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喊什么?”龙川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冷冷盯着他。

“老大,我们前世认识吗?”林右想了想,只能这么解释。前世他们俩认识。

“我不记得你。”

“真不记得?哦,前世的我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候更帅。”说着,林右掀开自己的刘海,让龙川看清楚。

“哦——”龙川看了他半晌,似乎想起了什么,“这么说来,难怪我会认识你,也难怪我们能再度相遇。可能你是他的前世。”

“你的好朋友??”林右立即起身,精神百倍地跑过去问道,“前世我是干嘛的?”

“上海滩的小混混。”

“……”好吧,找到了自己喜欢看古惑仔电影的理由。

“我叫什么??”

“……杨飞。”

林右顿时泄了气。名字都这么路人。

“那么我们关系咋样?”

“你前世还是的跟班。”

“……”不说了,一切都是命。

想起梦里自己那张谄媚的脸,他就想抽自己几巴掌。

“那么我梦到的不只是你的记忆,还是前世我的经历?梦里我好像看到一个女尸诈尸,被道士用透骨钉钉在了自己夫家。但是那钉子似乎没啥用,女尸为了报仇,又回去杀了负心汉和小妾如烟,这是你办的案子吗?最后怎么个结果?”林右问道。

“那是我和前世的你相遇的契机。案子比较复杂,但是最后证明是个连环凶案。”龙川说道。

“那么,你也是被透骨钉钉在地上的吗?”

“不,那是千年桃木做的镇魂钉,每一个都被下了重咒。”龙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如果不是我亲弟弟对我下手,我不会上这样的当。”

林右沉默了下来,随后又忍不住问道:“那个——前世的我怎么死的啊?我好奇。”

“我不知道,因为我死的比你早。”龙川淡然道。

林右:“……”也对,龙川三十多岁就被害死了。

龙川也沉默下来,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是隐约记得,当时他认识的那个少年,似乎冲到自己住的宅子里到处寻找线索,想知道龙川是去了哪里,或者是否被害。

也记得看到过他在自家门口和害死他的人起过冲突,却被打得鼻青脸肿,趴在竹林旁的土地上,鲜血染透地面。

然而那少年并不知道,自己就被钉死在他躺着的地下,遥遥相望,却阴阳相隔无法相见。

后来龙川再也没见过那少年,不知道他是死在了上海滩的火拼里,还是死在乱世中。

之后,他又孤独等待了许多年,迎来了几任屋主。贪念杀气过重的,也曾被他杀了吞噬鬼魂,增加修行功法。

唯一一个安然在这宅子里呆过的主人,就是林右的父亲和当年他那年轻的母亲。不只是因为林父带来了镇压邪祟的除罪金简,更因为他从这家人身上感觉到一种熟悉之感。

天道轮回,因缘前定。

原来林右的前世就是那个唯一为自己的去向和生死担心过的叫杨飞的少年。

想到这里,龙川盯着林右看了许久,又皱眉摇头,觉得俩人虽然五官十分相似,可是气质大不相同。那个杨飞生气勃勃又热血,这个林右——又懒又狗腿儿。难怪之前根本就没令他把俩人联系起来。

“唉,我先从网上发点儿帖子,看看有没有人请我驱鬼。”林右打开电脑,找了一些神神鬼鬼的贴吧和网站,发了几个帮人驱鬼的帖子和小广告。

不过他也没抱啥希望,觉得一般不会有人理会这些像是骗子一样的广告。

但画画的话——林右抓耳挠腮,实在没有灵感。

可是也不能坐吃山空,看来还是得想别的办法吧……要不然还是去卖色相好了,然后和龙川来个人鬼仙人跳,骗富婆的钱。

一上午,林右便在YY中度过,然而等到了中午,他听到手机微信发出提醒音,于是拿过来一看,发现有个人发来了申请好友信息:你好,听说你是驱鬼先生。

林右眼前一亮:生意上门了!!

林右立即点了通过,发现对方的头像是个古风美女,资料也是妹子,不由觉得耐心和热情度都上了好几个档次:“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好,我在贴吧里看到你说可以收费帮人驱鬼是么?不是开玩笑的吧?”对方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有真本事的!”林右开始吹牛逼,“请问你家里发生过什么灵异现象吗?”

“不是家里,是我租住的——仓库吧,就是用来放库存的地方。我是一个淘宝店主,也是网上主播,为了卖衣服,我租借了一套套二的房子当直播室和仓库。”对方说道。

主播!!颜值肯定高!!

林右关注点立即跑偏了。

“那具体发生了什么呢?”林右耐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