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魂术的实行需要一处宽阔无人的场地。

所以最后林右说,不如去公墓旁边的空地。那地方完全没人大晚上去打扰作法。

龙川表示无所谓,有一个空地就可以。于是林右准备了燃香和纸钱,还有招魂幡,来到市郊公墓旁边。

除此之外,林右还和寿衣店的人要了一堆香灰过来。

龙川指挥着林右把香灰洒到地上,绕成了一种像是菱形一样的图案。除此之外,四角上插了招魂幡,中间插入燃香。

“好了,布置完毕,然后你要干嘛?是不是要说点啥口令啊咒语之类,然后摆个造型?”林右好奇地站到图案外头问道。

龙川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他:“你电视剧看多了。”

林右:“……行行,你赶快的吧,快零点了。”

说着,他坐在一旁抱紧了怀里的猫。招鬼出来还是挺可怕的。

龙川果然并未念咒也没有说话,只是单膝跪地,将一张写着冷白鹤生辰八字的黄纸,连同他的照片在燃香跟前烧了。之后双手合十,闭目半晌。

就在这时,原本洒在地上的纸钱突然烧了起来,平地火起,腾空挥洒,直接变成漫天烟火。

林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起身,对龙川喊道:“别烧着你自己啊!!”

后头又一想,鬼怎么会怕这个,于是退后了一步,看着龙川巍然不动的背影。

片刻之后,真的有鬼影子闪现在了阵法中。然而,这一下子出来了六个!

林右吓得差点儿把猫扔了:“老大,你你这是不是太用力了,把那个冷家的表兄弟堂兄弟都叫出来了??”

龙川站起身,看了六只木然战立的孤魂野鬼,皱了皱眉:“这些都不是冷白鹤,但是,为什么会出现不相关的鬼魂?”

“那你倒是问问啊,这些兄弟都干嘛的啊?”林右有点儿哆嗦。

“问不了,他们只是残魂,几乎没有残留任何生前的思想。”龙川说着,一挥手,将六只鬼都驱散了。

火焰也随着熄灭下去。

林右摊手道:“这难道是失败了?”

“我能感觉到冷白鹤的魂魄没有轮回,还逗留在人世间,但是,没有办法找到他的下落,因为他好像被更强的力量拘住了。”龙川说道。

“还有比你修行更厉害的么?”林右惊讶地问。

“不一定是修行,很多力量比道术或者邪术强大。比如自然界的勃勃生机,人强烈的执念,都是很难破除的东西。”龙川沉吟道,“但这六只鬼一定和冷白鹤和那个女人的事件有关系。”

“那,怎么查呢?那六只鬼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林右有些犯愁。

“画下来,按照画像找人。”龙川说道。

“只是那么一瞬间,你就记住了他们的长相?”林右吃惊道。

“当然,先回去吧。”龙川说道。

林右以为他们这一番折腾起码要到天亮,结果不到一点就完事儿了。可这个时候能不能打到车呢?

于是林右和龙川到了公墓附近的路边站定,林右掏出手机打车,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有人接单。

“大晚上,公墓旁,大概是没人敢接?”林右忍不住吐槽,最后咬咬牙加了钱,这回终于有个司机接单了。

等林右抱着猫上了车,司机还不断地从后视镜看他。车开出去好一阵子,司机才敢和林右说话:“兄弟,你大晚上在这儿干吗呢?”

“扫墓你信吗?”林右说道。

司机笑道:“你真幽默,大晚上扫墓,还不如说是跟鬼聚餐呢。”

“还真是的,我还和鬼打车呢,您旁边就坐着一位。”林右笑道。

龙川确实就坐在司机的副驾驶位置上。司机尴尬地笑了笑:“大晚上可不要总说鬼,万一真把鬼引来。”

回家之后,林右感觉挺累,洗澡之后就摊床上了。

但等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却发现书房的灯一直亮着,于是走了进去。

只见龙川正拿着他的画笔,在画纸上画画。

在他洗澡的功夫,龙川已经画出了三幅人物素描。林右拿起来看了看,吃惊道:“这好像是那,那几只鬼?!你这也画得太像了吧!!”

“我生前学过。”龙川说道。

林右感叹道:“你比我有天赋多了,你说会不会是你前世画画很叼,我这辈子投胎就自带了点儿你前世的技能?”

龙川手上画笔不停,但却抬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要带我的技能?你又不是我儿子。”

林右想了想,呸了一口:“也是。那大概我们前世关系好吧,所以轮回的时候我都记得你。”

龙川的画笔顿了顿,半晌后才继续画,再也没说什么。

过了没多会儿,龙川将六个人的肖像图都画了下来。

林右拿起来挨个看了看,赞叹道:“虽然我也就看了那么几眼,但是我觉得你画的似乎特别像。可我现在才发现,这六个人长得略相似啊,甚至算是同一款类型吧,都是长得还不错的年轻人,发型也差不多,还有,年纪都差不多。”

龙川点了点头:“之后就可以查查这六个人的身份了。你认识警察么?”

“我不认识。”林右说道,但随即想起一个人来,“但——我哥认识……可我不怎么想和他联系。”

自己那便宜哥哥欧阳燃曾经和他视频过一两次,虽然态度还算可亲,也留了联系方式,说有事就找他,他认识这边不少司法机构的人和经商的朋友。

可是,林右还是不怎么想麻烦他。

“你和你哥关系这么差?”龙川问。

“唉,说来话长,也不是。”林右于是简单讲了讲自己家的狗血破事,最后说道,“总之其实我哥和我不熟。”

“哦,那你就不想帮那个女孩子了。”龙川淡然说道。

林右一听,立即提起了精神:“那可不行,答应了的事儿,必须做到!”

龙川:“……”

说到这里,林右拿出手机,纠结半天,这才给欧阳燃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让他帮忙查六个人的身份。

没想到欧阳燃很痛快地答应了,并让林右开视频和他通话。林右赶紧挂上电话,心情有些小激动,心想什么情况,开视频之后会不会被追根究底地询问这六个人是谁,到时候怎么说呢?

哥,这是我从公墓找回来的六只鬼。这话说完估计也友尽了。

然而真正开视频聊天之后,欧阳燃只是简单为了两句为什么查这几个人。

林右解释说,只是为了帮朋友的忙而已。之后欧阳燃居然也没再问过了,而是和他聊了会儿家常,比如住的习惯不,钱花完没,是不是还需要再汇钱过去。

林右有些吃惊,更有点儿受宠若惊,心想这哥们儿这是咋了,突然成了关爱弟弟的典范。

“我钱够,哥——你就别担心了,有空找我玩啊!”林右继续尬聊。结果就在刚说完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机传来提示音,似乎是短信。

林右拿起手机一看,吓了一跳。自己账户多了二十万块钱。

欧阳燃在视频彼端拿起毛巾擦了擦头发,笑道:“怕你钱不够,再给你一些。”

林右下巴都要惊掉了:“哥,你这么客气干嘛?”

“你是我唯一的弟弟,给你点儿零花钱也没什么。”欧阳燃笑道。

林右顿时觉得以前自己怎么看怎么像是斯文败类的欧阳燃,现在简直就是玉树临风,美人出浴,怎么看都是英俊酷炫的霸道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