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睡了多久,林右感觉周身有点儿冷飕飕的。他慢慢睁开眼睛,才感觉一股凉风从门缝儿吹进来。

之后林右豁然清醒了过来,从床上坐起身。门居然开了??

林右快速回想了一下,之前睡觉的时候确实反锁了房门,只能从屋里打开。

由于他胆儿怂,被鬼吓得只敢开着壁灯睡觉,所以屋里的有光亮,但是屋外却漆黑一片,看不清楚。

于是他下了床,环视卧室一圈,空无一人。之后拉开偌大的衣橱看了看,里面也没藏着什么歹人。

这时候他才发现好像猫不见了。

“钟,钟馗?”林右轻声叫道。然而小猫并不在卧室。林右心想,莫非是奶猫开的门?猫会开门不错,可是——那么小一只,怎么打得开门呢?

林右纠结片刻,准备出去看看。万一小猫出去找吃的还是喝的,结果自己跑丢了怎么办。刚拿回来的猫,林右挺喜欢,还想着在新画的漫画里加上这只小狸猫当小配角呢。

林右这样想着,便开了门出去,打开手电筒,心惊胆战地先扫了一下一楼客厅。当光线扫过西洋座钟的时候,林右莫名松了口气。今天醒来的早,才夜里十一点,也就是说那位好兄弟是要十二点之后才出现的,只要十二点找到猫抱着回卧室,也许就没什么事儿了。

于是他一路喊着猫的名字,走下楼梯,正在一楼客厅寻找的时候,就听到角落里传来两三声猫叫。

林右立即循声望去,居然见到小狸猫在角落里抓着地毯。

“半夜不睡,你干吗呢?”林右赶紧跑过去,想把猫抱起来,眼角余光却瞥见被猫掀起来的地毯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像是一道暗格门?

林右心中一动,心想古宅里多半有啥密道啊宝藏地下室什么的,难道——那个没见面的老爹留下的这古宅里也有??

林右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就连惧怕的情绪都减轻了。自己一个人活这么大,他知道钱是好东西,没钱寸步难行。只要是有机会找到什么钱啊宝藏的,必须刀山火海都要闯一闯。

林右将小猫轻轻放下,自己蹲下身研究地毯下面的东西。那果然像是一道地下室的门,上了锁。

林右将灯都打开,静静等了会儿,发现今晚居然比较安静,没有什么见鬼的音乐和动静。于是寻找宝藏的热情顿时燃烧了起来。

他立即翻箱倒柜找出工具箱,费了半天劲撬开了地下室门上那把古老生锈的锁,之后,将地下室的门打开。

一阵凉意从地下室冒上来,透着一股霉味儿,看来是很久没人开启过了。林右拿起手电筒往下照了照,发现有木楼梯通往地下室,楼梯上也落了一层灰。

但黑漆漆的地方还是让他有点儿胆怯,纠结半晌没敢下去。倒是一旁的小猫好奇地钻了下去,一溜烟到了地下室里。

“喂喂,等等我啊!”林右也下意识地跟了上去。

然而到了地下室之后,林右有些失望。地下室空间不小,但是空荡荡的。别说没什么宝藏,连个破木箱子都没有。只是在那地下室靠近中央的地方,似乎放着一张长条几案。

小猫也发现了,喵喵叫了两声跑了过去。

林右快步走到那几案跟前,俯下身,发现几案上放着一只长方形木盒,还封了一道看不懂的符咒。

“难道这才是那闹鬼的东西?”林右心中暗想,但是又觉得自己的老爹总不能这么傻叉,把一个附着了鬼物的物件摆在地下室吧?一定是什么有灵性的物件。

林右觉得自己很机智,因此上前扯开符咒,拿起木盒打开。

然而盒子里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东西。只有一只长条的金色的块状物。仔细去看,上头居然还有字:“大周国主武曌,好乐真道,长生神仙,谨诣中岳嵩高山门,投金简一通,乞三官九府,除武曌罪名。太岁庚子七月庚子七月甲寅,小使臣胡超稽首再拜谨奏。”

“什么鬼,武则天?”林右念完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大概知道是个古老的物件。而且看那金色,他本以为是黄金做成的东西,可是拿在手里的手感,居然像是玉器,温润有点儿通透,摸起来凉丝丝很舒服。

“古人的东西果然巧夺天工啊,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不过看上去是个值钱的,我得拿着去找专家鉴定鉴定。”林右很高兴,拿了那不知道是金还是玉的东西往回走。

但就在这时候,地下室的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林右的心也随着一颤,差点儿就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