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打量着龙川的衣着,暗戳戳地想,以前以为你是复古风STYLE,没想到真的是穿了民国的衣服。一只鬼能活一百年吗?说好的会慢慢灰飞魄散呢?

“你希望我魂飞魄散?”龙川冷冷地问道。

“没!我喜欢您长命百岁!不不,阴寿千岁!”林右一惊,心想坏了,估计那个龙形的契约,不只是定位器,还是传感器,尼玛的。

幸亏龙川似乎指望着他赶紧挖出自己的尸骨,并未再多说话。林右也赶紧闭上嘴,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一门心思地奋力挖土。

等日落西山之后,还真被他挖到了东西。

铁铲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震得他虎口发麻。

“啊,老大,挖到了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石头??”林右不解地说道。

看龙川这一身打扮,民国时候就算不是个富二代,也会生活得很不错吧。下葬的时候不该用棺材的吗?为什么是大石头。

他上前清理了一下石头周围的泥土,发现这块石头不小,也很沉,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挪不开。

于是他抬头看了看龙川,却见龙川原本就没啥笑容的脸更显得冷酷。

“老大,别告诉我你的尸骨就在这下面,这么大一块石头,我挪不动啊。”林右苦逼地说道。

“我也没有办法,因为这石头压住了我的尸骨,我自己挪不开。”龙川说道,“你自己想办法。”

“卧槽,怎么可能?!我不干了!”林右本来就累出一身臭汗,现在一听这话,更生气了。

于是龙川二话不说,手掌心里凝聚出一把黑色匕首一样的东西,显然是憋大招想弄死他。

“别别,别动手啊,我想想怎么办!”林右立即跳了起来。

思量一会儿,林右决定把这个坑挖得更宽一些,然后利用杠杆原理,将石头撬到一旁,取出龙川的尸骨。现在能隐约看出,确实这石头下面压着白骨。

林右觉得这办法可行,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儿,一辈子最机智的一回。

于是他蹲下身开始闷头挖土。

等天完全黑下来之后,他才把土坑扩展了一圈,累到吐血的感觉。

“歇会儿,歇会儿,不然我就没劲儿了。”林右一屁股坐到地上,这才发现周围居然有微微的亮光。

抬头一看,惊讶地发现满院子上空飘着白色的灯笼,看着又好看又瘆人。

“这什么啊?”林右问道。

“孔明灯。”龙川简短地回答。

“宅子里还有孔明灯吗?”

“没有,我用鬼火幻化出来的。”

林右听完,立即打了个寒噤。头回听说鬼火孔明灯。

不过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他居然觉得浮动在半空的鬼火孔明灯也不是那么难看,甚至莫名有点儿萤火虫的感觉。

林右觉得自己是被虐成受虐狂了。

龙川此时坐在秋千上,沉默无语。林右看着他,莫名觉得龙川似乎比自己刚见他的时候有了点儿“底气”。

之前觉得轻飘飘透明兮兮的,如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林右又暗骂自己,瞎欣慰个什么劲儿啊,这说明对方在慢慢恢复实力!到时候自己会不会就凉凉了?

于是林右又纠结了。

就在这时,龙川的目光突然落到他的身上。林右不由一惊,立即想到对方可能能洞察他的心思,便赶紧尬聊:“那个——老大,看你身上穿的衣服什么的,生前总是个富家少爷的吧?”

“姑且算是吧。”龙川冷淡地说道。

“姑且?是就是,为什么算是。”林右讶然问道,“还有,这古宅是你以前的家么?你为什么被石头压着埋在这地里?”

林右问完,对方并没有理会他,反而脸色更阴沉了。

林右感觉到一股杀气腾腾,立即补充道:“那啥,我继续干活了。”

说着,他爬起身,晃了晃酸疼的胳膊腿儿,把铁铲的长杆子插入石头底下,准备慢慢将大石头撬到一旁。

就在这时,龙川突然说道:“我是被我所谓的兄弟活埋在这里的。”

林右的手一抖,差点儿没抓住手柄:“兄弟??亲兄弟吗?”

“对,亲弟弟。”

“为什么要对你下这种狠手?”

“为了争夺家产。”

林右缩了缩脖子,想起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便宜哥哥,顿时想跪谢亲哥不杀之恩。

“可是——我在梦里好像梦到了刘家的事情。那个城西的刘家大宅的前任主人,你认识么?”林右问道。

“嗯,是我办过的一件案子。”

“哎?你办案子,难道你是探长,侦探?可是,如果真办案的话,莫非阴阳界的案子都要处理?如果遇到鬼杀人呢?”

“赶紧干活!”

林右一个哆嗦,乖乖地继续努力,使出吃奶的力气,将那大石头给撬到了一旁。

之后,一具完整的白骨出现在他面前。

森然的鬼火孔明灯照耀下,他看到坑里躺着一具整体的白骨,感觉凉意顺着脊背爬了上来,全身寒意森然。

但是,更让他惊讶的是,有五只比较粗壮的木棍子钉在白骨的四肢,心脏位置。看起来这木棍的另一端是削尖的,所以才能穿透身体钉住四肢。

还有心脏位置,看得出来肋骨都断了两根。

“这,这是你的尸骨?没有弄错吗?”林右看得心惊胆战。

“没有。”龙川盯着那一具白骨,半晌后说道,“把那五只木钉拔出来,尸骨捡起来火化成粉末,就可以了。”

“我去,拔出来没问题,可是,人骨头有多难烧成灰烬你知道吗?臣妾办不到啊!!”林右无语道。其实他是超级怂,不敢去捡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