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那女人俯身下去,抱起一只毛色漂亮,看上去只有几个月大的小奶猫。那猫确实是狸猫,但却是狸猫里颜值很高的一种。那一双眼睛柔和又犀利,仿佛能说话似的。

“就这一只如何?”女人问道。

“这么漂亮,贵吗?”林右也被那小奶猫迷住了,爱不释手地接过来,抱在怀里。而那猫居然不哭不闹,乖巧地蹭了蹭他,让林右的心都要化了。

“不贵,不要钱,但是,你要和我们签一份协议。协议里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善待这只猫。第二,用你最痛恨的一样东西或者人,来换这只猫。”女人说道。

“啊?有这种好事?最痛恨的东西还能换这猫?”林右彻底惊呆。

“当然。那么,你最痛恨的是什么?”女人突然问道。

林右想了想,立即说道:“我最痛恨的就是我家的那只根本看不见是什么东西的鬼!你要是能拿走,去拿走好了。”

女人微微蹙眉:“我离不开这里。”

“额?那,那怎么办,我暂时没有别的最痛恨的东西——”

“这样好了,以后你弄清楚了你家的那只鬼是什么,就带着这只猫来店里报信,我自然会派人过去取回来。”女人淡然道。

林右有些懵了,总觉得这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儿。虽然这猫看着也不是价值连城吧,但是白给还是占了便宜,更重要的是,这女人居然说,家里的鬼都要帮忙捉走,这特么的果然——我刷脸管用??

林右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按照以往的经验,确实曾经有不少小姐姐因为他的脸而对他万般的好。纵然都嫌弃他是个穷逼没有最终在一起,但那些年靠着刷脸,他也是度过了不少麻烦的时光。

因此林右心大地觉得,眼前这个不知道是鬼还是妖,或者人类的女人,也是觉得他颜值高而迷倒在他的光环下,自动送了灵宠,还要帮忙解决麻烦。

想到这里,林右有点儿飘了,满口答应,说只要弄清楚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必然找你们抓走他。

说完这些,林右比较高兴地抱着狸猫出了门,跟着那等在外头的店主,沿着箜篌桥往回走。

说来也奇怪,这回头路倒是平淡得很,看不见下面的血池和白骨,只有潺潺流水和清爽的瀑布,还有怀里一脸依恋神色的小喵。

“请问,这猫——也是和普通的猫一样喂养吧?”林右问那店主。

“当然,毕竟是猫。”

“那——我怎么能弄清楚宅子里鬼的身份呢?”林右问道,想起临行前,小姐姐告诉他,店主会送他一些东西让他查探那鬼附着在宅子里的什么物件上。如果找到那物件,通知他们去拿就是。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犀照。在你的宅子里点燃牛犀香,镜子里就能映出那鬼的样子。不过你放心,有灵宠在,那鬼伤不了你。”店主说道。

“那个香,很名贵的吧?”林右犹豫道。

“不要钱。”店主说着,拿出一只锦盒递给他,“里面的就是,算是赠品。”

“这多不好意思。”林右尬笑着接过去,心想真的有用?不过也没别的办法,权且试试吧。

店主递给他一份协议,协议上只有刚才那女人说的两条:善待灵宠,贡献出你最痛恨的东西。如果违约,后果自负。

林右心想,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事儿,这店果然是做另类慈善的吗?因此,他好不犹豫地就将名字写了上去。

写完之后,他看了看另一方签约者的名字:华离。

”华离,是你的名字?“林右问那店主。

”嗯,是我。“

”那刚才那个小姐姐呢?“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很多人都叫她傀儡阁主。“华离笑了笑,”那么,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林右见他不想多说,也就没问,抱着小猫回家去。

路上,他又开始心中打鼓,不怎么信任这家店。但是看着怀里无敌可爱的喵星人,灵宠猫,林右又想,就算没效果,白得了一只小家伙来作伴,总比自己一个人对着鬼屋好。

刚收拾好的大房子,还没住几天,他可不想搬走。

再说,搬家的话,能去哪儿呢?

等林右抱着猫回到宅子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林右有些吃惊,感觉时间不过过了一个多小时而已,然而竟然已过了大半天。难怪他觉得肚子有些饿。难道那个诡异的傀儡阁,还能操纵时间?

林右觉得有些惊奇,但也没怎么在意,他将猫放在地上,把刚才绕路去买的猫窝抓板和猫粮等一一摆放好,这才轻轻将奶猫又放进窝里。

粉蓝色的软绵猫窝裹着奶猫,旁边放着卡通爬架,令古宅显得温馨了不少,仿佛在清冷古板里多了很多人间烟火的温暖气息。

奶猫也很乖巧,俨然把林右当成了主人,喵喵轻叫着伸出爪子。林右轻轻握住肉乎乎的小猫爪,笑道:“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钟馗!”

奶猫“喵嗷”一声,似乎不怎么喜欢。

“大哥,你就接受吧,我还指望你给我镇鬼呢!”林右哭笑不得。他对这么小的猫咪是否能镇鬼表示怀疑。但是,有个猫作伴,似乎心情好了不少。

吃完晚饭,林右抱着猫上了楼,将卧室的门锁死,这才想起那犀照的燃香来。

那店主说,想知道是什么鬼,点燃犀照就能看到他的模样。林右很是好奇,但是又有点儿怂。他怕点燃了犀照之后,看到的是贞子那种猛鬼,这可一辈子心理阴影。

纠结半天,林右决定先放着,以后再说。

想到这里,他将犀照放在床头柜上,便抱着猫睡下了。