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战战兢兢地在半夜三更做菜。由于厨房是开放式的,所以他能看到客厅里的鬼大人。于是他时不时地瞄一眼那鬼。只见对方毫不客气地自己在沙发上坐下来,又冷冷地回望了他一眼,这一眼只看得林右一身冷汗。

然而那猫似乎根本不怕这鬼,甚至好像还能看到他似的,跑到鬼的身旁卧倒,俨然仿佛对方才是它的主人。

林右一边做饭,一边在心中暗骂,过了一会儿,身后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还没好?”

“啊,大大大大哥,这个猪肉炖粉条需要时间……”林右吓得差点儿把锅给扔了。果然不愧是鬼,走路半点儿声音都没,分分钟瞬移到他身后。

林右做完了几盘菜,一一摆在餐桌上,在那鬼的指挥下,挨个盘子上放了香。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犀照的香燃起之后,林右发现桌上的饭菜变成了两份,像是复制黏贴一般,在那鬼大哥跟前又复制出一份。

然后,他才拿起筷子吃跟前那一份。林右看得目瞪口呆,从未见过这种操作。鬼片里的鬼大哥们直接简单粗暴地去吸收食物香气,这位直接把香气幻化出来的东西挨个吃了。

于是林右脑补了一下他们一个一鬼对面而坐吃东西的情景,感觉以后的生活也许莫名和谐。

想到这里,林右又呸呸呸地吐了好几口唾沫。对面是个鬼,还特么的半夜奴役他做饭的货,以后还是赶紧魂飞魄散吧,或者送去轮回,慢走不送。

就在林右脑洞大开的时候,那鬼突然问道:“叫什么名字?”

“林右,树林的林,右边的右。”林右一个激灵,立即回答。

“林右?”吃完了饭的鬼大哥上下打量着他,皱了皱眉,“人么差了点,不过也罢。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一抬手,林右觉得手背一疼,低头一看,只见右手上多了个龙形的东西,但是那图案转瞬即逝。随后,林右只觉得一股冷冽气流自手腕往他内腑疾射而去,盘旋一周,紧紧锁在丹田部位的感觉,令他打了个哆嗦,但随后一切恢复正常。

“鬼大哥,这是什么?”林右壮着胆子问道。

“契约印记,在我恢复元气的时候,你不能死,还得当我的奴隶。”鬼冷冷说道。

林右差点儿被这鬼大哥满满的中二感气晕,但是一听,最近自己不用死,顿时精神一振,心想刚才莫非是屌丝逆袭小说里的那种奇遇情节?

比如突然遇到一个世外高人【鬼】,给予男主一种神奇的技能或者开挂金手指,然后男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各种泡妹,有钱有势。

于是林右激动地上前道:“鬼大哥,刚才那个契约印记能让我点石成金或者穿墙而过,或者看透人心,预言未来不?”

那鬼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他:“当然都不能,只是方便我知道你的位置。”

林右:“……”原来只是个GPS定位器,果然自己没有男主命。

“怎么,不满意?”那鬼冷森森地盯着他。

“完全没有!鬼大哥尽管吩咐!”林右赶紧说道。

呵,男人。

那鬼幽幽地盯着他看了半晌,看得林右冷汗再度冒了出来,他才说了一句:“我叫龙川。你回去睡觉,明天一早我告诉你需要做什么。”

林右松了口气,立即道了晚安,抱着猫就跑上了二楼,关好房门。

他把猫放床上,然后挽起袖子看了看,发现无论手背还是胳膊上都看不到刚才那个图案了。

林右回想了一下,觉得那是个龙形。

这鬼——莫非是这宅子很早以前的主人?他一上来就让自己供应饭菜,应该是补充元气。看来原本是封印在这宅子的某处。

自己无意间放了他出现,而最可能的就是——打碎的那个,玉器?!

想到这里,林右赶紧翻出了那几片碎片,苦着脸,心想这得找个行家修复一下,看看能否恢复原状。

林右心惊胆战地躺床上,根本睡不着。看着一旁的狸猫,忍不住吐槽:“说好的辟邪呢?!你简直和邪物沆瀣一气!不行,不能叫你钟馗了,既然你没啥用,还是随便叫小黑吧。”

“这猫并不是黑猫。”突然,一道冷森森的声音传来。

林右一回头,正看到龙川那张苍白色的鬼脸,吓得嗷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老,老大,你这,不不去睡吗?”

“明天六点起床,如果六点我没有在客厅见到你,我就杀了你。”龙川冷冷说道,那神色语气完全不像是开玩笑。

“我我知道了。”林右立即拿出手机定了个闹钟。

龙川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屋里。

林右简直欲哭无泪。结果,就这么心惊胆战地睁眼到了天亮。六点他就起了床,到楼下想问问鬼大哥吃早饭不。鬼是不是要和人一样一日三餐。

然而到了楼下,却没见到龙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