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却穿过龙川的身体,直接落在了藤椅上。

他抬起手看着自己如今自己这不知算鬼还是算妖物的躯体,只觉得内心里愤懑和绵密的伤痛汹涌而来。

他在这地底下怨恨了一百年,想着重获自由的时候,就要将自己那所谓的家人全部杀个精光。

可是,不知是不是活埋亲人之后得了天谴,龙川只需要探查一下便发现,龙家的人在抗战爆发之后就接连死去,要么死于战火,要么死于日本人之手,已经绝后了。龙家也毁了,只剩下这一座老宅子。

所以,龙川想要将那一家人的转世都找出来,全部绞杀,然后让他们无法轮回,灰飞烟灭!

但是——他苏醒之后,却逐渐认出了林右。居然是前世里那个朋友的转世。如今回忆起往昔,仿佛在看一场电影一般。

老天爷是什么意思,让林右先认识自己,将自己释放出来,是让他放下一百年的折磨和仇恨,忘记过去?!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龙川知道邪法修行里有一种办法是,吞噬鬼气变成魔物,之后便能看懂地书,查到龙家那些人的转世,如今都在做什么。

他一定要出了心中这口恶气!!

然而地书是由地府判官保管,现在他的实力对付一两个恶鬼可以,却暂时无法对抗地府的冥界之神。

除非先自己靠着邪功增加灵力。

龙川因此打定主意,决定不再动摇。这难以消除的仇恨,总要有个了解,他也才能真的解脱。

他正沉浸在对过去的追思中,那小狸猫居然跑了过来,抬头看着他,歪头卖萌。

龙川看着它,微微有些惊讶:“我才发现,你居然是个灵宠。”说着,他将猫抱起来,摸了摸狸猫柔软的毛发。这只小狸猫是一只半妖,也就是不成人形,无法说话,但是很通灵通人性的小猫。

这种灵宠极少见,也不知林右那个二百五哪儿弄来的。

就在他抱着猫的时候,林右风风火火从外头冲了进来,大喊道:“老大!看我的装备!”

龙川看着跑进来的傻兮兮的林右,嘴角抽搐。

上一世他就有点儿冒傻气,这一辈子似乎也没啥长进,甚至更傻了。

但当他发现林右拿来的所谓装备时,简直觉得林右头上有个智商计数器,现在数值已经是负一千了。

“你买个刷了金色油漆的木头弓箭干吗?!”龙川指着地上那晃眼的土豪金问道。

“别的颜色没了,我觉得这个很趁手啊,还送了好几只箭支。老大,我想过了,你对付那鬼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射箭,最后——你能让那鬼显形吗?或者让鬼倒下,然后抓着我的箭插那鬼身上,让别人以为是我射死了鬼。”林右兴致勃勃地设计捉鬼特效,“这时候你是透明的,不要被人发现。”

龙川本想拒绝这么傻逼的办法,因为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他都觉得尴尬。

但回头看到林右一脸谄媚,眼睛发亮地盯着他,又有些不好拒绝了。

这一辈子的林右和前世长的是很像,但是似乎颜值更高了,当然,其它地方都降低了。大概是因为这一辈子所有的优点都凸显在这张脸上了。

于是龙川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吧。”

林右立即去抱龙川的大长腿:“老大!!多谢你!!我泡妹就靠你了!!”

刚才回来的路上他跟那主播小妹要了照片,发现对方是个甜美的妹子,顿时起了更大的兴趣。

龙川一听,一脚飞踹:“滚!!”

于是第二天林右就背上那奇葩的弓箭,带上小狸猫和龙川,去和那妹子见面。

林右思考过了,如果捉鬼的话,总得和龙川进行“沟通”,但是到时候对着空气说话的话,那这场景也太变态了。

如果抱着个猫一起的话,还可以理解为自己和猫聊天。虽然也有点诡异,不过一般妹子会觉得喜欢小动物的男孩子比较有爱。

林右出门前还收拾了一下,他底子不错,长得很好看,随便打理一下,居然就很引人注目。

当然,背后还背着一把神器,更引人注目了。抱着猫不能坐地铁,林右只好打了个车,到了那别墅区的后门等着妹子。

龙川靠墙站着,冷眼旁观。

林右看了看还有时间,便凑过去对龙川笑道:“怎么样,宅了一百年,没见过满大街的地铁和汽车吧?”

“我离不开古宅,不等于我看不到外界。”龙川冷哼一声。

“难道你还有天眼通,能看到千里之外?”林右惊讶道。

龙川没回答,只是说道:“那个女孩来了。”

“哎?在哪儿?”林右立即理了理头发,抱着猫四下张望。

果然,远远地,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子冲这边快步走来。

林右定睛细看,果然是林雅美。妹子比照片显得清纯一些,长得挺甜美。

“林右!”林雅美瞧见他,立即欢喜地跑过来,“哇,你居然真长这么帅!”

林右一听,倍儿高兴:“对啊,你以为呢。”

林雅美笑道:“我给朋友说,她们还以为你是找了网上的模特照片骗我呢。正式介绍下,我叫林雅美,就是这次的委托人。啊,你还带了小猫!”

瞧见猫之后,林雅美好奇地凑过去逗小狸猫。

小狸猫软萌地叫了几声,林右笑道:“我家小狸是灵宠,它能听懂我的话,还能通灵。”

“是吗?”林雅美将信将疑,不过随即便笑道:“我们也算有缘,居然还是本家,都姓林。”

“是啊,有缘。”林右哈哈笑道,跟着林雅美往她租的那房子走。

在海棠庄园别墅区,隔着一条街的对面,是一片老式住宅区。林雅美说,这一片住宅区也快被拆迁了,所以租金便宜。她不是本地人,和朋友合租一套房子,但那一套房子毕竟还有别人在住,不能将自己进的货物都占满了公共空间,所以才另外租了一套套一的老房子,放货物进行直播什么的,不影响舍友还更方便。

进了房间之后,林右打量了一下林雅美租的这个所谓的仓库和直播间,看样子像是个套一的筒子楼,比较老旧,但收拾得挺干净。

林雅美主要是卖衣服的,一间房里堆了不少,但收拾得不错。平时都在另一间里直播,也就是客厅。客厅有一个小阳台,阳台正对着对面的一座别墅。

房间在三楼,别墅是二层,但是高度居然和三层楼差不多。林右站在阳台上看了看,这不远不近的距离,虽然看不清对面房子里有什么人,但应该能看清楚人的大体轮廓了。

“就是那一家,我总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在窗口徘徊。”林雅美指着对面的窗户,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

林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现在那窗口处空荡荡的,没什么人在。

正在这时,身旁的林雅美突然“啊”地惊叫了一声。

林右被吓了一跳,赶紧问道:“怎么了?”

“你看那个女孩!”林雅美吃惊地指着正从后门走进别墅区的一个年轻姑娘。

那姑娘个头高挑,留着黑长直的长发,穿着一身浅紫色洋装,踩着很精致的白色高跟鞋。

看侧脸是个美女,长得很优雅娴静。

“她怎么了?”林右不解地问道。

“那个女孩就是我在窗口看到的。她似乎就是那个别墅的主人!但是,但是居然是个大活人吗?”林雅美吃惊道。

林右看着那女孩子,确实像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且,不只是肉眼能看到那女孩子,这女孩是绝对的真实的人,地面上都能看到投射的影子。

“是啊,影子都有。”林右有些纳闷。

两人看着她进了后门,消失在一段林荫路里,之后便注意着对面的楼。

过了一阵子,女孩果然出现在二楼。似乎冲着他们所在的这栋楼的二楼,是女孩家的起居室。林右看着她拉上窗帘,之后再拉开的时候,就已经换好了睡衣。

“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林右说着,转向一旁沉默不语的龙川,“你看出什么了没有?”

龙川说道:“刚才那个人似乎少了很多生气,也就是活人的气息。”

“哎?总不会是僵尸吧。”林右不解地说道。

“你,你在和谁说话……”林右身旁的林雅美一脸惊恐地问道。

“啊哈哈这个,我和我家猫说话呢。”说着,林右一把拎起小狸猫,“我家猫说,那个女孩身上少了很多活人的气息。这个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说对方是个大活人,我也不能当鬼来抓。这样吧,你了解那个女孩的一些资料吗?比如叫什么之类。”

“这个我不太清楚,但是刚才我看到她好像抱着一沓文件,应该是在附近上班的白领吧。可是我看她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很贵的,如果是正品的话,一般白领买不起。”林雅美说道,“如果她是个活人——那,那她那晚上一身血,是不是受伤了?或者,被人打成那样?但我也没见其他人出现过啊。”

“没关系,既然我们什么都不了解,我就从她是谁开始查起。”林右开始上了心,来求助的是个漂亮妹子,要是自己机智地解决了这件事,妹子万一看上他怎么办。

毕竟自己这张脸就赢了百分之三四十的好感,要是这件事解决了,也许好感满百,自己就白得一个女朋友了,啊哈哈哈哈。

林雅美果然很感动:“可是,这不耽误你上班或者上学吗?”

“我是在家画画的,不用坐班,你就放心吧,先忙你的,我下去探探情况。对了,这个留在你这儿,镇宅。”说着,林右把那个沙雕弓箭摘下来递给林雅美。

林雅美道谢接过去。

于是林右抱着狸猫,和龙川一起下了楼,走向别墅后门。

龙川在他身后问:“你打算怎么打听?这种别墅区又不会放你这样的陌生人进去。”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林右信心满满,“放心吧,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说着,林右却没有往后门走,而是转弯去了附近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走到柜台前,他对店员说:“来一包玉溪。”

拿过烟之后,龙川问道:“你想从后门口的保安下手?”

林右笑道:“龙探长就是聪明。刚才我往那别墅区看的时候,瞧见后门值班室里有个男保安,似乎是个老烟枪,桌子烟灰缸里一堆烟头了。但是我在阳台上站了快半个小时,也没见他再抽烟,说明他已经把烟抽完了,又因为值班没办法去买。”

龙川点了点头:“没想到你不傻。”

“当然,以前生活艰难,我也偶尔去骗骗钱。”林右笑道。纵然骗术低级,但因为他脸好看,总能成功。

“对了,你看了这女孩之后,除了发现她没什么活气儿之外,还发现什么问题没?一个人为什么没活气儿?是僵尸吗?”林右问道。

“不是,僵尸和这种明显不同。说不好,有些人会是因为一些事故,刺激,灾难而缺了魂魄,或者魂魄不完整,便呈现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缺乏活气。有些人则因为被什么东西附体了,才这样。总之原因很多。刚才隔着太远,外加是阳光之下,看不出人身上的气场。只有详细了解一下,才能确定原因。”龙川说道。

俩人说着,便走到那别墅区后门的保安室外头。林右拿出手机假装拨号,一边拨号一边看着刚才那女孩进去的别墅楼。

而此时那女孩不知在家做饭还是干吗,一直没有出现。

拨打了几次电话之后,林右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后门门口,掏出烟开始抽。

果然没多久,那一直注意着他的保安就推门出来了:“兄弟,你不能坐在门口,你这让人怎么进出?”

林右假装刚注意到这个问题,往旁边挪了挪,又唉声叹气地坐了下去,抽了一口烟,抬头忧愁地看了看保安,然后掏出烟和打火机扔给他:“你也来根吧,唉。”

保安果然正犯烟瘾呢,见有烟抽,四下看了看,发现后门也没啥人进出,便凑到林右旁边坐下,点燃烟抽了一口,问道:“我从来没见过你,你坐我们这干吗呢?”

“和女朋友吵架了。哦,也不算什么女朋友,我现在发现,我特么就一备胎!”林右装得十分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