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腿一软,立即跪在地上,抱紧了怀里的猫,哆嗦道:“钟,钟馗在此!孤魂野鬼不要前来!!”

这话不说还不要紧,一说,不只是地下室门关了,连地面都开始震了。

林右哭丧脸叫道:“现在的鬼怎么回事啊!!反天了啊!!!地府公务员都不怕了啊!!!!”

怀里的小猫烦躁地喵呜叫了两声,似乎被林右的鬼叫吵得很不耐烦。

林右哆嗦着腿站起身,抱着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念“南无阿弥陀佛”。小狸猫被他吵得烦,挣脱他的怀抱往地面跳下去。林右手一抖,结果把那长条的东西甩了出去。

紧接着,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碎裂声传来。

林右一愣,顿时顾不上害怕,大叫道:“卧槽,我的五千万啊!!!!”

说着,赶紧趴地上找那长条的东西。结果,悲催的是,那长条的玉石已经摔碎,纵然没有碎成二维码,可也碎成了七八片,八成不值钱了。

林右的心也跟着碎了,正要捡起来碎片的时候,突然发现,那玉石碎片居然开始发光。紧接着,光芒越来越盛,似乎冲天而起!

林右吃惊万分,赶紧退后,却发现这光芒过去之后,一切再度归于沉寂,连地面都不震了。

“靠,以为憋了个大招,结果就是发了会儿光?什么啊。”林右抬手摸了摸碎片,没什么异常,这才赶紧收拾起来,塞进睡衣口袋里。

而这时候,小猫在地下室门口等着,似乎等林右开门出去。

林右上前试了试,发现门轻松打开了,这才赶紧抱着猫出去。

但当他关上地下室的门来到客厅之后,觉得客厅里好像哪儿不太一样。

再仔细一看,林右顿时呆住。

他的客厅似乎还是他的客厅,但——布置的完全不同了。

风格像是民国时候的西洋公馆,靠壁炉的位置居然有一把藤椅,而藤椅上,背对着他正坐着一个人!!

林右一个哆嗦,半天才壮着胆儿问道:“大,大哥,你是哪路神仙?这,这不是你家的,的吧?”

“这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林右一个晃神的功夫,坐在椅子上的“人”已经闪到他面前。

“啊!”林右后退一步靠在墙上,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东西”。

这“人”是个三十左右,穿着复古西装的年轻男人。身材很好个头很高,容貌英俊。然而,神色相当冰冷,仿佛是棺材里刚爬出来的僵尸。

“大,大哥,你是?”林右半晌后才哆嗦着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冷冷扫了他一眼,苍白的嘴唇一动:“你是人?”

林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毕竟说自己是个鬼,他的同类,也会穿帮的啊,如果穿帮,可能就会被杀。

“那就杀了吧!”说着,那鬼扬起一只团绕着黑烟的手。

林右眼泪当场就飙出来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膝行上前抱住那鬼的大腿就嗷嗷叫:“鬼大哥,大哥……大哥饶命,在下虽是人,但从未害过鬼,从未从未啊!!!”

过了一阵子,林右感到有人凑近来仔细蹭着自己的头发脸庞和脖子,微微扭头才发现是那鬼大哥,也不知对方在干嘛,吓得他一动都不敢动,脑中浮现出来的是对方忽然脸色青黑,龇出獠牙,咬断自己脖子的血管的情形。

但那鬼只是蹭了一阵,林右只是觉得冷了不少,倒是没什么别的感觉。

“你的精气不够。”那鬼冷冷说道。

“什么?!”林右一惊,心想难怪觉得全身发冷,原来是被这鬼吸了阳气!按照民间传说,阳气被吸过多,就会死了的,于是他立即说道:“当当当然……大哥你喜欢活人,明天,明天我就给你骗几个来。”

林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以前也有不少猥琐男和各种各样的女人对自己的脸感兴趣,自动贴上来勾引。看来他还是有这个能耐的。

“我等不到明天。”那鬼冷冷说道。

林右心中咯噔一下,欲哭无泪,心想天要亡我啊!

然而,对方却没有动手,只是为了他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你会做饭么?”

林右愣了愣,赶紧回答:“会会会。”

“现在做。我要吃。”

“啊?”林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鬼一脚踹在地上,“滚去做饭,多做肉食。”

林右猜测了一下,大概明白了,这叫做供奉,是做给死人吃的饭。做完了需要放上香,让鬼来吃阳间的饭。

这样的话,那犀照的香倒是用的上了。

就是这使用办法有点儿浪费,林右心中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