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刚才你说让我有空去找你。今年夏天我有时间,到时候见。”欧阳燃说道,“我明天还上班,先睡了。”

说着,对林右亲切地笑了笑,然后关了视频。

林右张着嘴对着电脑半晌,不知说什么才好。

龙川在一旁说道:“你发什么呆?”

林右回头看着他:“我哥好像是吃错药了,之前他虽然也算和气,可也没这么关心我啊。你说他是不是有啥目的?难道这古宅下面藏着宝贝?不对!”

林右突然腾地一下站起来,苦着脸说道:“我想起一样东西!!除罪金简!!该不会他是想要这个吧!!可是被我打碎了!!!完了完了。”

龙川有些无语:“你们不是兄弟么?为什么想这么多。”

“唉,你不知道我们家那些事,简直八点档豪门恩怨狗血小说。说我出身豪门——其实也不对,我总觉得不现实,总感觉是他们家弄错了,我像是活在人家家里。”说着,林右将自己离奇的经历和龙川简单讲了讲。

龙川听罢,说道:“不用想太多,他总不至于图你什么。如果他要杀你,我先杀了他便是。”

林右赶紧说道:“别,老大,杀人是不好的。不过,现在我不缺钱,简直像是被包养的。哎,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不用管什么鬼不鬼的了——”

他话刚说完,便被一股大力猛地推了出去,“砰”地一声撞到墙上,半晌没回过神儿来。

“你别太得意了,现在你是替我捉鬼,如果你退出,我就杀了你,吞噬你的鬼魂,来补充我的力量。”龙川冷冷说道。

林右心惊胆战地爬起来,连连点头:“我,我就是说说。老大,我一定忠于革命忠于你,将捉鬼进行到底!”

龙川冷哼一声,从书房消失了。

林右这才麻溜地回了卧室,躺在床上,吓了一身汗。

尼玛,这几天真是太疏忽大意了,忘了龙川本身就是一只恶鬼。

林右在屋里默默腹诽龙川,却不知龙川正坐在楼下客厅,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座钟。

偌大的钟摆摇晃着,沉默地展现着时光无情。

一百多年前的往事慢慢浮现,龙川仿佛看到自己穿着那时候时兴的长风衣,开着一辆英式风格的汽车,载着当年的杨飞

……

那天,为了侦破刘家女尸诈尸复仇的案子,两人开车去了刘家,拿着画着那四个抬棺材的人的画像,问了问刘家的人,确定了这四个人确实是当晚抬走了刘家大少奶奶棺材的那四个。

刘家接连死人,已经一片愁云惨雾。刘老爷无精打采地将他们送走之后,龙川便回了巡捕房,找上一拨人四下撒网,寻找四个家丁的下落。

杨飞为了赖在他身旁,也赶紧调集了手下的几个小弟去帮着龙川打听消息。

探听小道消息这方面,杨飞这种地头蛇混混,自然比巡捕房的普通巡捕们给力。

他们常年混迹于各种街头巷尾,早就对东家常李家短的琐事耳熟能详。

所以没出多久,杨飞的手下便直接将四个人给绑来了。

之所以是捆绑来,是因为这四个人已经疯了,大概是被那晚的女尸给吓疯了,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基本上已经问不出什么。

杨飞本想早点找到这四个人,带着去见龙川邀功,博他一笑。结果,这四个废物啥都做不了,龙川也对他没啥好脸色:“你绑他们做什么?”

“他们——好像是疯了,所以就只能绑着了。”杨飞说道。

龙川挨个看了看那四个疯了的家丁,只听着他们嘴里只是一通胡言乱语,什么“大少奶奶回来报仇,刘家全部都要死”之类。

“既然疯了,带他们来有什么用?”龙川无语地摇了摇头:“送回去吧,以后巡捕房办案,你少插手。”

此时,杨飞手下的小混混不乐意了:“你说什么呢,飞哥跟着你忙前忙后的,费了一天时间找到了这四个人,你不说句好话也就罢了,居然对我飞哥这口气,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杨飞踹了一脚:“去去,一边儿呆着去。”

小混混这才闭嘴。

杨飞看了看龙川,笑道:“都查了一天了,晚上一起吃饭?我请你。”

“不用了,你也忙了一天,回去吧。”龙川说道。

“不用客气,那什么,兄弟们!”说着,杨飞对龙川手下几个巡捕笑道:“今天大家辛苦了,晚上请你们吃饭,小岳阳楼,随便点,都算我头上!”

几个巡捕在大热天的忙了一天找人,现在又累又饿,一听小岳阳楼,自然都跃跃欲试。

有人对龙川建议道:“探长,去呗去呗。”

龙川扫了一眼众人,片刻后点了点头:“好。”

众人顿时欢呼雀跃。

杨飞也特高兴,伸手就去揽龙川的肩膀,却被对方一巴掌拍了下来,手背顿时发了红。

“靠,你下手够黑的也。”杨飞咧嘴道:“我又没怎么着你。”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龙川冷冷看了他一眼。

杨飞有些悻悻然,不过很快调整了心态,特别狗腿儿地上前给龙川开了车门。

他的手下在一旁看着,白眼儿都快翻天上去了。

杨飞似乎觉得这也算强行拉近关系的“进展”,一晚上心情都不错。

不过显然是他自己自我感觉太良好,龙川简单吃了饭之后,便先行离去了。

杨飞只是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就发现龙川的位置空了,于是问一旁的巡捕:“你们龙探长呢?”

“哦,探长说想起巡捕房还有些事情,尤其是那个奇怪的女尸,就先回去看看了。”那人说道:“他这个人啊,超认真。”

杨飞一听,龙川都走了,自己在这儿也是没趣,便让手下招呼着,自己去结账,之后准备去找龙川。其实他也对那刘家的事情有些好奇,听说龙川大晚上的去巡捕房,杨飞也琢磨着跟着去看看。

然而,在结账的时候,店家告诉他,龙川已经结过了。

杨飞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心中有些不怎么愉快。出了酒楼门之后,他便叫了一辆车,去了巡捕房。

到了巡捕房门外的时候,杨飞发现,巡捕房门口看门的人居然不在。大门开着,屋里,院子里漆黑一片。

杨飞心中生出几分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将怀表摸出来看了看。

果然,那探灵罗盘突然移动了位置,指着前方。

这怀表是他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有探灵的作用,所以,杨飞第一感觉就是:有邪物!

但是杨飞第一反应是有些抓瞎。以前他也经常处理一些古墓里倒出来的赃物,古物里偶尔也会附着一些残灵,多半是孤魂野鬼或者墓主的阴魂。

但那些阴灵灵力早就消耗得差不多,普通符咒也能搞定。

可昨晚见到的那个刘少奶奶显然不是一般邪物。

杨飞掏了掏裤兜,只找出一道辟邪符咒,于是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但想起龙川可能在里面,有可能被邪物缠上,杨飞便有些心疼不已。

想到这里,还是英(色)雄(胆)救(包)美(天)的心思占了上风,于是咬了咬牙翻墙进了巡捕房的院子,往那房子里摸了过去。

奇怪的是,整个巡捕房里值夜的人似乎都睡着了。杨飞进了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发现了五个值夜的巡捕,都趴在桌上睡着。

起初他以为这几个人出了意外,但凑近检查了一番,才发现五个巡捕真的只是睡着,而且睡得很沉,杨飞推了他们好几把都没醒。

“龙川,龙川?!”杨飞喊道。在这几个睡着的人里面,并没有龙川的影子。

然而,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他自己的回音,并未听到任何其他动静。

杨飞有些着急,因此在这巡捕房前前后后找了一圈,最后,只在院子角落里,发现了一处亮着灯光的平房。

杨飞端详了一下那平房的结构和位置,猜测那里应该是巡捕房的停尸房。每次凶杀案发生之后,不一定每具尸体都有家属来认领。

因此巡捕房的停尸房里,要么是无主的尸体,要么就是当前凶案,准备解剖的尸体。

杨飞发现,手中的罗盘在他靠近停尸房的时候,转得更快了。

杨飞慢慢靠近停尸房,从那窗户往里看,却吃惊地发现龙川在停尸房里,手中拿着一把刀,正砍向停尸床上的一具尸体。

“咔嚓”一声下去,杨飞仿佛听到了骨肉分离的声音,不由有些作呕,不知道龙川大半夜砍人肉是什么鬼。

于是,他推开门,正想进去看看的时候,就见原本举着刀的龙川突然回过头来。与此同时,一样东西迎着他的脸飞了过来,蓦然掐住了他的咽喉。

龙川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而这时候,杨飞惊恐地看到,龙川身后,一具女尸慢慢从停尸床上立起来,惨白的脸,漆黑的眼睛,幽幽然地盯着龙川的后背。

“龙,后,后——”杨飞被掐住脖子,发不出声音来。他想提醒龙川,却发现根本叫不出来。于是他的目光慢慢落到自己脖子上,惊恐地看到一只已经白骨化的手卡在他的咽喉处。

而龙川身后的女尸,正好没了一只左手,断肢处血肉模糊,让人看了有些反胃。

龙川此时突然掏出两只手枪,左右手前后开工,两枪分别打在身后女尸和杨飞脖子上的手骨上头。动作干净利索,枪法极准。

杨飞只觉得眼前一道红光闪过,脖子上一松,那白骨一样的手落到地上,不再动了。

“咳咳咳…”杨飞咳嗽半晌,这才顺过气儿来。

本以为龙川会过来瞧瞧他的伤势,结果人家根本没搭理他,只是走到他跟前,蹲下身,将那白骨手给捡起来看了看。

而那中枪的女尸此时也躺了下去。只是一身红衣黑发,青白的脸,躺在冰冷的停尸床上,看着格外瘆人。

“这什么东西,居然能动?”杨飞凑过去问道:“是那个刘家大少奶奶的手?可是,她的手怎么白骨化了?”

“这不是她的手,这是别的东西的手。”龙川肯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杨飞好奇地问道。

“我眼睛看的。”龙川冷冷说道,转过脸来看着他。

杨飞也抬头看了龙川一眼,随后便愣住了。

龙川的眼睛,右眼是正常色,左眼却是蓝紫色的。这只眼睛颜色特别,却又像是毫无焦距,没有瞳孔。然而,又像是那瞳孔无限放大,似乎里面藏着某个未知空间,看一眼便像是要被吸进去一般。

“你的眼睛!”杨飞吃惊道。他隐约想起自己在哪儿见过这种眼睛,并不是见过真人,而是见过史料上有过记载,说是有些大家族为了家族兴旺,便将恶灵封印在家里庶子身上,用其一生的福报为献祭,给家族的增加财运。这样的孩子在民间里俗称燃芯童子,就像是点燃的一盏幽冥纸灯,被家里人抛弃,却又被家族的人仰仗。

但是,这样的孩子一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很可能时而还有病痛折磨。杨飞此前从一个人盗墓得来的一具童尸上看到过这眼睛。

那被封印了恶灵的孩子由于承受不住病痛折磨死了,可却变成了半个僵尸,被盗墓者当成稀奇物带了出来。偏也有些变态喜欢收集各种尸体,居然也卖了个高价。

想到这里,杨飞略觉得同情心疼了下,感叹道:“你——难道是?”

龙川倒是有些诧异:“你能看出我眼睛的异常?”

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除非有一定灵力的修道者或者邪灵。

“你不容易啊。”杨飞感叹了一下,但是也不知怎么安慰人,或者他觉得龙川也不需要安慰,便低头又去看龙川手中的那只白骨手:“这个手到底怎么就白骨化了?人才死了几天?你说不是这女人的手,那是谁的?”

“妖物的。”龙川说道:“看起来有些年数了。”

“刘家少奶奶的手,怎么变成了妖怪的手?”杨飞诧异道:“我从未听说白骨化的手能变成妖怪。”

龙川看着他,摇头道:“你觉得一只手能成精吗?”

杨飞想了想:“似乎不能。”

“最近上海出了好几起连环杀人案,死的人都是负心男人。”龙川拿着那只白骨手翻看:“目击证人都说,死了的女人纷纷诈尸,但是杀了负心的男人和他的姘头之后,却又再度变成了死尸。”

“所以,这些女人其实都少了一只手?”杨飞迟疑地问道。

“对,你总算不那么蠢。”龙川说道。

“你大爷的, 我蠢吗?!”杨飞瞪眼道,但是被龙川瞥了一眼之后,立即收敛了脾气,秒怂:“是是是,我是有点不聪明。那么,就凭着一只手,你怎么调查这妖物呢?”

“最笨的办法就是跟着手,看看它最后去哪儿。但是,以我看来,刘大少奶奶的复仇还没完成,这只手暂时不会离开刘家。”龙川说道。

“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杀了刘家的人吧?而且,万一追这白骨手的时候,还是被它逃了,岂不是白费了心机?”杨飞皱眉道:“据我所知,一般的道法符咒,根本压不住这种道行高深的妖物。”

“当然不能。不过,也不能就此呆着什么事也不做。”龙川拿着这白骨手到了法医室,翻出一只丈量尺子,量了量指骨的长度,说道:“手指骨头纤细,长7.5厘米,显然是女人的手指。既然你也搀和进来了,不妨帮我一个忙。”

“你说,什么忙,只要我能做到,必然赴汤蹈火!”杨飞立即激动地立FLAG。

龙川好笑地说道:“不需要赴汤蹈火。有妖物出没的地方,一定有妖气。这白骨手到处杀人,沾染血腥,想必是要报仇的女子用了自己的阴灵阴气来给这妖物补充元气。”

说着,龙川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只墨镜一样的东西和一只特别小的相机递给杨飞:“这几天麻烦你没事就出去走走,戴上这个墨镜,如果发现人群里有周身缭绕黑红色妖气的男女,就用这个相机将他们拍照记下来。”

“能辨别妖物的墨镜和相机?”杨飞半信半疑:“好用吗?”

“嗯。”龙川应道。

杨飞觉得龙川给他这个东西,是对他绝对信任的表示,于是兴冲冲地接了过来。

等拿到手之后,杨飞这才想起来问道:“你大半夜的赶过来,就是为了查这个女尸?你怎么知道这尸体有问题?还有,外面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不省人事了?”

“外面的人是我用迷烟迷晕的。我要查女尸,但妖物引起尸变,如果被人看到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干脆让他们睡过去的好。”龙川说道。

“那,咱们回去?”杨飞看着龙川问道。

“似乎我们不同路,你先走吧。”龙川冷淡地说道。

杨飞本想继续坚持一下,但是龙川脸色一冷,杨飞就怂了,只好悻悻然出了巡捕房。

等出来之后,杨飞才回过神儿来,忘了问问龙川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法器”了。

杨飞将他手中的微型照相机和眼镜举在眼前看了半晌,对龙川说的话有些将信将疑。

法器他见过不少,但是从未见过如此“先进”的法器。

“这玩意儿能有效么?”杨飞翻着眼皮思量半晌,最后到底没敢戴上眼镜瞧瞧。夜深人静的,万一看到到处都飘着鬼影子,他怕自己没胆儿继续走夜路。

……

“咚——咚——咚——”静夜里,突然传来三声钟声,将龙川从回忆里惊醒。

龙川深吸一口气,抬头之间,正看到那座钟的玻璃罩子上映出自己的脸来。

一只眼睛是蓝紫色的。当年他以为自己是家族里很受重视的孩子,最后才发现,原来不过是家里为了兴旺财运,让后世子孙升官发财的一种活祭品。

当他知道这个真相之后,便想要逃离家里,却被骗回家,活活钉死在院子里。

龙川想到这里,那勉强压下去的仇恨之火再度燃烧起来。

当年父亲让他研究中西方玄学道法这类东西,原来只是为了激发他的潜能,这样更能给家族带来财运。然而对方却忘了,自己毕竟是个人,是人就有反抗的能力。

龙川烦躁地站起身,想起自己以前曾经带在身边的一些法器,早就被龙家的人砸碎烧毁了。不然有那些东西辅助,也许根本就不用靠人类警察,就能找到那六只鬼的身份。

可惜,有一些鬼吞噬了它们的鬼气也没什么用,比如这六只废物,不然,也就凑合吃掉了。

龙川恼怒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