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可怕,我总在夜里的时候,看到房间对面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子在盯着我!”对方似乎很害怕。

“哎?闹鬼的居然不是你租的房子里么?”林右纳闷地问道。

“不是,似乎是对面的房子有问题。而且对面是个城中别墅区,是富人区吧。叫海棠庄园,你知道吗?”女孩问道。

林右想了想,记得这地方,以前打工的时候路过来着,那确实是一片城中别墅,在市区相对僻静的地方,但是交通十分方便,建的都是那种中国风的二层楼小别墅,周围有青瓦白墙的院墙,里外都种着海棠树,春夏之际,海棠花团团簇簇开满院里院外,十分好看。

但这种别墅贵到离谱,着实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

所以其实空置着一部分,这么看来,被啥孤魂野鬼给占了,倒是很有可能。

“那么,你有没有查过那房屋主人?”林右问道。

“我哪里查得到,现在我都不敢去了。反正,你要不要帮我?我可以出钱。”对方说道。

谈到钱,林右就更蠢蠢欲动了:“好说好说,我先去跟你探探情况,如果好解决,咱们再说价钱。”

对方立即答应:“好,最好是能解决,否则我要重新找地方,还要搬走货,真的很麻烦。”

于是,女孩留了自己的电话,告诉她自己名叫林雅美,约好了明天中午在那别墅区的后门外见面。因为那地方正有一站地铁站。

林右找到一份活儿,心中十分高兴,赶紧跑去跟老大邀功:“老大,我找到了驱鬼的活儿,你不是想找恶鬼PK吗,我现在就找了一个。说是一个别墅区闹鬼,还是个浑身是血的女鬼,猛不?你看,这鬼一听就很叼,你要是把她灭了,指不定修行大增,打怪升级。”

龙川不置可否,冷哼了一声,显然没把对方鬼放在眼里。

林右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于是问道:“对了老大,明天我怎么带你过去呢?别人能看到你么?”

“只要我不想,没有人能看到我,除非是开过天眼的修道人。”龙川说道。

“可我也不能对着空气交流感情和意见吧?那样被妹子看到了,还以为我神经分裂呢。”林右挠了挠头,“还有,对付鬼,我也要准备点儿道具的吧?比如牛逼的利器啥的,去装个逼还是可以的吧,否则怎么让人信服。”

“…随便你。”龙川冷淡地回应。

林右“切”了一声,兴致勃勃地准备去买卖文玩古董的二手市场淘一点儿看上去有逼格的东西。

但是,他突然想起院子里好像还有个大坑没填,不由有些郁闷。

昨天挖开的坑,今天总得填上吧?

但是当他没精打采地走进院子之后,吃惊地发现坑已经填好了,土也埋上了,不由一惊,随即大喜道:“老大,你帮我干的活儿?!”

龙川冷淡地“嗯”了一声。

林右泪流满面地扑过去抱大腿:“老大你太好了,你就是我亲大哥!!”

一旁的狸猫:“喵喵喵?”【好像你忘了昨天是被奴役挖坑的那个】

龙川嫌弃地一脚踹开:“想去买赶紧去!”

林右立即爬起来快速收拾一番,屁颠地出门去了。

龙川看着他的背影,努力回忆一百多年前,那个和自己还算交好的少年。

时光如泛黄的古老卷轴,抖落尘埃,在他面前缓缓展开……

“哎?这个怎么在你这儿?”杨飞惊讶地将龙川递给他的怀表接了过去。

“昨晚一个叫刘向狄的死在刘家巷附近,你应该知道的吧。”龙川说道。

杨飞一愣,突然想起昨晚遇到的怪事,心中禁不住“咯噔”一下。看来这怀表是在当时落在那棺材附近的。

他偷瞄着龙川严肃的神色,心想都说这探长铁面无私什么的,别再把自己当嫌疑人抓了。这样还怎么在上海滩混。

于是杨飞说道:“我不知道,昨晚和兄弟们喝酒去了,可能这表就是我回家的时候掉在那里的吧。”

“杨先生回家,却往相反的方向走?”龙川讽刺地说道。

杨飞眼中一亮:“你连我家住哪儿都知道?”

龙川皱了皱眉:“你不是红帮的人么?刘家巷这边并不是红帮的地盘。”

杨飞摊手道:“我走错了呗,喝得醉醺醺的,谁知道呢。啊,既然你这么忙,我改天再来好了。”

说着,杨飞正要走,却被龙川拦住:“我并不是要把你当嫌疑人抓起来,而是想问问你当晚看到了什么。”

杨飞狐疑地问道:“你不觉得我是凶手?”

“不觉得。”龙川淡然说道。

杨飞顿时又得瑟了,连连点头道:“我昨晚——好像看到了那个死了的刘家大少奶奶。”

“你认识她?”

“不认识啊,当时还有四个抬棺材的家丁,他们自己说的。”杨飞说道。

“还有四个人?”龙川沉吟片刻,暗忖道:难怪地上脚印凌乱,还以为是一早来来回回的行人围观后踩上的。看来并不是那邪物自己驱动的棺材,而是还有四个目击者。

“当然了,不过那四个人已经跑了,我没见他们去哪儿了。”杨飞说道。

“那你方便配合我画下那四个人的画像么?”龙川问道。

“好啊,不过经过这么吓人的事,那四个人怕是不敢回来了,或者直接吓傻了也不一定。”杨飞笑道:“龙探长找到他们,怕是也不能做什么证人之类。”

“并不是作证,而是怕这四个人会有危险,或者被杀。”龙川认真地说道。

杨飞一愣,但想想昨晚的情状,他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说是大少奶奶的冤魂,却又比魂魄的修为高了不少,而且现在回忆起来,那红衣女居然是有影子的。

所以昨晚见到的东西,要么是什么邪物附着的行尸,要么直接是妖魔幻化。

这种东西远比阴魂更可怕。因为阴魂离开肉身之后,受到的限制太多。别的邪物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里,杨飞也应了下来,跟着龙川回到巡捕房办公室。

坐到探长办公室里,龙川问道:“喝茶么?”

杨飞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老脸一红:“喝点水就得了。哎呀,你这办公室不错啊,这沙发,洋货吧?”

说着,杨飞就瘫了进去,照旧翘起二郎腿。

龙川给他倒了水,便搬了椅子和画架来,坐到杨飞面前。

杨飞从头到脚放肆地打量龙川,端详着他一本正经地整理画架,纤细修长的手指翻动画纸夹好。

他只觉得龙川太他娘好看了。

对方长了一双大长腿,裹在巡捕制服里,显得有种禁欲的美感。

龙川坐的位置,斜后方便是窗户。明亮的光线透进来,仿佛在他背后打了一层柔光,映得他整张脸美得不太接地气一般。

杨飞看得有点呆愣,手上水杯一斜,水顿时洒出一小半,落在了裤裆这种尴尬的位置。

杨飞顿时跳了起来:“卧槽!!....”

龙川:“......”

杨飞连忙抽了点纸巾擦了擦水渍,回头瞥见龙川在憋笑,顿时瞪了他好几眼。

不过龙川很快恢复了正常,仔细询问了一下那四个人的长相。

杨飞努力回忆了许久,一一将四个人的大概长相告诉他。

随后,杨飞好奇地站到龙川身后,惊讶地发现他没多久便画好了这四个人的画像。和记忆里对比一番,竟然觉得八九不离十。

“厉害了龙探长,你这个都会?”杨飞赞叹道。

“嗯,国外留学的时候学的。”龙川淡然道。

杨飞一怔,心想难道这探长还出身富贵之家?富家子弟留学回来,不是政要就是商界巨贾,谁会想到做这种危险性极大,又没多少薪水的工作?

“确定是这四个人吗?”龙川举起画纸在他眼前晃了晃。

杨飞这才回过神儿来,仔细看了一番,点头道:“差不多。”

龙川点了点头,拿着这四张画纸就往外走。

“哎哎,你去哪儿?”杨飞立即跟上。

“去刘家,问问这四个人的情况,然后找出他们。”龙川说道。

于是杨飞让方放先回去,自己则死乞白赖地凑上去,要跟龙川一起。

龙川皱眉道:“你跟着我做什么,你不忙么?”

“不忙,这几天都不忙。”杨飞笑道。

“那也没有跟着巡捕办案的道理。”龙川说着,坐进车里,拉着车门就要关上。

杨飞立即拽着车门不让。龙川冷哼一声,一个用力,结果,传来杨飞的一声哎呦惨叫。

他一惊,这才发现杨飞这傻逼情急之下居然将胳膊伸进了车门缝里。

这下胳膊顿时红肿起来。

“探长,你也太狠了。”杨飞撇了撇嘴。

龙川看着他的胳膊,冷哼一声:“活该。”说着,从车上翻出一瓶药膏递给杨飞的时候,却见他很不要脸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冲他傻笑。

龙川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