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左右看了看,心想难道白天的话,鬼果然不能出现?

想到这里,他那小心思又开始泛滥了。

想想身边有个威胁生命安全的恶鬼凶灵,总是不够安全。万一哪天他觉得自己没用了,那就悲剧了。

所以,一不做二不,干脆现在就找个高人直接KO了这孙子。

想到这里,他刚要走出门去,就感觉一阵阴风从背后吹来,紧接着,一张信纸从茶几上被吹落到他脚下。

林右捡起来那张纸一看,顿觉后背发凉。

只见那纸上写着几行字:

“到地下室拿工具挖开秋千旁边的土地,挖出我的尸骨。如果你敢有任何别的心思,立即杀了你!”

林右打了个哆嗦,更觉得屋里阴风阵阵。

他思量片刻,觉得自己还是没胆儿违背鬼老大的意思,于是乖乖去了地下室,四下环绕一番,果然在角落里看到两把已经落满了尘埃的生锈铁铲。

林右拎着铁铲出了地下室,嘴里嘀咕道:“难道这宅子是建在龙川坟墓的上方,所以才闹鬼?尼玛,这便宜爹就是坑我啊!!翻新宅子的时候没挖出尸骨么?”

林右一边心中腹诽,一边简单做了早饭吃了。毕竟要干体力活,不能饿肚子。

他吃饱喝足,提着铁铲走到秋千架旁边便开始挖土。幸亏这几天下过雪,泥土还算湿润。

然而那鬼根本没有告诉他挖多深多长和多宽,于是林右随意挖着,大概挖进去半人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林右歇了口气,暗暗发现自己居然不怎么累。但是就算不太累,凭啥干这么多活儿?

于是他丢下铁铲,拿起地上放着的矿泉水瓶灌了几口水,随后坐到秋千上休息。

这一歇下之后,他就不想继续干活了。

今天阳光不错,晒在人身上挺暖和。林右晒着太阳,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恍恍惚惚间,林右觉得自己从一家酒馆里出来,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什么光亮。

由于四周黑漆漆,他有些辨不清方向。

他凭感觉走了不知多久,突然被一股冷风吹得仿佛清醒了几分。

“什么鬼地方?”林右揉了揉眼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黑巷子。

他认出了这条巷子,叫刘家巷,是和他家完全相反的方向。

但是,这条巷子现在不太对劲的样子。

刘家巷在很多年以前,基本上被一大户人家的宅院给占了。这户人家姓刘,祖上是前朝三品大员。

但到了现代,古宅虽然还在,可是经过整修,多了不少现代感觉,可这古宅——有点儿太复古了。

林右正要转头往回走的时候,却觉得眼前有灯光一亮。只见一排白灯笼从刘家巷的巷口亮到巷尾。

他这才注意到,刘家大门前挂着白幡,在夜风中摇曳不定。

什么鬼东西,谁在景区挂这种丧气的玩意儿?!

此时,大门一开,有四个年轻男人将一口棺材抬了出来。

四个人抬着棺材冲林右走来。等走得近了,林右注意到这口棺材上头居然封着符咒,似乎是镇鬼的符咒。

而更奇怪的是,这四个人穿着民国时候的大襟衣服,看着——像是僵尸一般。

林右赶紧让到路旁,奇怪地瞧着四个人抬着棺材从自己身旁走过去。

国人出殡办丧事,向来追求个排场。可这死了人,居然半夜三更抬出门偷偷掩埋,太违背常理。看棺材的材质,很有质感,像是有钱人才用的东西,所以躺在棺材里头的肯定是哪个土豪。但是——景区还让停棺材吗。

而且何以如此草草出殡,甚至棺材上还有符咒封印?

林右好奇心顿起,下意识跟了上去。

走出刘家巷之后,他突然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

这附近虽然不如市区繁华,但也不至于满街空荡,毫无人影。

天光黯淡,突来一阵阵冷风,刮来一团浓雾。

四个抬棺材的人脚步慢了下来,似乎也有些发怵。

林右警惕地环顾四周,却隐约听到一阵歌声传来:

低风扑面漫悠悠,只恐风流小院秋。

红颜情多人易老,浮世轮回棺中留。

四个抬棺的人停下脚步,心惊胆战地直视前方。林右也循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雾色茫茫的前路,影影绰绰有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女人。

“大,大少奶奶?!她,她不是死了吗?!不是,不是躺在棺材里?”抬棺的人腿脚开始发颤。

四个人面面相觑,登时哐当一声丢下棺材就跑。

林右猝不及防,被其中一人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半边肩膀都快麻了。他暗骂一声,抬头去看那红衣女人,却见前方依然空茫一片,并无那女人的影子。

于是林右的目光落到了跌落在地的棺材上头。

如今,棺材被那四个人给摔到地上,棺材盖子微微敞开。

林右咽了咽口水,想起刚才那人说的话。想必一开始这棺材里应该是放了那个女人的尸体。但是如果刚才那个“女人”是什么大少奶奶的话,那么——是阴魂出窍?这是鬼,鬼出殡?

但林右顿时否决了这个想法。

因为棺材上头封着的符咒,都是最恶毒的道符,足以让阴魂魂飞魄散。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突然,有一阵轻微的声音从棺材里传来。

林右思量片刻,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棺材。

他俯身凑上去,只听棺材里传来轻微的呼救声:“救命......”

林右一惊,顿了顿,上前掀开棺材盖子。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呛得林右后退了一步。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个脸色惨白的年轻男人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不,不应该说是一个,而应该说是半个。

林右吃惊地发现这人只有半截身子,被拦腰截断,身上血迹斑斑,但不知为何,鲜血流得却很慢。

两条腿被砍成四段扔在棺材里。鲜血染透了棺材里铺着的白绸。

林右从来没见过这么惨烈的场面。如今那惨白如纸,眼睛透着惊恐绝望和热切,还有一股说不出的疯狂的半截男人,让林右吓了一跳之余,突然泛起一股恶心。

冷汗渗透他的后背,林右想跑,却觉得挪不动脚步。

就在这时,那男人居然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拽住了他的脚,另一只手抓着一截血肉模糊的断腿,大睁着眼睛呼救道:“救我,救我!”

林右一阵毛骨悚然,下意识一脚将他踹了出去。那男人便撞到了身后的棺材上,顿时断了气。

林右不敢继续呆在这里,转身便跑了出去。

跑着跑着,前方突然出现一道悬崖,林右来不及收住脚步,哐当一下摔了下去……

“啊啊啊啊,卧槽!!!”

林右惊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他赶紧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没摔坏。”

随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从秋千上摔了下来,而刚才,好像是睡着了做了个梦。

但分明是阳光晴好的午后,他还是感觉一道冷森森的目光从背后传来。

林右打了个哆嗦,回头一看,就看到竹林下站着一只鬼:龙川。

“老,老大,你也来了啊哈哈哈哈。”林右尬笑着爬起来继续举起铁铲,“我刚才睡着了,做了个梦,梦到碎尸,吓死人了,还有,似乎还是民国发生的事儿。”

林右絮絮叨叨的只是为了转移龙川注意力,但没想到对方突然接了茬:“我在你身体里种下契约,你自然也能看到我过去的事情。”

“哎?过,过去?”林右惊讶地问道,“什么意思?”

“我死于民国四年,距离现在,差不多一百多年了。”龙川冷冷说道。

林右顿时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