视地说道:“当然,这是他手里最寻常的法器。龙爷是个岐黄之术的高手,更擅长法器创新。所以,你在找什么?”

林右端详着他,觉得眼前的小少年长得很有几分姿色,头发有点少白头的样子,仔细一看,光线下居然是奶奶灰的漂亮颜色。眼睛的话,不戴那墨镜去看,就只是寻常少年人的清亮眼眸,但是盯着人看的时候,有那么几分呆萌。

林右只觉得这小子越看越好看,便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我在找什么。”

碰触到他头发的时候,杨飞才惊叹,他的头发摸上去真心柔软啊。

店主却炸了,猛地将林右的手拍开,骂道:“少碰老子!小爷我叫华离,小爷不小,起码比你年长很多!!!”

林右见他生气了,想了想刚才他的眼睛,觉得有点恐怖。万一这小子也是个妖,就算不伤人,可三番四次惹恼了,给他一下子,估计得去半条命。

于是林右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

然而,林右在梦里隐约知道,这是在看自己前世的经历,但是,潜意识里,前世又和今生有些重叠。比如这个猫少年,林右隐约记得他去买灵宠的时候,见到的似乎也是他。不知道华离是不是还记得前世的自己?看来,华离和龙川也是认识的才对。那么,玄机阁里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龙川的什么人?

华离看他不说话,似乎忍不住地问道:“哎,你到底在找什么?龙爷都没告诉我。”

林右说道:“他是巡捕房的人,告诉你干什么。他说,让我找一个周身绕着黑红色气团的人。找到了就拍下来,拿给他看。”

华离想了想,叹了口气:“那我帮不了你了。”

林右端详着他,低声问道:“喂,你也是妖精么?”

华离冷笑道:“不光是我,这里的客人百分之九十都是。”

林右冷不丁打了个寒噤,回头看了一眼店里的人。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得那些人好像也冷飕飕地盯着他。

“那,你是什么妖?既然你这么厉害,能不能看出其它妖精的气场?”林右问道。

“我凭啥告诉你!妖精和人的视觉不同,他说的颜色,是你们人类能看到的,在我们眼里,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无法判断。”华离冷哼道。

林右笑了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间。腰带上拿着的钥匙上,有一只毛茸茸的钥匙扣。

那钥匙扣子好像是哪个妹子送的。于是林右拿起来,在华离跟前晃了晃。

华离开始还没搭理他。随后实在憋不住了,上前去抓那毛球:“别在我跟前晃这个!”

林右顿时哈哈大笑:“我知道你小子是什么妖精了!你果然就是那只小猫!”说着,收起钥匙扣,走出店门,气得华离在后头弓背跺脚,气势汹汹。

林右出了门之后,心想,这家店的店主八成就是猫魈。这家咖啡店,有时候能轻易找到,有时候却不能,想必就是擅长幻术的猫魈时而隐藏行迹造成的效果。

看起来这家店里并没有龙川要找的妖物,那还是去别处看看。

俩人他花了一天的时间,走过了他所在的红帮管辖的一半地方,也没发现什么所以然。

直到入夜,他想回去休息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前方出现一道人影,周身绕着黑红色的妖气。

找到了!林右心中一喜。

……

林右正梦到自己找到了龙川交待要抓到的妖物的时候,突然觉得耳边响起一阵很吵闹的手机铃声。

他陡然从梦里醒来,微微睁开眼睛,才发现天已经亮了,可以说太阳晒屁股了。

手机在一旁响着,林右摸过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于是接了起来。

电话里立即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林先生吗?”

“是啊。”林右清了清嗓子,说道,“你是?”

“我是市局重案组的,听欧阳先生说,你在调查六个人的下落。昨天他给我传真了素描画像过来,我看了看,对照了一下数据库,发现这六个人全都报了失踪,到现在下落不明。其中三个人是本市本地人,另外三个是外地来打工的。不知道您和这六个人什么关系?”这男人说道。

林右立即清醒过来,急忙问道:“他们失踪多久了啊?也不是和我有关系,只是朋友托我调查的。”

“哦,失踪时间不同,但是都在两三年内。因为没什么线索,也就作罢了。我马上将这六个人的资料传给你,但是希望你不要擅自做危险的调查。”这人说道。

林右赶紧感谢了一番,然后起床到了书房,打开电脑,开邮箱看资料。

等打开六个人的照片再细看,发现真和龙川画的十分相似,但是细节就更具体了。比如发型,神情,年龄,衣着等。龙川画的毕竟是虚影残魂。

然而越看,林右越觉得这六个人不只是相似,还像某个人。

想来想去,心中冒出一个有点儿惊悚的念头。

就在这时,他觉得身旁一凉,龙川出现在他身侧,冷然道:“看出来了?这六个人的问题。”

“你也看出来了吧?”林右立即说道。

“嗯,”龙川点了点头,“这六个人,都和失踪的冷白鹤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